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世界名人家训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匈牙利波尔加-天才是培养出来的
类别:家训经典 作者: 发布时间:08-15

  在教育孩子方面说不上有什么秘密,要说有,也就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开始得早,三个孩子从三四岁时就开始下棋,这对培养她们一生兴趣极为重要,孩提时候接受能力最强。实际上,每个孩子都可以培养成为天才。这是我丈夫的观点,我也同意,每个人都可以达到最高水平。其次是要选准一个目标,我们也试过别的项目,如数学等,但不理想,象棋还有个客观衡量标准,一下就知道。最后可否说要有一个良好环境,尤其是和谐的家庭气氛,能鼓励孩子们学习,自然还要讲究科学方法。

  1965 年,我首次来到布达佩斯。第一次见面时,洛齐(拉斯洛的爱称)就谈到他以后要六个孩子,并计划如何教育他们。结婚第二年,我们的大女儿苏珊出世。我们一开始就下决心对她进行某种教育,但一时不知从何入手,也没发现她有特别才能。不能说我们生了个天才。休完二年半产假后,我到了幼儿园工作。我们欠了一大笔债,急需钱用。一次我下班回家,看见洛齐和苏珊在下象棋。她是从一个抽屉里找到棋子的,就拉着爸爸教她。洛齐教会她步法后,奇迹出现了:爱动、活泼的女儿忽然变得文静、沉思,吵吵嚷嚷要和爸爸下棋,甚至连其它玩具都视而不见,而且进步神速。一年多后,我们开始带她出去和其他小朋友比赛,但常常遭到非议,她太小了。但一开始比赛,当十来岁的男孩败在她手下时,人们开始惊讶,继而折服。

  说实在的,我是按母亲本性行事的。看到女儿这么喜欢下棋,我还能说什么?在这方面我可以说我帮了洛齐最大的忙,他们父女俩愿意干的事,我绝不阻拦。五年半后,我们相继又有了两个女儿——索菲娅和尤迪特。等到她们长到二三岁时,苏珊要另请高明。由于老二和老三只差一岁半,所以她俩经常在一起玩。令两个小不点儿奇怪的是,姐姐总不同她们一起玩。严肃的大人们出入她的房间,屋里静得很。她们往姐姐房里窥视秘密,爸爸阻止她们说,只有会下棋的人才能进去。两个小的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学会了棋步。从此,象棋成了家里的头等大事。苏珊从苏联人办的一家幼儿园出来后,两个小的又进去学语言,因而姐妹三人俄语都说得很好。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棋艺日新月异,但麻烦事也接踵而至:劝告、揶揄、讽刺,扰乱了宁静的家。我们也曾动摇过:孩子不能正常学习,洛齐不能上白班,大量时间、精力花在相互劝慰上。1979—1980 年是我们最困难的年代。我在一所服务学校教俄语、德语,洛齐上夜班,为的是多教孩子。我还教苏珊德语,她又从一位棋友那里学会了世界语。

  1981 年夏天,我要陪12 岁的苏珊去英国参加一次世界锦标赛,但学校却不准我假。我一气之下辞了职,专心教育三个孩子,这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我热爱教育,但我宁可省吃俭用。经济上困难些,精打细算,一个福林当几个用,把教育孩子的事置于首位。促使我下决心的另一件事是一位罗马尼亚女象棋运动员对我的劝告,她的女儿因故自杀,她一辈子悔恨没有多和孩子在一起。尽管放弃工作极其痛苦,但我坚定不移。我曾有当导游的理想,但庆幸的是,现在我不是陪外国人,而是陪女儿去世界各国,我们生活得很有意义。

  至于说到三个女儿,苏珊真是个好姑娘,很听话,有事总是征求我们的意见。她的教育问题最少,原因是她同大人们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当然,她小时候我们精力充沛,热情高。她闲静、稳重,许多时候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比我还深刻,不知道她从哪里懂得那么多。她小时候有段时间下棋不看棋盘,环顾左右,我很生气,以为她不专心,其实她不管往那里看,心里总有棋盘。

  从教育角度说,索菲娅最麻烦。她太敏感,心思分散,又注重美。她穿着最讲究,把自己的东西布置得很艺术。专家们认为她在棋盘里也在寻求美,不用对她讲女人的“美学”。她嘴也最快,很快会说出自已的想法,在学校里事儿最多。

  尤迪特也很自信,她同索菲娅年龄相近,老在一起,无话不说,包括对教练都有自己的看法。学校里孩子有的缺点,她们都有:淘气、任性。如要问同其他孩子的区别,她们只是好强,特别是尤迪特,好胜,认准目标不回头,喜欢有自己的棋迷。苏珊就谦虚些,尽管有主见,却不爱评论。

  至于我丈夫,他是个能人,好话能说许多,但固执、不听话。作为丈夫,他很称职,一心扑在这个家上,但脾气犟,同我原来想象的丈夫不一样。我曾想,我们一年休两次假,周末去旅游。但实际上不是这样,他总是有主意,起初我搞不清楚,也看不到前景。我不否认我曾怀疑过他做得对不对。我妈也说,不要听他的,日子不用过得这么苦。我们总是忙得很,没有空,但确实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愉快,尤其看见孩子们迅速成长。我一开始只信他百分之一二,而且因为是我的丈夫,但现在我信他百分之一百五十。他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知道做什么,该怎么做,对孩子的成绩也预计到了。女人心肠软,对孩子不像他那样要求严,为此我们也发生过几次小冲突。但当孩子们需要我的慈爱时,我也坚持我的观点。我们相互补充,他的脾气急,而我则比较冷静,因此他有时也听我的。当他要放弃全部试验时,我就劝慰他,而当我动摇时,他就过来安慰我。我想我们这样做是值得的。是的,我在国内不怎么抛头露面,但到国外则一起去,有时全家都在比赛场上。回到国内,所有家务事都等着我,洗涮、做饭。洛齐则对外,应付记者、生意人,办签证,买机票。

 
下一页:意大利罗兰-母亲就是母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