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戒淫修福保命 < 善书推荐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第三章 师友篇
来源:  作者:  时间:

  韩声振·好儒尊礼 潜移默化

  韩声振,四川梓潼县人。生于富豪之家,父母都是开明、慈爱之人。声振自幼即优游于儒家思想中,个性恬淡、朴实,不喜在官场谋略。及长,娶樊氏为 妻。婚后一周即告诉妻子:‘谨身节欲,凡三元五腊及诸圣诞之日,当禁夫妇淫事,沐浴焚香,洗心涤虑。’于是,每届斋日,夫妻必不同房共宿。声振勤读诗书, 从不间断;对待朋友,不论亲疏都谦和诚挚;居家则教导弟弟守礼孝顺。

  声振虽好儒学,但逢寺宇佛像,即稽首礼拜。在乡里间也很得乡亲的景仰,都说韩府富而礼贤;他的双亲过世时,咸遵儒家礼仪,服丧三年。之后,设馆 授徒,教诲不倦。不仅学生们遵其礼法,就连学生家长、乡里居民,也都效法韩家的家规而以韩家的家风为楷模。五年后,整个乡里呈现一片祥和、好礼之风,父母 儿女、妯娌乡邻,都能孝悌友爱、礼让互助;子弟们在仕途、商场或教界,也都因为他们的操守和智慧,而获得敬重和提拔。

  韩声振在八十八岁临终时,尚提笔作七言律诗一首:

  黉宫早列乐先缘,亲族人人每羡贤;

  看破浮生无百岁,思量浇俗几多年;

  视听言动恁心柄,得失荣枯岂自权?

  谨属孙曾宜谨记,书香世代姓名传。

  书罢搁笔,安然而逝。

  韩声振一生谨守儒家礼仪,自我约检,又能推己及人,影响乡邻。在他的潜移默化之下,发挥儒家思想;他虽非显赫的达官,却能千古留芳。

  持心守正 得免冤祸

  明朝浙江省一位指挥使,为儿子延聘了一位家庭教师。有一天,这位家庭教师受了风寒而发烧怕冷,学生就到内房抱棉被,好为老师发汗驱寒;匆忙中,母亲的绣鞋被卷到棉被里,替老师盖被时,绣鞋掉到床下,师徒两人均未察觉。

  指挥使返家到老师房中探病时,见妻鞋在床下,心中怀疑妻子与师有私情,立刻回内房责问:妻鞋为何在老师床下?妻一头雾水,茫然不知内情,坚决否 认曾到老师房中。指挥使见证物俱在,妻子还抵赖,分明在护师,更加气愤与妒恨。于是令婢女借夫人名义邀约老师,自己则持刀相随,心中暗自盘算:你只要一开 门,就杀你泄恨!

  婢女至老师门外扣门时,老师问:‘何事?’婢女说:‘夫人有事欲见老师。’老师在房内大声怒斥:‘府内从未有此习惯,我今病中,何需以此相戏!’

  指挥使仍未抹去心中的疑惑,又强迫妻子亲自到老师住处邀见。老师听到夫人叫门声仍然未开门,在房内回答:‘我蒙东翁延聘入府,为师作教,自当洁身自重以护品德,方能以身教而教化令郎;男女有别,不便开门,请夫人速回,并请谅解。’

  夫人再扣门时,老师即不再回应,指挥使见状,方才释然。第二天,老师病体尚未康复,但仍然向指挥使辞去教职。指挥使恳切的向老师谢罪,并感叹地说:‘老师,您乃真君子啊!’

  同年,师于应考时即中榜而步入仕途,官运亨通,居于显赫之位。

  因为老师之持心守正,才能使指挥使夫妇之误会得以冰释;老师并不知道自己险些遭惹冤杀之祸。

  在日常生活中,形之于外的言行,实在是我们内在心地的显现。刚正之‘心’不会有谄曲之‘行’,耿直之‘性’不会有巧诈之‘计’,谨慎清净之心,自然不会有放逸与污秽的行为。

  师亡徒困

  明世宗嘉靖年间,陆篑斋之子陆仲锡,幼年时就能诗能文,天资颖异,凡看过的书很快就朗朗上口。十七岁那年,跟随邱老师住在京城准备考试,居处对 门住了一位容颜娇丽的少女,师徒两人常借机偷窥少女;这位老师不但没有乘机劝告学生非礼勿视,应当端正行谊,专心一志于学问,反而告诉陆仲锡说:‘宣武门 外的都城隍庙很灵,有求必应,你去祈求城隍老爷给你们撮合。’陆仲锡真的就去祈求了。

  当天晚上陆仲锡回来就做梦,并狂哭不止,被叫醒后问他:‘究竟何事哭得这么凄惨?’他说:‘刚才我梦见城隍爷在追赶我和老师,而且很严厉的斥责 我。然后又叫掌管福禄之神,查看老师和我,两个人名下的前途是记载什么?我的名字下写著『甲戌年之状元”而老师的名字下,是一片空白,什么功名也没有。城 隍爷说,将立即向天帝禀奏:我们师徒两人居心不正,不思本份,尽作非想,立即削除我的状元禄位及功名富贵;老师名下本来即空无所有,所以将抽肠以惩罚为师 无德、误人子弟。’说完仍嚎哭未停,此时,书僮急急忙忙的跑到陆仲锡的房内说:‘邱老师忽得绞肠痧死了!’

