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金山活佛神异录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十一、活佛的游戏神通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乐观法师 发布时间:08-16

  活佛, 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他从来没有丛林大和尚那套架子, 也没有冷冰冰的面孔, 他是很天真的, 往往在人家不著意的时候, 他就露一手, 表演一点近乎游戏神通的玩意, 像耍魔术一样, 使人看了莫测其高深, 如果你认真要他显示神通, 他又板起面孔说:“有什么神通, 我只晓得吃饭睡觉, 拉屎撒尿, 吃饱了睡, 睡醒了吃, 若说我有神通, 那就是我会把香的甜的东西吃下肚去, 拉出臭的肮脏的东西出来, 算是我的神通本领.”人家笑说:“这样的神通, 人人都有.”他也笑道:“既然人人有, 那又何必看我的.”其游戏往往如此.

  记得住在胡家时候有一天, 我们正在花园乘凉, 有一只大黄蜂在我们面前飞来飞去, 活佛像逗小孩似的, 伸出手指向著飞的黄蜂说:“弟子, 你忙的太辛苦了, 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下罢.”只见蜂子真个就落在他的指头上, 活佛同它说“三皈依”, 又用手指摸抚他的身上, 真怪! 那个蜂子很驯服在他的指头上爬行著, 还用嘴舐活佛的手指, 现著很亲蜜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才飞去.

  又有一次, 活佛闹过一件有趣的把戏, 一天, 汪嘉棠居士请活佛去他家应供, 那天是汪家有人过生日, 请了好多客, 大半都是活佛的弟子, 办得斋菜非常丰美, 我同胡家的人也被请去作陪, 开席时候, 活佛看见桌上的菜, 他笑说:“我难得吃到这样的好菜, 今天我一定要放开肚皮饱吃一顿.”说的大家都发笑.那天他吃饭, 却特别规矩, 也不捏鼻涕吐口水, 坐上桌子也不说话, 只是捧著碗埋头吃饭, 他的女弟子们看他吃的那样有味, 就不断给他奉菜奉饭, 吃了一碗, 又给他盛一碗, 你盛一碗, 我盛一碗, 大家抢著装饭, 有的说:“吃了他的饭, 我也是你的弟子, 我的饭你也要吃, ”活佛笑嘻嘻地说:“吃, 吃, 我一定吃, 送来我就吃, 不管是谁的.”这话说了, 大家更加起哄, 都把一碗一碗的饭摆在活佛面前, 饭碗上面堆饭碗, 堆成像个饭宝塔, 活佛他闷声不响, 低著头只吃, 也不说饱足, 居然把那一大堆饭吃光了.末了, 汪家小姐又送上一大碗面也把它吃光了, 有人装疯取笑还要添饭给活佛吃, 还是汪老居士止住说:“活佛你今天吃的太多了, 再吃不得, 吃出了毛病, 我们才罪过哩.”活佛笑道:“你说我吃多了, 我就不吃了.”我在旁边数了一下, 他一共吃了一十八碗饭外加一碗面, 要是倒出来, 可能有一大面盆.

  饭后回来, 我笑问他:“活佛, 你今天怎么吃了那么多的饭?看你的肚皮还不见鼓胀, 那些饭吃到那里去了?”他只是望著我傻笑, 笑完了, 他反问我:“法师是学教的人, 常常说不来不去, 不增不减, 这话何解?”我说:“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你问我的饭吃多了是什么意思?”说罢我发笑, 他也笑了.我想, 这必是活佛的神变把戏, 一个人, 食量不计怎样大, 绝对吃不下十八碗饭一碗面, 除非是小说书上那个薛仁贵才有这样大的肚皮.

