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颜氏家训-人情世故大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八○、独学无友孤陋寡闻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颜之推 发布时间:08-15

  《书》曰:“好问则裕”《礼》云:“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盖须切磋相起①明也。见有闭门读书,师心自是,稠人广坐,谬误差失者多矣。《梁传》称公子友与莒相搏,左右呼曰:孟劳”。“孟劳”者,鲁之宝刀名,亦见《广雅》。近在齐时,有姜仲岳谓:“‘孟劳’者,公子左右,姓孟名劳,多力之人,为国所宝。”与吾苦诤。时清河郡守邢峙,当世硕儒,助召证之,赧然而伏,又《三辅决录》云:“灵帝殿柱题曰:“堂堂乎张,京兆田郎。’”盖引《论语》,偶以四言,目京兆人田凤也。有一才士,乃言:“时张京兆及田郎二人皆堂堂耳。”闻吾此说,初大惊骇,其后寻愧悔焉。江南有一权贵,读误本《蜀都赋》注,解“蹲鸱,芋也”,乃为“羊”字;人馈羊肉,答书云:“损②蹲鸱。举朝惊骇,不解事义③,久后寻迹,方知如此。元氏之民④,在洛京时,有一才学重臣,新得《史记音》,而颇纰缪,误反“颛顼”字,顼当为许录反⑤,错作许缘反,遂谓朝士言:“从来谬音‘专旭’,当音‘专’耳。”此人先有高名,翕然信行;期年之后,更有硕儒,苦相究讨,方知误焉。《汉书·王莽赞》云:“紫色声,馀分闰位。”谓以伪乱真耳。昔吾尝共人谈书,言乃王莽形状,有一俊士,自许⑥史学,名价甚高,乃云:“王莽非直鸱目虎吻,亦紫色蛙声。”又《礼乐志》云:“给太官挏马酒。”李奇注:“以马乳为酒也,揰挏乃成。”二字并从手。捶挏,此谓撞捣挺之,今为酪洒亦然。向学士又以为种挏时,太官酿马酒乃熟。其孤陋遂至于此。太山羊肃,亦称学问,读潘岳赋:“周文弱枝之枣”,为杖策之杖;《世本》:“容成造历。”以历为碓磨这磨。

  【译文】

  《书经》上说:“喜欢提问则知识充足。”《礼经》上说:“独自学习而没有朋友共同商讨,就会孤陋寡闻。”看来,学习要共同切磋,互相启发,这是很明白的了。我就见过不少闭门读书,自以为是,在大庭广众之口中出谬言的人。《梁传》叙述公子友与莒两人相斗,公子友左右的人呼叫“孟劳”。盂劳是鲁国宝刀的名称,这个解释也见于《广雅》。近时我在齐国,有位叫姜仲岳的人说:“孟劳是公子友左右的人,姓孟,名劳,是位大力士,为鲁国人所看重。”他和我苦苦争辩。当时清河郡守邢峙也在场,他是当今的大学者,我证实了孟劳的真实涵义,姜仲岳才红着脸认输了。此外,《三辅决录》上说,“汉灵帝在宫殿柱子上题字:‘堂堂乎张,京兆田郎。’”这是引用《论语》中的话,而对以四言句式,用来品评京兆人田凤。有一位才士,却解释成:“当时张京兆及田郎二人都是相貌堂堂的。”他听了我的上述解释后,开始非常惊骇,后来又对此感到惭愧懊悔。江南有一位权贵,读了误本《蜀都赋》的注解,“蹲鸱,芋也”,芋字惜作“羊”字。有人馈赠他羊肉,他就回信说,“谢谢您赐我蹲鸱。”满朝官员都感到惊诧,不知他用的是什么典故,经过很长时间查到出典,魏元氏在位的时候,有一位有博学而身居要职的大臣,他新近得到一本《史记音》,而其中错误很多,给“颛顼”错误地注音,顼字应当注音为许录反,却错注为许缘反,这位大臣就对朝中官员们说:“过去一直把颛顼误读成‘专旭’,应该读成‘专羽’。”这位大臣名气很大,他的意见大家当然相信并采用。直到一年后,又有大学者对这个词的发音苦苦地研讨,才知道搞错了。《汉书·王莽赞》说:“紫色声,馀分闰位。”是说王莽以假乱真。过去我曾经和别人谈书籍,其中谈到土莽的长相,有一位聪明能干的人,自夸通晓史学,名声身价很高,却说:“王莽不但长得鹰目虎嘴,而且有着紫色的皮肤,青蛙的嗓音。”此外,《礼乐志》上说:“给太官挏马酒。”李奇的注解是:“以马乳为酒也,重同乃成。”二字的偏旁都从手。所谓重同,这里是说把马奶上下捣击,现在做奶酒也是用这种方法。刚才提到的那位聪明人又认为李奇注解的意思是:要等种桐树之时,太官造的马酒才熟。他的学识竟到浅陋到如此地步。太山的羊肃,也称得上有学问的人,他读潘岳赋中“周文弱枝之枣”一句,把“枝”字读作杖策的杖字;他读《世本》中“容成造成历”一句,把“历”字认作碓磨的磨字。

  【注释】

  ①起:启发、开导。②损惠:谢人馈送礼物的敬辞。意谓对方降抑身份而加惠于己。③乃义,此指以故比喻事物的意义。④元氏之世:指北魏。元氏为北魏皇帝之姓。⑤反:即反切,是我国给汉字注音的一种传统方法。⑥自许:自我称许。

  【评语】

  学习是一种相互交流,取长补短的过程,相互启发,共同切磋可以启迫思想,纠正谬误,闭门读书则会视野狭窄,自以为是。在今天这个信息时代,封闭式的学习更是不可取的。

 
下一页:八一、单信耳受施安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