  陆仲锡后来果然屡试不中,真的贫贱潦倒以终。他年少即有才华,聪明博学,理应于考场奏捷,登科及第,可惜没遇到好老师!我们常听世人说:‘考运很重要,没考运的话,往往以微分之差而落榜。’考运从哪来呢?得失全凭心地!

  邱老师何以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因为他未能善尽老师的责任去导引学生,匡正学生的思想;十几岁的少年情窦初开,易生妄念,见到美丽的少女幻想更 多,如果不加抑制,欲火动时,勃然难以遏止,而做出荒唐败德之事,所以老师如果误导学生是非常严重的事,因为这些学生又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他们的同学,以 致为害社会,如此绵亘下去,则后果堪忧!

  益友巧安排 淫祸幸得免

  明朝崇祯年间,进士曹稚韬,当他还是儒生的时候,与隔邻少妇暗通款曲。曹的同窗好友曾规劝他:‘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要纵情女色坏了自己的名声与 前程,古云:“妖姬献媚,君子应视为莫大之祸殃而拒之”,更何况是别人妻室?世人都以女子偷人为耻,其实,男子邪淫也与女子犯过一样,理所不容。跟邻妇断 了孽缘吧!别人妻子,碰不得的,碰了会惹祸上身!’无奈邻妇冶艳淫荡,曹稚韬于女色爱欲关头不能彻底看破,因而愈陷愈深;但是,终究纸包不住火,日久之 后,邻妇之夫时有所闻,遂暗下决心:必定逮个正著而后杀之!于是,丈夫谎骗妻子说:‘我明天就要远行,五、六天后才能回来。’邻妇听了信以为真,又与稚韬 暗通约会时间。

  这一天是稚韬的同窗好友们,约好一同相聚会文、讨论课业的日子。一大早,稚韬的几位挚友就来邀他一起出门,稚韬借故不去,好友知道他老毛病又犯 了,故意激他不要‘重色轻友’,几个人强拉著他出门到聚会的地方。好友们为了防止他再借故开溜,于是跟当日主会者建议:‘今天的会文方式定为类比考试,会 场与过程,也都是依照大场方式:封锁门户,不可自由出入;会文结束后,举行夜宴,不醉不归。不照约定者,重罚!’

  稚韬又急又窘,碍于面子,不得已,草草了事的写了几篇文章就想开溜,于是好友带头起哄,引得大家一起哗然:‘我们已经约定好了,等一下还要夜 饮,怎么可以不守信用?’‘言而无信谓之“贼!”’‘食言者,“肥!”’‘君子一言九鼎!’……稚韬无奈,只得留下。夜饮之际,稚韬心中有事,故意少饮; 大家又借著各种理由猛向他敬酒、罚酒、直到把他灌醉后,才送他回去。

  邻妇左等右等,始终不见君来,又不时的到门口张望;这时候,恰好被村中的无赖看见。无赖本来就知道这妇人素行不端,看她进进出出,又倚门而望, 一定在期盼幽会未来之人,于是,就上前搭讪、挑拨引诱,这妇人居然也未拒绝。这些经过都被潜藏于暗处的丈夫看见,立即上前用斧头砍了二人。

  次日稚韬酒醒之后,听人议论昨晚凶杀事情,吓得心惊胆战;心想,命丧斧下的差一点是他自己!多亏好朋友们用心良苦。自己实在应该悬崖勒马,及时 回头,以免被欲火焚身,死状悲惨。于是邀集同窗好友作证,在诸神前立誓盟志:发愿今后为善,弥补前过,勤作省察,决不再犯淫恶。后来稚韬果然操持严谨,诚 意正心;几年之后中进士。从此更是力行众善。

  稚韬当日之生死,事后想之,间不容发,实乃得力于益友的规劝与协助。益友良于行止,则益友亦为良师。

  先德说:‘世间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欲直接死者占四分(各种情杀、自杀、兴奋过度,方式不一),间接死者亦占四分(由色欲导致亏损,由病而衰、或伤情,因闷而郁、或因怒而忿不平、而遭致意外……)真正依命而生,命尽而死者,不过占一、二分而已,所以,多冤枉!’

