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儒学中修 < 儒以修身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格言联璧》学问类
类别: 作者:清金兰生

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

读书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

为善最乐。

诸君到此何为,岂徒学问文章,擅一艺微长?便算读书种子,在我所求亦恕。不过子臣弟友,尽五伦本分,共成名教中人。

聪明用于正路,愈聪明愈好,而文学功名,益成其美。聪明用于邪路,愈聪明愈谬,而文学功名,适济其奸。

祭虽有仪,而诚为本;丧虽有礼,而哀为本;士虽有学,而行为本。

飘风不可以调宫商,巧妇不可以主中馈,词章之士不可以治国家。

经济出自学问,经济方有本源;心性见之事功,心性方为圆满。

舍事功更无学问。求性道不外文章。

何谓至行?曰庸行。何谓大人?曰小心。何以上达?曰下学。何以远到?曰近思。

竭忠尽孝,谓之心。治国经邦,谓之学。安危定变,谓之才。经天纬地,谓之文。霁月光风,谓之度。万物一体,谓之仁。

以心术为本根,以伦理为桢干,以学问为菑畬,以文章为花萼,以事业为结实,以书史为园林;以歌咏为鼓吹,以义理为膏梁,以著述为文绣,以诵读为耕耘,以记问为居积;以前言往行为师友,以忠信笃敬为修持,以作善降祥为受用,以乐天知命为依归。

凛闲居以体独,卜动念以知几,谨威仪以定命,敦大伦以凝道,备百行以考德,迁善改过以作圣。

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万理澄彻,则一心愈精而愈谨。一心凝聚,则万理愈通而愈流。

宇宙内事,乃己分内事;己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前;身在万物中,心在万物上。

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己工夫。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成就处是至诚无妄。

以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

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天德;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只管治人。

口里伊周,心中盗跖,责人而不责己,名为挂榜圣贤,独凛明旦,幽畏鬼神。知人而复知天,方是有根学问。

无根本底气节,如酒汉欧人,醉时勇,醒来退消,无分毫气力。无学问底识见,如庖人炀灶,面前明,背后左右,无一些照顾。

理以心得为精,故当沈潜,不然耳边口头尔。事以典故为据,故当博洽,不然臆说杜撰也。

只有一毫粗疏处,便认理不真,所以说惟精;不然,众论淆之而必疑。只有一毫二三心,便守理不定,所以说惟一;不然,利害临之而必变。

接人要和中有介,处事要精中有果,认理要正中有道通。

在古人之后议古人之失,则易;处古人之位为古人之事,则难。

古之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古之君子病其无能也,学之;今之君子耻其无能也,讳之。

眼界要阔,遍历名山大川;度量要宏,熟读五经诸史。

先读经后读史,则论事不谬于圣贤。既读史复读经,则观书不徒为章句。

读经传则根柢厚,看史鉴则事理通,观云天则眼界宽,去嗜欲则胸怀净。

一庭之内,自有至乐;六经以外,别无奇书。

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

何思何虑,居心当如止水;勿取勿忘,为学当如流水。

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心不欲劳,劳神则疲而不入。

心慎杂欲,则有余灵;目慎杂观,则有余明。

案上不可多书,心中不可少书。

鱼离水则身枯,心离书则神索。

志之所趋,无远勿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志之所向,无坚不入,锐兵固甲,不能御也。

把意念沈潜得下,何理不可得?!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为?!

不虚心,便如以水沃石,一毫进入不得;不开悟,便如胶柱鼓瑟,一毫转动不得;不体认,便如电光照物,一毫把捉不得;不躬行,便如水行得车,陆行得舟,一毫受用不得。

读书贵能疑,疑乃可以启信。读书在有渐,渐乃克底有成。

看书求理,须令自家胸中点头。与人谈理,须令人家胸中点头。

爱惜精神,留他日担当宇宙。蹉跎岁月,尽此身污秽乾坤。

戒浩饮,浩饮伤神。戒贪色,贪色灭神。戒厚味,厚味昏神。戒饱食,饱食闷神。戒妄动,妄动乱神。戒多言,多言伤神。戒多忧,多忧郁神。戒多思,多思挠神。戒久睡,久睡倦神。戒久读,久读枯神。

附录:

收吾本心在腔子里,是圣贤第一等学问;

尽吾本分在素位中,是圣贤第一等工夫。

[译文]:把仁心存在自己心中是先贤的最高学问,行为中尽自己的本分是圣贤的最高功夫。

万里澄澈,则一心愈精而愈谨;

一心凝聚,则万里愈通而愈流。

[译文]:事理明白则心愈能清楚而专一,心能专一则事理愈能通达流畅。

宇宙内事,乃已分内事;

已分内事,乃宇宙内事。

[译文]:将宇宙万物的事视为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也就是宇宙万物的事。

观天地生物气象,学圣贤克己工夫;

下手处是自强不息,成就处是至诚无息。

[译文]:观察天地万物自然的景象,学习圣贤克己养性的工夫。行动上就是身体力行,奋斗不止,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存诚自然。

以圣贤之道教人易,以圣贤之道治己难。

以圣贤之道出口易,以圣贤之道躬行难。

以圣贤之道奋始易,以圣贤之道克终难。

圣贤学问是一套行王道必本天德。

后世学问是两截不修己只管治人。

[译文]:以圣贤的道理教导别人很容易,自己实践却是不容易的事。以圣贤的道理开始奋斗很容易,但坚持到底却很难。圣贤的道理与实践相结合,行仁政必本于德性。后代则相反,学问与实践不能统一,不修持自己的德性,而只管治理别人。

接人要和中有介,

处事要精中有果,

认理要正中有通。

[译文]:待人要平和而有原则,待事要明确果断,待理要正直而通达。

古文学者,得一善言,附于其身。

今之学者,得一善言,务以悦人。

[译文]:古时的学者,得一嘉言便身体力行;现在的学者得一嘉言则希望取悦别人。

心不欲杂,杂则神荡而不收。

心不欲劳,劳则神疲而不入。

[译文]:心境不能杂乱,杂乱则精神恍惚而不能专心,心不能劳累,心劳累则精神疲倦,就没有收获。

心慎杂欲,则有余灵。目慎杂观,则有余明。

[译文]:内心摒除杂念则自然清明。眼睛不看杂乱景物则自然清澈。

把意念沉潜得下,何理不可得!

把志气奋发得起,何事不可做!

[译文]:使意念沉稳,任何事理都能通达。有志发愤图强。任何难事都能成功。

下页:《格言联璧》存养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