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论语译文及注释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宪问篇第十四
来源:传世名著百部 作者:孔子 发布时间:08-15

  【原文】 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为仁矣?”子曰:“可以为难矣,仁则吾不知也。”

  【注释】 宪:人名。

  【译文】 宪问耻。孔子说:“国家太平时,可以当官;社会黑暗时,当官就是耻辱。”问:“好胜、自夸、怨恨、贪婪,这几种毛病都没有的人,可以算仁吗?”孔子说:“可以算难得了,算不算仁我不知道。”
 

  【原文】 子曰:“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士如果恋家,就不配作士了。”
 

  【原文】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无道,危行言逊。”

  【注释】 危:正直。逊:谦逊。

  【译文】 孔子说:“治世中,言谈正直,行为正直;乱世中,行为正直,言谈谦逊。”
 

  【原文】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品德好的人一定言谈也好,言谈好的人不一定品德好。高尚的人必定勇敢,勇敢的人不一定高尚。”
 

  【原文】 南宫括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注释】 羿(义)。奡(奥)。稷(计)

  【译文】 南宫括问:“羿善于射箭、奡善于水战,都不得好死;禹、稷都亲自种庄稼,却取得了天下?”孔子不回答。南宫括出去后,孔子说:“此人是君子啊,此人崇尚道德。”
 

  【原文】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君子中有不仁慈的人,而小人中却没有仁慈的人。”
 

  【原文】 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

  【注释】

  【译文】 孔子说:“爱护他,能不为他操劳吗?忠于他,能不对他劝告吗?”
 

  【原文】 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

  【注释】 裨谌(币趁)。行人:外交官。东里:地名。

  【译文】 孔子说:“郑国的法令,都是由裨谌起草的,世叔审阅的,子羽修饰的,子产润色的。”
 

  【原文】 或问子产,子曰:“惠人也。”问子西,曰:“彼哉!彼哉!”问管仲,曰:“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

  【注释】 骈(篇的第二声)

  【译文】 有人问子产怎样,孔子说:“慈善的人。”问子西怎样,说:“他呀!他呀!”问管仲怎样,说:“是个人才。伯氏被他取消了封地,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直到老死也无怨言。”
 

  【原文】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注释】

  【译文】 孔子说:“贫穷而无怨恨很难,富裕而不骄狂容易。”
 

  【原文】 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孟公绰当赵氏、魏氏的总管都能当好,但不能当滕、薛等小国的大夫。”
 

  【原文】 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智,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约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注释】 约:贫困。

  【译文】 子路问怎样算完美的人,孔子说:“如果具有臧武仲的智慧,孟公绰的清心寡欲,卞庄子的勇敢,冉求的才艺;再加上知礼懂乐的修养,就可以算完人了。”又说:“现在的完人就不必这样了,见到利益时,考虑道义;见到危险时,奋不顾身;长期贫穷也不忘平日的诺言,也可以算完人了。”
 

  【原文】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注释】

  【译文】 孔子向公明贾询问公叔文子:“他不说、不笑、不取,是真的吗?”公明贾答:“这话过分了。他该说时才说,人不厌其说;快乐时才笑,人不厌其笑;该取时才取,人不厌其取。”孔子说:“是这样吗?难道真是这样吗?”
 

  【原文】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为后于鲁,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注释】 防:地名。

  【译文】 孔子说:“臧武仲以离开自己的封地作条件,要求册立其后代做大夫,虽说表面上不是要挟君主,但实质上是。”
 

  【原文】 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注释】

  【译文】 孔子说:“晋文公狡诈而不正直,齐桓公正直而不狡诈。”
 

  【原文】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注释】 管仲原先辅佐公子纠,公子纠在争夺君位时被齐桓公所杀,管仲转而做了齐桓公的宰相。

  【译文】 子路说:“齐桓公杀公子纠时,召忽殉死,管仲却不去死。管仲不算仁人吧?”孔子说:“齐桓公九合诸侯,不用武力,都是管仲的功劳。这就是仁,这就是仁。”
 

  【原文】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从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注释】 衽(认)。微:没有。谅:遵守信用。渎(独)。

  【译文】 子贡说:“管仲不是仁人吧?齐桓公杀公子纠时,管仲不能为公子纠殉死,反做了齐桓公的宰相。”孔子说:“管仲做齐桓公的宰相,称霸诸侯,一匡天下,人民现在还都享受到他的恩惠。没有管仲,恐怕我们还要受愚昧人的侵扰。岂能拘泥于匹夫匹妇的小节小信?自缢于沟渎而不为人知呢。”
 

  【原文】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与文子同升诸公。子闻之,曰:“可以为‘文’矣。”

  【注释】 僎(寻)。

  【译文】 公叔文子推荐一个佣人做了大夫,与他平起平坐。孔子说:“公叔文子可以称为‘文’了。”
 

  【原文】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注释】 圉(雨)。鮀(驮)。

  【译文】 孔子说卫灵公之无道,季康子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败亡呢?”孔子说:“仲叔圉治接待宾客、祝鮀管理宗庙、王孙贾统帅军队,像这样,怎么会败亡呢?”
 

