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戒淫修福保命 < 善书推荐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第四章 功名篇
来源:  作者:  时间:

  狄仁杰·观照身心 全人名节 成就功业

  唐朝名相狄仁杰,字怀英,山西太原人。少年时代即文采过人,俊朗出众。有一次,往京城考试,投宿于旅店;深夜正聚精会神的在灯下读书,却有敲门声,原来是旅店主人的媳妇。她年轻新寡,白天见到投宿的仁杰斯文儒雅,不由然的萌生爱意,借机亲近。

  仁杰见少妇诉说完毕,却仍流连不去,就温和的对她说:‘你这样的年轻与娇俏的外型,在夜深人静时,对我娓娓诉说你的心事,难免会使人怦然心动。 幸好以前有位老和尚曾经提醒过我,不可贪色犯淫,我牢牢的记住,时时放在心上,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谨守礼节而不逾矩!’少妇问仁杰,是些什么话?能使人在 要紧关头克制自己!

  仁杰答曰:

  ‘老和尚说,从我的相貌推断,我将来定是名冠天下,富贵显达之人,但切记“戒之在色”!既然老和尚已经提示过了,我怎么能如此冒险,以一生的前 途去换取片刻即逝的男女欲乐!可是一般人泰半难过美人关。当时我就请教老和尚:“师父,喜欢佳人之美色乃人之常情。色欲这种事,事前人人都知自爱,事后也 知追悔,但是当欲心炽盛的时刻,则一切后果都会抛诸脑后,以为偶尔无伤,下不为例,所以每一个下次均作如是想,次次皆如是想,这样沉沦下去。到底需用什么 方法才能浇息爱欲之火,不令延烧呢?”当时老和尚即告诉我几种方法,但最好用在欲念未起或刚欲起时:

  一者,见一切女(男)作亲想──老者如母(父),长者若姐(兄),少者若妹(弟),幼者若女(子)。

  二者,见一切女(男)作怨想──她(他)是故意引诱我犯淫、无节、失礼、无耻,她(他)是披著美丽娇媚(英俊潇洒)外衣的贼虎狼、毒蛇蝎,幻化迷人,侵蚀我心,让我昏昧失智后,被她(他)牵绊绑缚,好达到她(他)心中的目的;她愈是娇媚,心就愈毒,会让我长劫受苦。

  三者,见一切女(男)作不净观想──美女与俊男的薄皮底下,是一团糊糊的血肉、筋脉和骨头,体内是尿屎脓血,淋漓狼藉,七孔流出的是垢汗涕唾与 臭秽的大小粪便;宛若薄皮花瓶,内盛腐物,谁还喜欢?病时,脸黄肤皱,蓬发零乱。死时,面目青黑,不数日就蛆虫遍体爬钻,臭烂恶心。其实,人原本就是带肉 的骷髅。

  说到这里,此刻我见到你的娇美,心里想的是,你也不过是枯骨之外,包著层层肥瘦之肉,所以什么念头也没有了。方才听你提到,你曾打算为夫守节, 见到我才改变初衷,我认为你只是迷恋我的容貌和斯文的外表。如果我现在满面是黄色的脓、痰、涕、唾,眼屎结块挂在眼角,口臭加上口沫流在嘴角,你还会有爱 欲的想法吗?’

  少妇顺著仁杰的话,默默的想了一会儿,就面露惭愧的向仁杰跪谢:‘承蒙你的教诲,谢谢您的劝诫,使我保全了名节,也知道今后该如何息灭自己的痴 心和妄念,我已体悟到人的行为,完全系在这一念之间;活到今日我才知道,控制自己这方寸之心,是要学习的。我一定会为我丈夫守节终生。’

  这位少妇果然坚守妇德,后来受到朝廷的表扬。

  狄仁杰的成功并非全靠命定之运,他毕生勤读、修德,守身练心。科甲及第后,仕途曾任大理丞、河南巡抚、豫州刺史,历经唐高宗、中宗、睿宗三朝。 于任上毁淫祠、断滞狱(注一)、诛诖误(注二)、恩威并重,万民仰赖。武后当政时,以鸾台侍郎同平章事(注三)。常调护皇家母子,武后欲立武三思为太子 时,仁杰以姑侄母子之喻,婉言劝止,卒令武后感悟,恢复了唐朝李氏宗室。其所推荐之良才,后来皆为中兴名臣。卒谥文惠,追赠文昌右相,睿宗时又追封为梁国 公。