  今日社会淫泆之风已吹向学府,但愿误陷淫网的学生们能彻底醒悟,改过向善,将精神致力于进德修业,转移注意力于正当兴趣,永断邪念。

  古德说:‘万恶淫为首!“淫乐”害人比毒蛇猛兽犹甚!死于蛇虎者,千人之中难得一、二,死于“淫乐”,虽死法不同,但十有八、九,多么可怕!’

  损友导淫 精尽丧命

  谢君,台湾省台北县人,个性内向、乖巧,是个孝顺父母的孩子。平时努力工作,省吃俭用,又把省下来的钱,供奉父母,就连当兵时,他也能把节余的 少数钱寄回家。后来,受了朋友的影响,迷上了钓虾及色情小说、春宫画刊;觉得不过瘾,又去租色情录影带、看有线电视的‘特别’节目;最后,去妓院嫖妓!

  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平常在家,不爱讲话,他做了些什么样的事,双亲也全然不知!直到有一次,开车时左手臂竟然断掉(不是车祸,也没有撞到任何 物件),经医师诊断后,才知道已经病得不轻。平时手淫频繁,只要触目色情的描述,即陷入男女淫事的遐想幻境;因为纵欲过度而导致肾水匮乏,抵抗力差;又因 为嫖妓而染上血液病变,肝、胆俱衰。

  二十八岁的年纪,应该是生龙活虎般的青年,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垫著尿布──因为大小便已不能够自理了;虽然头脑清清楚楚,可是四肢却不听使 唤、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著胀大的腹部,望著从胸腔内抽出绿色的液体——有些像钓起来的活虾颜色。他痛苦的活著,没人能够替代!没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做!现 在即使是医生,也不能肯定的告诉他,这种全身插上管子,忍受腹胀、抽胸腔液体的日子,究竟要等到何时?他深深的体会到:人与动物一样,当不能自主生死、却 得惊怖的等死,这种滋味,是多么的难挨!

  一九九三年,他才二十九岁;他痛苦的忍受著白发双亲日渐憔悴的面容,与期盼的眼神,无奈的告别了短暂的人生旅程。

  像谢君的例子,非常多。在医院中告别人世的,并非全是老人,儿童、少年、青年与壮年的比例更高。二十九岁,正值年轻的岁月!双亲原寄望他能传宗接代,可是他却从白发双亲的身边永远的消失。

  社会上,任何‘别人的孩子’都会影响或带坏自己的孩子!谢君就是一面活生生的镜子,他曾经也是一位乖巧的好孩儿啊!

  不要以为父母可以掌控孩子的一切行为,毕竟孩子大部份的时间是在父母视线之外的。

  当我们从新闻资讯中,知道国中生在毕业旅行时,就懂得召妓!色情行业的客人中,有三分之一是青少年,这是多么令人忧心忡忡!又将有多少个谢君,多少父母在悲凄、伤痛!

  ‘欲火焚烧,精髓枯竭;百病易生,窒其聪明,短其思虑;不数年有用之人,废为无用,渐成痨瘵之疾’,淫欲在夺人生命时,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耗损殆尽,让人在痴迷纠缠中交出自己的一切!

  徐信善·格天获福 易贱为贵

  徐信善与杨宏两人是同窗好友,一起往京师应考。在旅馆附近,两人一起去找相士,想知道这次考试的结果如何?相士说:‘杨宏将会上榜,仕途顺坦, 主贵;徐信善不中,主贫。’杨宏非常高兴;那天晚上偶然在大厅见到一位少女,极美,他想以重金请旅馆主人说项求好,徐信善极力劝阻道:‘相士虽然断你一定 高中,但是考试在即,你若心中一直存有那名少女的影子,这几日必定情绪不宁,无心在课业上;再则,你重金贿赂求淫,别人会以淫徒的眼光看待你!若是被人拒 绝,岂不自取其辱?假如强横而行,坏人名节,天所不容。若是那名女子答应你,想必也不是什么良家女子,芙蓉面而败絮身,一旦染上毒疮,一时狂兴,岂不终身 腐刑?事情传开来,你还有心情应考吗?我将来还要靠你拉拔一把,你可要三思而行!’杨宏一听,很有道理,于是就打消原意,专心准备考试。

  过了几天,两人偶然又经过相士摊位前,忽然那位相士叫住徐信善:‘等一等!奇怪!你的面相怎么和我前几天看的不一样了,本来看你考试不会中,而 且贫贱一生;今天观你面相,不但这次一定考中,而且仕途显达,与前日所判完全大异。’再看看杨宏,说他气色已差,但仕途还是不错,与徐信善同样显达,不 过,这次考试名次将会落在徐信善的后面。放榜后,果然与相士所言一样。

  杨宏于见色起心动念之时,被徐信善一语点醒,幸好能及时断了念头。一念之差,祸福立见!

  徐信善能广存善念,苦口相劝,唤醒痴迷,化导挚友,无形中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由此更能确定,相从心生,命由心转。

 
· 下一页:第四章 功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