  【原文】 子曰:“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注释】 怍(作):惭愧。

  【译文】 孔子说:“说话大言不惭,做起来就难了。”
 

  【原文】 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

  【注释】

  【译文】 陈成子弑齐简公。孔子沐浴后上朝,向鲁哀公报告:“陈恒把他的君主杀了,请讨伐他。”哀公说:“向三位大夫报告吧。”孔子说:“因为我做过大夫,不敢不报告。君主却说出‘你去向三位大夫报告’的话!”孔子只好向三位大夫报告,他们不同意讨伐。孔子说:“因为我做过大夫,不敢不报告。”
 

  【原文】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注释】 犯之:犯颜直谏。

  【译文】 子路问怎样对待上级,孔子说:“不要欺骗,可以犯颜直谏。”
 

  【原文】 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注释】 上达:追求高尚。下达:追求庸俗。

  【译文】 孔子说:“君子心怀仁义,小人心怀财利。”
 

  【原文】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古人学习是为了提高自己,今人学习是为了炫耀于人。”
 

  【原文】 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注释】 蘧(渠)。

  【译文】 蘧伯玉派使者访问孔子。孔子请使者坐下,然后问:“蘧先生最近在做什么?”答:“他想减少错误,但没做到。”使者出去后,孔子说:“好个使者!好个使者!”
 

  【原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注释】

  【译文】 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就不要考虑那个职位上的事。”曾子说:“君子考虑问题从不超过自己的职权范围。”
 

  【原文】 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君子认为说到而没做到很可耻。”
 

  【原文】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君子的三种品德我没做到: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说:“老师是在说自己呢。”
 

  【原文】 子贡谤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注释】

  【译文】 子贡诽谤别人,孔子说:“子贡啊,你就那么好吗?我可没这个闲工夫。”
 

  【原文】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不怕没人了解自己,就怕自己没有能力。”
 

  【原文】 子曰:“不逆诈,不臆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

  【注释】 逆:迎,预先猜测。

  【译文】 孔子说:“不要事先怀疑别人欺诈,不要事先怀疑别人不讲信用,如果能预先觉察到欺诈和撒谎,就是贤人了。”
 

  【原文】 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

  【注释】

  【译文】 微生亩对孔子说:“你为什么四处奔波、到处游说呢?你不就是要显示自己的口才吗?”孔子说:“我不想显示口才,只是因为痛恨社会上的丑恶现象才不得不如此。”
 

  【原文】 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千里马值得称赞的不是它的力气,而是它的坚韧不拔的品德。”
 

  【原文】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注释】 或:有人。

  【译文】 有人问:“以恩德报答怨恨,怎样?”孔子说:“这样怎么报答恩德?应该以正直报答怨恨,以恩德报答恩德。”
 

  【原文】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注释】

  【译文】 孔子说:“没人了解我啊!”子贡说:“怎么说没人了解您呢?”孔子说:“不埋怨天,不责备人,我学了些平凡的知识,从中领悟了高深的道理。了解我的,大概只有天吧!”
 

  【原文】 公伯寮诉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注释】

  【译文】 公伯寮在季孙氏面前诬蔑子路。子服景伯将此事告诉了孔子,他说:“季孙氏被公伯寮的谄言所迷惑,我有能力杀了他,将他陈尸街头。”孔子说:“理想能够得到推行,是时运决定的;理想得不到推行,也是时运决定的。公伯寮能把时运怎样?”
 

  【原文】 子曰:“贤者避世,其次避地,其次避色,其次避言。”子曰:“作者七人矣。”

  【注释】 贤:优秀。

  【译文】 孔子说:“贤者逃避浑浊的社会,其次逃避动荡的地域,再次避鄙视的目光,最次逃避恶毒的人言。”孔子说:“这样做的有七个人。”
 

  【原文】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注释】

  【译文】 子路在石门睡觉,看门的说:“哪来?”子路答:“从孔子那里来。”问:“是那个明知做不到却还要去做的人吗?”
 

  【原文】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则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

  【注释】 末:没有。

  【译文】 孔子在卫国击磬,一个背背篓的人从门前走过,他说:“击磬的人,有心思啊!”一会又说:“硁硁之声真庸俗?没人理解有什么关系?独善其身就是了。好比过河,水深就索性穿着衣服游过去,水浅就撩起衣服趟过去。”孔子说:“说得真干脆!没有什么可责问他的了。”
 

  【原文】 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

  【注释】 谅阴:为天子守丧。薨(轰)。

  【译文】 子张问:“书上说:‘商朝的高宗守孝,三年不议政。’是什么意思?”孔子说:“不止是高宗,古人都这样。君主死了,百官三年内都听从宰相安排,各司其职。”
 

  【原文】 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领导尊崇道德规范,群众就乐意听指挥。”
 

  【原文】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注释】

  【译文】 子路问君子,孔子说:“提高自己的修养,对人恭敬谦逊。“这样就行了吗?“提高自己的修养,使人心安。“这样就行了吗?“提高自己的修养,使百姓过上太平的生活。这一点,尧舜都难做到。”
 

  【原文】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逊悌,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注释】

  【译文】 原壤叉开双腿坐着等孔子,孔子说:“你小时候就不懂礼貌,长大了一事无成,你这个老不死,真是个害人精。”用手杖敲打他的小腿。
 

  【原文】 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子曰:“吾见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注释】 夷:叉腿而坐。俟:等待。

  【译文】 孔子外婆家的童子来传话,有人问:“是个要求上进的孩子吗?”孔子说:“我见他与长辈同坐同行。他不是个要求上进的人,而是个急于求成的人。”

 
下一页:卫灵公篇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