正文 < 自然音乐 < 影视戏剧 < 休闲娱乐 :当前 
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
来源:音乐与自然 作者: 发布日期:08-05

  无论中外, 不分东西, 在各种学科尚未独立的古代, 学者們总要思考美与丑, 秩序与自由、自然与人這些带根本性的哲学問题, 於是音乐与自然這个命题, 也自然而然成为哲人們思索的内容之一.

  1.古希腊

  希腊学者中, 历史可考的最早讨论音乐与自然关系要推毕达哥拉斯学派, 這个学派把数作为万物之本源, 於是便很自然地用"数"把音乐和自然统在了一起.

  毕达哥拉斯派证明用三条弦发出某一个乐音以及它的第五度音和第八度音时, 它們是和谐的.這是因为他們的长度之比是6∶4∶3.六与四之比是"三"比"二", 六与三之比是"二"比"一", 加上"四"与"三"之比.這里有了头四个自然数, 1, 2, 3, 4.4+3+2+1=10, 10 是人的双手指数, 双脚的脚趾数, 自然数以十进位, 所以在毕达哥拉斯派看來"+"是最完美的数, 换句话說, 音乐的和谐产生出了十這个最完美的数.不过毕达哥拉斯期走远了一些, 他的学派把数看得异常神秘, 建立了近似宗教性的"数的神秘主义".为了适应這种神秘主义, 這学派的人有的认为天体的数目应该是十个, 有的则說有十个本原, 把它們排成了平行的兩列: 有限和无限, 奇和偶, 一和多, 左和右, 阳和阴, 静和动, 直和曲, 善如恶, 正方和长方.尽管如此, 毕达哥拉斯观点的本质: 音乐与自然在"数学抽象形式"上相结合這看法却站住了脚, 并給科学家和音律学家以启迪.

  稍后的赫拉克利特 (鼎盛期在公元前504—509) 是又一个提出音乐与自然的关系的希腊哲学家,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 音乐研究的文献中对他谈得不多.众所周知, 是赫拉克利特首先提出了辩证法的天才思想.他认为世界上一切存在之物, "不是任何神所创造, 也不是任何人所创造; 它过去、现在、將來都永远是一团永恒的活火".在赫拉克利特那里, 音乐和自然遵从相同的相反相成的规律, 他說: "相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 不同的音调造成最美的和谐......自然也追求对立的东西, 它是用对立的东西制造出和谐, 而不是用相同的东西......联合相反的东西造成协调, 而不是联合一致的东西.艺术也是這样作的, 显然是模仿自然, 绘画在画面上混合着白色和黑色、黄色和红色的成分, 造成酷似原物的形象, 音乐混合音域不同的高音和低音、长音和短音, 造成一支和谐的曲调"."结合物是既完整又不完整, 既协调又不协调, 既和谐又不和谐, 从一切产生一, 从一产生一切......"就是在兩千多年之后的今天, 当我們重读這些睿智的言语时, 依然会为其中的深刻哲理所感动.而正是在這相反相成之中, 我們看到了音乐与自然的对立和统一.

  2.文艺复兴时代

  在被称作"需要巨人并产生巨人"的文艺复兴年代, 自然与音乐, 或从更广义的角度看, 自然与艺术, 是艺术家和哲学家們都不会放过的一个重要论题.

  对於文艺复兴正如美国当代著名哲学教授桑迪拉纳所說: "没有一个时代是永恒不变的, 但某些时代比大多数时代更富於变化.文艺复兴將自己看作是向正常理智状态的最终回复, 似乎是一个复归."但是"文艺复兴远不是一种重建, 它成了在整个前锋线上的急速冲击......文艺复兴是一股狂涛, 它在不到三个世纪的时间里消融於科学时代的不尽急流中."在文艺复兴的冲击范围中, 包括艺术和自然這一命题.

  列奥纳多·达·芬奇堪称是文艺复兴时代的代表人物, 尽管达·芬奇从未直接涉及过"音乐与自然"這个命题, 但他对艺术 (主要指绘画与雕塑艺术) 与自然的论述, 却似乎无一不适用於音乐与自然.

  在达·芬奇眼中, "宇宙是一个逻辑上井然有序的整体".艺术家本应象哲学家一样, 是超越激情之上的, 比如画家所凭借的是几何学透視的比例、力学這些手段, 它們都代表了在自然内部起作用的法则.

  达·芬奇眼中的宇宙是一种具有美学的严密性的宇宙, 力则成了各种自然力如生命的形式, 脉搏、波浪、潮汐的律动, 流水的漩涡等等都是宇宙的组成, 就连欢乐和痛苦也是宇宙的真实组成部分.而人则是宏观宇宙中的小宇宙.他认为"自然中没有无因之果......必然性是自然的女主妇和向导, 是自然的主旋律".他說"人曾被古人称作小宇宙, 這个說法确实很恰当."而自然呢, "它变幻莫测, 以创造新的生命序列和形式为乐."大自然, 比时间"消融更快, 更迅速的进行创造."

  作为艺术形式之一的"绘画"在达·芬奇眼中是"大自然的亲生儿子.......更准确地說是大自然的第三代儿女, 因为所有看得见的事物是从大自然那获得它們的存在, 而绘画则由這些事物产生."是的, 达·芬奇的思想是何等的深邃, 只要把绘画一词改作音乐, 他的论述就成为本书主题的有力论据.

  为"日心說"而殉难的布鲁诺则提出"普遍理智指导自然产生万物"的思想.這里的理智相当於规律, 布鲁诺甚至称它为"内在的艺术家", 說它之"产生万物, 犹如我們的理智相应的产生各种观念事物那样, ......我們称它作内在的艺术家."在布鲁诺看來, 技艺和艺术只能在自然赋予形式的东西上进行制作, 比如石料.同样, 這里的艺术指的并非音乐, 而是雕刻, 但其基本思想, 艺术的材料是自然赋予的, 同样适用於音乐.

  比达·芬奇稍后的弗兰西斯·培根, 他那"知识就是力量"的名言, 至今鼓舞着人类去追求科学.值得一提的是, 培根并没有把知识--人对自然的认识--看作是冷冰冰的, 无生命的, 与之相反, 他曾這样說: "人的理智并不是干燥的光, 而是有意志和感情灌注在里面的, ......总之, 情感是无数的, 而且有时是以觉察不到的方式來渲染人的理智."众所周知, 音乐是最能影响人情感的艺术形式之一, 那么按培根的话推论, 它也將以觉察不到的方式來影响人的理智及其对自然的认识.

 
下一页:一条永恒的金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