  还有一次, 我本人也给活佛玩弄一回, 那是我快要离开南京的时候, 胡家老太太, 特地亲自到厨房做了几样四川素菜给我饯行, 平常我同活佛吃饭, 都是坐在一道, 他吃饭, 老是少不得他那套花样——把鼻涕口水和铁锅上的“锈”拌在饭里, 有时还要分给旁人吃, 没有信心的人看了他那个动作, 自然会作呕, 然而每餐饭都是那个花样吗?不, 不, 他并不一定当真捏鼻涕口水, 除非特别因缘, 他要给人治病, 就拌这种杂烩饭给人吃, 不然, 你就向他要吃那种杂烩饭他还不给哩.不过他吃饭时有那个过场故意做作一下罢了.我是看惯了, 也不觉厌嫌.那天, 我已经吃饱快要放下筷子, 活佛对著我笑嘻嘻的说:“你快要走了, 我没有好东西请你吃, 只好借花献佛, 请你吃我这一碗“八宝饭”(活佛自取名字).”说著, 就顺手把他的一碗饭倒在我碗里, 我只好吃了下去, 刚吃完时, 想不到他又倒给我一碗, 他的手法是那样快, 避都来不及, 既然已经倒在我碗里, 我不能不吃, 第二碗吃完, 他又倒上一碗, 并且夹了很多菜放在饭上, 一面夹菜, 一面还说:“吃罢! 吃得精光, 好到西方.”我本来不想吃了, 听了这两句话, 不知怎的又捧起饭碗来吃, 吃完, 他又倒上, 那时候倒怪得很, 他倒给我, 我就吃, 也不拒绝, 迷迷糊糊的吃, 不知吃了几碗, 还是胡公律居士看我吃太多了, 恐怕受不住, 把我的饭碗抢了下来, 活佛才不倒饭给我了, 他咕咕噜噜的说:“只顾请客吃饭, 自己反而不曾吃著, 太上当了.”下了饭桌, 胡公律居士向我伸出两个巴掌做了一个手势说:“今天法师吃了十大碗饭哪! ”我倒有点不信, 胡居士数给我听:“你自己先吃了三碗, 活佛给你装了七回.”我想著, 这件事真有点儿怪! 我平常食量, 最多只能吃四碗饭, 多上六碗饭怎会吃得消?那天活佛他吃了十八碗饭一碗面, 那是他的肚皮装下去的, 今天却是我的肚皮啊! 这个道理想不通, 越想越觉得怪, 不用说, 又是活佛玩弄把戏了.

  活佛到缅甸后, 也曾露过两手, 耍了几回小小神通把戏, 他初到缅甸时, 是住在大金塔下一所中国寺庙里——龙华寺, 缅甸气候热, 住在缅甸地方的人, 天天都得要“冲凉”(洗冷水澡), 一天, 活佛站在寺里井边“冲凉”, 他把脱下的裤子放在井口上, 忽然一阵风来, 把他的裤子吹落到井里去了, 当时同住的师傅们帮他捞了半天, 也没有捞起来, 活佛平常只有随身一套衣裤, 从来没有多余的, 还是同住一位老修行, 看他没有裤子了, 乃布施一条结他的缘, 他接著裤子说:“这条裤子, 你倒不要送我, 只当作暂借, 井里我那条裤子, 过一两天洗完了澡, 自己会爬上来的.”大家都以为他是说笑话, 裤子落到井底了, 打捞不起来, 那有裤子自己会飘浮起来的道理?说来却也怪! 过了两天, 有人向井里打水, 想不到活佛的那条裤子竟缠著水桶绳子拉了上来, 大家都惊喜的了不得, 但是怎样也想不透这个道理?都疑惑是活佛玩弄的神通把戏.