  仁杰之子狄光嗣,历任淄、许、贝三州刺史,事亲至孝。族孙狄兼谟,刚正有祖风,曾奏劾吴士矩,官至御史中丞。

  狄仁杰的想法是有智慧的,不以区区片刻之欢,削减一生光明之途,能以观想控制自己的心念去处,而培养出刚正清明的举止,自己既能戒之在色,又能劝诫别人息欲之法,正如老和尚所言:‘不贪色犯淫,将来名冠天下。’

  注一:断滞狱:解决难解之诉案。

  注二:诖误:原本无罪,被欺蒙牵累而受罚。官吏失官曰诖误。

  注三:同平章事:为宰相之职。

  欺淫孀妇 潦倒绝嗣

  江西省南昌县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的相貌、动作、说话声音,完全相同,父母常常弄错,而以衣服颜色区分二人。自繦褓以来至三十岁这段时间,二 人同时入学、同时婚娶、又同时生子;他们的学问、书法、领悟能力及荣辱得失,几乎完全相同。但是到了三十一岁以后,却有了重大变化。

  三十一岁时,兄弟二人到省城参加考试,在居所隔邻有位年轻的富孀,姿容艳丽,她见兄弟二人俊朗斯文,有意择一而托附终身,因此经常借故过来搭 讪;哥哥内心有所警惕,当面拒绝,请她以后不要再来。哥哥并且告诫弟弟:‘男女不应单独相处于一室之内,以免旁人误解,损坏各人名节;孀妇再来时,最好拒 绝她逗留,不要被她迷惑颠倒,而有苟且行为。’弟弟表面允诺,却抵不过孀妇的诱惑,背地里与孀妇暗渡陈仓,并且许下诺言:‘若省城考试得中,必来迎娶。’ 放榜后,哥哥考上,而弟弟名落孙山;妇人也弄不清楚他们兄弟二人谁是谁,以为高中的,就是与自己有约的人。

  弟弟非常纳闷:明明兄弟二人实力一样,何以自己居然落榜?却不知自我反省,已犯了‘乱孀寡,天律不容;折福折寿折功名。’之恶,弟弟仍然执迷不 悟,竟还骗孀妇:‘省考已中,待进京参加进士考试,得中后再来迎娶,更为风光体面。’于是妇人倾囊给与弟弟下聘的资金,一心盼望佳讯。

  哥哥在京试中果然进士及第。妇人非常高兴,私治行装,等著风风光光的结婚;但是,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杳无音讯;妇人在漫长的等待中,由幽怨、 抑郁而气愤成疾,终致不治;临终时,托人带信给哥哥,责怪他薄情寡义、不守承诺、骗人骗财;哥哥见信觉得奇怪,询问弟弟缘故?弟弟不得不承认自己犯下的过 失,也痛悟古圣先贤所警世的‘科甲重阴功’‘犯淫损功名’,是真实不虚。如今,孀妇为己而亡,丝恩发怨,无有不报,以后该怎么办?

  孀妇病故的第二年,兄弟二人的孩子在戏水时,弟弟的孩子意外溺毙,而哥哥的孩子却安然无恙;弟弟因丧子之痛,加上内心的忧恼、惶恐,没多久双目失明;在短短的时日里,由于身心俱伤,不久,弟弟就去世了。而哥哥却仕途发达,子孙荣显。

  双胞兄弟二人,前三十年之荣辱、得失、进退相同;三十岁以后,理应同享高官厚禄、多子多福寿。弟弟却因诲淫邀宠,彼来我就而反转。以百年名节、毕生前程、子孙福禄,断送于半时迷惑。有子复绝,独留妻子于世,面对萧墙枯灯,其情可哀!

  谢迁·拒淫示淫过 一门俱显贵

  谢迁,明朝余姚人。少年时应聘于毗陵郡(今江苏省武进县)富户任家教;富家女儿见谢迁少年博学,举止优雅,而有爱慕之意。有一次趁父母外出时, 到谢迁住处,细诉自己仰慕之情。谢迁面对著这么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来访,而且主动向自己表达心意,他不但没有沾沾自喜,反而严肃的劝导少女:‘女子未嫁, 应当洁身自爱、举止庄重;你单独来找我,一来:落人你父母家教不严之口实;二来:若遇轻狂男子,使你丧贞失节,更将终生蒙垢、受人轻视,父母及夫家都无颜 面。好男子内心尊重、敬爱的是端庄贤淑的女子,而不是轻佻、率性而为的人。请你快回去,今后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富家女听了,猛然醒悟,幸亏谢迁是正人君子,自己才未受轻薄;但想到自己的轻率让人误解,顿时羞愧得无地自容,掩面而去。

  谢迁第二天就向富家辞职归返。

  明宪宗成化年间,谢迁应试,得中状元,授修撰职。明孝宗时,以少詹事入内阁,参预机务,随即加任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辅政时天下皆称之为贤相。武宗嗣位,加少傅,后以年老而辞归。卒谥文正,著有《归田稿》。

