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世界名人家训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韩愈-答李翱书
类别:家训经典 作者: 发布时间:08-15

  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人。早孤贫,由兄嫂抚养。历任国子博士、刑部待郎等职,因谏佛骨贬潮州,后官至吏部侍郎,谥文。反对藩镇割据,尊儒排佛,倡导古文运动,为唐宋八大家之首,其诗力求新奇而流于险怪。

  答李翱书

  使至辱书,欢愧来并,不容于心,嗟乎!子之言意皆是也,仆虽巧说,何能逃其责耶!然皆子之爱我多,重我厚,不酌时人待我之情,而以子之待我之意,使我望于时人也。

  仆之家本穷空,重遇攻劫,衣服无所得,养生之具无所有,家累仅三十口,携此将安所归托乎?舍之入京,不可也;挈之而行,不可也,足下将安以为我谋哉?此一事耳。

  足下诚谓我入京城,有所益乎?仆之所有,犹有不知者,时人能知我哉?持仆所守,驱而使奔走伺候公卿间,开口论议,其安能有所合乎?仆在京城八九年,无所取资,日求于人,以度时月。当时行之不觉也,今而思之,如痛定之人,思当痛之时,不知何能自处也。今年已加长矣,复驱之使就其故地,是亦难矣。所贵乎京师者,得不以明天子在上,贤公卿在下,布衣韦带之士谈道谊者多乎?以仆遑遑于其中,能上闻而下达乎?其知我者固少,知而相爱不相忌者又加少,内无所资,外无所从,终安所为乎?

  嗟乎!子之责我诚是也,爱我诚多也,今天下之人有如子者乎?自尧舜以来,士有不遇者乎?无也。子独安能使我洁清不洿。而处其所可乐哉?非不愿为子所云者,力不足,势不便故也。

  仆于此岂以为大相知乎?累累随行,役役逐队,饥而食,饱而嬉者也。其所以上而不去者,以其心诚有爱于仆也。然所爱于我者尤少,不知我者尤多,吾岂乐于此乎哉?将亦有所病而求息于此也。

  嗟乎!子诚爱我矣,子之所责于我者诚是矣。然恐子有时不暇责我而悲我,不暇悲我而自责且自悲也。及之而后知,履之而后难耳。昔者孔子称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彼人者,有圣者而为之依归,而又有箪食、瓢饮,足以不死,其不忧而乐也,岂不易哉!若仆无所依归,无箪食、无瓢饮,无所取资则饿而死,其不亦难乎!子之闻我言亦悲矣。

  嗟乎!子亦慎其所之哉。离违久,乍还侍左右,当日欢喜,故专使驰此,侯足下意,并以自解。愈再拜。

 
下一页:黄庭坚-家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