  尚有一件也是近乎神奇的事, 原来缅甸地方一到雨水天, 遍地都有蝎子爬出来, 缅甸的蝎子不同我国, 是乌黑色, 既壮且大, 最大的都有三四英吋长, 就是小的也有一两寸、这种蝎子其毒无比, 如果不小心被它咬了一口, 那是痛彻肺腑生命交关.一天, 住在龙华寺里师傅们, 发现了一只大蝎子, 惊叫起来, 大家一听到有蝎子, 都现著慌张神色, 因为对这个东西都是“谈虎色变”, 活佛听说有蝎子, 马上叫道:“你们不要打它, 让我来.”他三步当两步赶了出去, 走到蝎子身边, 伸出他的大手, 像拔菜根似的, 用两个指头把蝎子拈了起来, 放在他的巴掌心里, 一面向蝎子说:“弟子, 你莫怕, 我给你授“皈依”罢!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僧.”接著口里又咕噜了一阵, 怪! 那个蝎子爬在他手掌里动也不动, 然后, 活佛把蝎子捧了出去, 送到草地放生, 一边还对著蝎子说:“你再不要给人看见, 人看见了你, 你的性命就难保哟! ”好似同人谈天一样, 这件事, 也是令人想不透, 蝎子这东西, 嗔心最大, 人若触著它, 它不是用钳子来夹你, 就用尾上的针来死叮你一下, 何以活佛用手指头去夹它, 它不抵抗, 放在热手心里它不叮人?并且很驯服的动也不动?可见是活佛的神通妙用.

  另外有一件事, 也是同样的奇特, 原来热带地方的狗, 性交回次多了, 公狗的生殖器母狗的阴门常会肿烂, 烂的样子很怕人, 肿的很大, 吊著摆, 溃烂流脓流血, 上面生满了蛆, 看了那个样子, 都是一阵呕心, 缅甸地方的狗, 生这种毛病的很多, 一次, 活佛走下大金塔时, 他看见了一只母狗, 也是生这种毛病, 一边走著一边滴血, 活佛见了, 生起了慈悲心, 就喊叫“狮子(活佛对狗的称呼)站著! ”一面对著狗说:“你这个不知惭愧的东西! 烂的这个样子, 要不医治就会烂死了.”也怪, 他叫狗站著, 狗就站著不动, 活佛在地下拾起一个竹片, 蹲在地下在狗的阴门上剐, 横剐, 直剐, 剐了许久, 真是怪事, 那只狗似乎不觉得疼痛, 听活佛在它的烂肉上剐, 闭著两眼, 好像很受用的样子, 剐完了, 那只狗望望活佛摇头摆尾去了.缅人看了这个镜头, 很惊奇! 平常如果有人动了狗的烂处, 她非咬人不可, 无疑的, 这又是活佛耍的神通把戏, 然而活佛这种举动, 也显见得他的慈悲心, 这件事岂是常人所能做到?活佛对“狗”是叫作“狮子”, 从来不说是“狗”, 这又是一个新鲜.

  活佛住在大金塔上的时候, 还闹过一次不大不小的笑话, 仰光地方的斋婆们, 有个习惯, 她们拜见和尚, 老是欢喜送“红包”, 好像和尚是爱钱的.一天, 有几个斋婆去大金塔拜活佛, 也是来这一套, 活佛是不欢喜钱的, 平常有人去送钱给他, 他都叫人送到金塔上功德箱里, 那天, 斋婆送钱给他的时候, 他看见旁边站著一个小偷, 乃故意同那个斋婆拉拉扯扯, 拉去扯来, 把“红包”的纸扯破了, 现出一卷钞票, 那个小偷就留了心, 待斋婆去了, 小偷他就不断向著活佛“钉梢”, 活佛似乎知道小偷要向他行扒, 于是乘小偷不觉时候, 他在地下拾起一大块狗粪, 用红纸包著塞在袖里, 到了晚上活佛拜完了佛下金塔时候, 那个小偷就跟著他背后, 活佛故意东张西望, 一面捏紧袖口, 现著一种慌张神色, 小偷看见活佛那种神情, 料想他袖里一定有钱, 乃冷不防把活佛袖子里那一包抢了去, 放开两腿飞跑, 活佛也跑, 可是, 小偷向东跑, 活佛却向西跑, 大家看活佛这样跑, 想必有什么事故?也都赶了上去, 拉著活佛问是什么事?活佛说:“我看见塔上有狗粪, 怕污了佛地, 拾起来预备丢下塔去, 想不到小偷误会了, 当作我袖子藏著钱, 他就抢了去, 我若不跑, 怕他看出了是狗粪, 回头来打我.”大家听了哄然大笑! 像这样的游戏, 叫人看了真要喷饭.