  谢迁之子,谢丕,官至侍郎。

  谢迁与少女单独相处时不起邪心,保全少女名节又能正言规劝,此其一;当富家女自动表示好感时,谢迁却能有守有为,不攀缘富贵,此其二;因为他这样光明磊落的人格,加上努力不懈,所以不仅自己能有平坦而显达的前途和好名声,连子孙都蒙善护而能荣耀顺遂。

  花秀圃·作淫书淫画 折尽功名

  福建省福州市有一书生花秀圃,聪明好学,相貌堂堂,乡里亲友见他幼年时就有才学,书画俱佳,都预估他将来必成大器,他自己也自命不凡;可惜,他 聪明却没有用在正途:写诗喜欢艳词,为文偏爱描述男女闺房乐事,喜欢画春宫淫荡、赤身露体之图,在同侪之间传阅;他认为这些只不过是娱乐而已,却不知道常 常引动人的淫念。

  道光甲辰年,春天二月的时候,花秀圃的姨表妹前来花家探亲。表妹素仰表哥的文采,在浏览花秀圃的书画之际,亦不免生起暇思绮想,两人遂有不轨行为,可是家长们尚未察觉。过些时日,表妹觉得身体状况异常,恐已有了身孕,又怕事情被长辈知道,将无地自容,竟然自缢而亡。

  大约一个月后,花秀圃得病,忽冷忽热,头痛、拉肚子,延医服药,昏睡了两天,在昏睡时忽而唤表妹,忽而又叫‘别打了!’又嚎哭:‘烫死我了!’ 醒来时告诉家人:‘表妹是因我而死的,我梦见城隍老爷骂我:“作贱有用之笔墨,害死无知之妇女,实在可耻!应该削除禄籍、功名俱废!责沸汤淋身之刑,先打 八十大板再治罪。”之后就将我的名字纳入饿册。’家人安慰他:‘不要放在心上,不过是梦境而已,别当真;好好的养病,将来功名利禄少不了你的。’

  第二天,花秀圃的两股俱肿,疼痛难行。一周后,全身上下长满脓疮,红肿奇痒,抓破后疮水所流之处又生疮,医治了很久,还会不定时复发。

  后来花秀圃参加各种考试,不是因为错字、或文不对题,就是因为墨汁脏污了考卷而被淘汰;还有一次在试场整日苦思,仍然交白卷,但是出了考场又能 振笔而论;每次考试总是令他捶胸顿足,不能如愿,可是,实力比他差的同侪反而能入榜。科举一直无缘得中,事业无成。后来,花秀圃潦倒穷困,饥饿而死;果真 是入了饿册。

  天恶淫人,如弃涕唾。花秀圃误用他书画俱佳的专才,令人目醉心迷,神魂颠倒;胆怯者虽不敢轻于尝试,但身体内在,因为心神荡摇已无形受损;而胆 大又不能自持的人,则失足沉溺、耗精耗神。所以诲淫书画,实杀人之利刃,有毒害之美食;恶业中,淫恶为最,何况以邪书淫画撩人绮想,误引歧途,贻害千年!

  自命风流 天网恢恢

  清朝道光乙酉年间,有一位王姓书生,文采丰富,博学能文,又长于诗词;他聪明好学,但喜欢谈论男女闺中之事;因而在同侪之中有‘风流才子王’的别号。

  塾师曾经劝诫王生:‘风花雪月、男女绮文,于大丈夫功名事有何益?’但王生认为风流雅事不碍功名。

  王生参加会考时,头两场因文章突出而得魁,同学都认为他笃定上榜。第三场考试时,他的卷子很快就缴了,也很快的被贴在公告墙上,只见上面写著:

  谁家女,裙钗到;江边散心怀。斜秋波,故把风流卖。桃腮杏腮,红鞋绣鞋,好个巧乖乖;风清月白,为著谁来?

  主考官风趣、幽默的对批一词:

  谁家子,秀才到;三场迷心窍。造淫词,故把卷写坏。奇哉怪哉!神差鬼差!好个痴呆呆!山遥路遥,为著何来?

  在众人的哄笑中,王生果真痴呆呆的愣在那儿,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为何会写出这样文不对题的绮词艳句!当然,这次会考,他也就名落孙山了!这件 事还被同侪与亲友传为笑谈。之后,又经过二次考试,王生虽有文采,却均未入榜。他自认命运欠佳,与仕途及功名无缘,也就不再应考,后来潦倒落泊,终其一 生。

  ‘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读书人明知福善祸淫之理,偏偏走文采风流之路。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 下一页:第五章 百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