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伶牙利嘴 < 文学故事 < 首页 :当前 
黄土岭李珊锄奸
类别:文学故事 来源: 发布时间:09-15

  1935 年春天的一个黄昏, 中共湘赣边区茶、攸、莲三县中心县委妇女部长李珊和游击队员女战士冯秋姑乔装成当地有名商号陈盛记家的表姐妹, 前往攸县黄土岭执行一项里应外合的锄奸任务.铲锄的目标是国民党军事情报机关收买的土匪罗根元.这家伙使两支驳壳枪, 能左右开弓, 曾经用`开肠裂肚'等灭绝人性的酷刑残害几十名红军战士、游击队员与革命群众.天色微暗时, 她们来到罗家门口.罗屋里只有罗母一人, 见有生人来, 很是紧张, 李珊二人佯装过路人讨口水喝, 罗母同意了.喝完水刚抬脚说走, 秋姑又装作腹痛厉害, 手捂肚子, 趴倒在凳面上.李珊便借机进一步提出了借宿过夜的要求, 但遭到罗母拒绝.李珊拿出一块银元给罗母说: `我们是陈盛记家的亲戚, 您老行个好, 就给做顿晚饭吧! '罗母见钱眼开, 又听说是有名的陈盛记家的小姐, 便同意做饭, 但还是表示只管饭不借宿.正在她们坐下吃晚饭的当口, 罗根元从外面回来了, 他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矮个黑汉, 一进门见有主人, 便厉声责问起来, 罗母慌忙解释了她俩的来由.罗听后开始也不说什么, 但在坐下喝酒时, 突然露出腰间两把手枪, 对着年纪轻轻的秋姑吓唬道: `你, 老实说, 究竟从哪儿来, 来干什么? '秋姑见他突然发难, 愣了一下, 李珊见状, 机灵地装得害怕的样子说: `我们从官田来, 到亲戚家去, 你这是干什么啊, 怪怕人的.'`哼, 装得像! 陈家刚死人, 还走亲戚? '罗又冒了一句.这时一旁的秋姑开腔说: `上个月我大表姐才出嫁, 你怎么凭白咒人死呢! '罗听了, 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 这才又继续喝起酒来.不一会, 约定里应外合锄奸的时间到了, 只见门外有人影闪动了一下, 本来就有一种不祥预感的罗根元知道情况不妙, 立即放下酒杯, 伸手拔枪——但已来不及了, 只见李珊大吼一声, 与秋姑俩同时一左一右跃上前去, 死死扭住了他的两只胳膊.罗刚想挣扎, 门外的游击队员已经冲进屋内, 用枪顶住了他的胸膛.这个血债累累的白匪奸细, 终于遭到严惩, 到阎王老爷那儿报到去了.

 
下一页:会买不如会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