  据活佛的仰光弟子陈建福(法名多实)说, 一次, 金塔上造小塔, 活佛向两个缅甸工人要水喝, 工人看他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厌恶他, 乃故意开玩笑, 指著地下两个煤油桶装的石灰水说:“清水没有, 只有这个, 要喝你就喝.”活佛两眼瞧著石灰水半天不作声, 一会向缅甸工人说:“你要我喝这个, 我就要喝一桶, 少了不过瘾.”工人以为他说笑话, 一个人那能喝石灰水?那不会烧断肠子吗, 乃笑答道:“舍得, 舍得, 你喝罢! ”活佛就抱起桶来, 一口气把一桶石灰水喝个精光, 缅甸工人看他能喝石灰水, 并且喝了一桶, 于是又指著那一桶说:“你还能喝完那一桶吗?”活佛笑嘻嘻答道:“能喝, 能喝! ”又抱起那一桶, 也喝个干净, 那两个缅甸工人看了, 都伸舌头, 惊奇的了不得, 想到两桶石灰水喝下去, 必死无疑, 恐怕撞祸, 都骇的跑下塔去了.第二天, 他们回到塔上做工时, 看活佛依然在石板上拜佛, 并没有死, 也没有病, 认为这个中国和尚一定不是人, 必是阿罗汉, 即忙爬在地下向活佛磕头求忏悔.

  无疑地, 这又是神变! 平常人连一口石灰水也不能喝, 活佛居然能喝, 并且喝了两大桶, 足有十加仑, 喝到肚皮里, 太平无事, 这分明是活佛故意耍把戏了.

  另有一则令人猜想不透的故事, 原本活佛住在大金塔上的时候, 他照例是一到燃灯, 就正式高声大唱佛号:“谁念南无阿弥陀佛”, 塔上东西南北四方有四座佛殿, 他有时在东门唱念两句佛, 又跑到南门唱念两句, 唱罢佛号, 又爬在地下拜几拜, 就这样绕著金塔唱佛拜佛, 直到天光.

  前文中已经说过, 活佛唱念佛号的音声, 美妙极了, 高亢中含有悲壮, 而且幽雅, 吐出每个字的音声, 都有一股音节旋律, 扣人心弦, 不计信佛与不信佛的人听了, 心里都有一阵轻松的感觉, 过去在国内, 他的弟子当中, 就有许多人是听得活佛唱念佛声, 受到感动而发心皈依三宝的, 他在大金塔上行道五年, 塔上住的缅人, 都很欢喜听他唱佛, 尤其是一般卖花姑娘们, 每每也学著哼了起来, 他唱念佛号的声音, 不但能感动人, 还能感动畜生呢! 塔上的乌鸦和狗, 听到他唱佛的音声, 都自然会跑到他的面前来, 那种情景, 日子久了, 也都不以为奇.

  有一次, 夜晚, 活佛坐在塔上佛殿中唱佛, 突然间来了一大群狗子, 竟把活佛拥围起来, 最奇怪的, 是那些狗都是成群结队不声不响爬在活佛面前, 好像朝拜的样子, 当时塔上的人看见那个奇异的镜头, 同声叫怪, 惊奇了不得, 仔细一看, 爬在地下的狗, 竟有二三百头之多, 不知那些狗从何处来?一会, 只见活佛举起手, 向著狗说:“皈依佛, 不堕地狱, 皈依法, 不堕饿鬼, 皈依僧, 不堕畜生.”随著他嘴里又咕噜一阵, 一刹那之间, 那些狗都不见了, 不知那里去了?都觉得是一大奇事, 一时传为奇谈, 至今仰光地方的僧俗佛弟子, 多能记忆到这件事, 我看, 又是活佛的神通把戏!

 
下一页:十二、活佛似有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