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金山活佛神异录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十二、活佛似有先知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乐观法师 发布时间:08-16

  活佛这个人, 看他的行藏, 好像有先知先觉的本能, 本来, 修习禅定的人, 如果定功到家, 凡是过去及未来可能发生的事, 他都可以知道的.比如我首次同他见面时候, 看他向著在家人磕头, 我心里不高兴, 他似乎知道我轻视他;其次, 他何以知道胡家女佣人有月经不正常的毛病, 叫女佣人喝他的洗澡水, 给女佣人治病;再其次, 我从小时得的头痛病, 不曾同他说过, 他忽然抱著我的头碰了几下, 我的头痛病竟因他一碰痊愈断了根不再发生;至于他的弟子们挂念他的时候, 他忽然来到, 这些, 显见都有先知.还有一件事, 更是神奇, 原来南京胡公律居士, 和汪嘉棠居士, 他们两家的老少人口, 都是活佛的弟子, 因此胡汪两家时常往来, 过从甚密, 彼此犹如亲人一般, 没有什么避忌, 在这个情况中, 胡公律居士的大侄子胡大东, 因为常常到汪家走动, 不知不觉对汪嘉棠的孙女生起了爱念, 两小无猜, 他们竟成了一对小情人, 胡大东乃逼著他的母亲去向汪家提亲, 那时大东的父亲正住在上海, 南京家里是大伯胡公律当家, 胡公律对于向汪家提亲求婚这件事很踌躇, 觉得彼此信佛大家往来原无所谓, 如果去提亲, 恐受人议论, 虽然胡汪两家, 都是仕宦门庭, 门当户对可以结为秦晋之好, 却怕大家说借信佛来攀亲有点不雅, 所以就不以为然, 大东的母亲爱子情深, 看见大伯不同意这件事, 就胡乱打主意, 究竟是妇人之见, 她就求著活佛去作媒, 心想汪家的人也是活佛的弟子, 汪家是不会拒绝的, 她先向活佛说, 活佛没有允可, 随后一求再求, 活佛居然答允了, 一去提说, 果然就成功, 直到行聘礼的时候, 我才知道原委, 认为活佛不该做这件事, 出家比丘给在家人做媒, 是大大犯戒行为(律中若比丘行媒法持男意至女边持女意至男边, 犯僧伽婆尸沙), 我忍不住, 在行聘礼的前一天, 我问他:“活佛, 你为什么替人家作媒?这件事, 我们出家人怎么做得?”活佛嘻皮笑脸说:“我没有替人做媒啊.”我说:“我听胡老太太告诉我, 分明胡大东的婚姻是你做媒说成的, 你怎么说没有做媒?”活佛他也不说什么, 只一手把我拉了出去, 走到花园, 他悄悄对我说:“你不要太认真了, 这不过是一套假把戏, 当初他的妈同我说, 我没有答允, 后来她苦求多次, 我想, 横直不会成功, 落得给他个空欢喜也无妨.”我说:“明明已经成功, 明天就要行聘礼了, 怎么说不成功是假把戏?”活佛笑道:“我说不成功就不成功, 要是真正的婚姻事, 我当和尚的, 还来管这个闲事吗?我未尝不知道做媒是犯戒.”我听了这话愈加糊涂了, 我问:“究竟是什么一回事?”活佛把手摆了一摆, 用很低的音声说:“他们没有一天夫妻之分, 不多久, 就要各走各的路, 你放心.”说著摆动两只大袖走进屋里去了, 活佛的话是那么说, 我却不完全相信, 以胡汪两家的家境地位资望, 这个婚姻是不会有变化的.

  从那时我虽开南京之后, 四方行脚, 国内国外不断奔驰, 很少有机会去南京, 也有好几年不曾与胡家通信, 不知汪胡两家境况如何?直到“八一三”沪战发生, 我政府发动全面抗战, 那时我住在印度, 接著太虚大师由庐山发出呼吁国内外僧青年参加抗战报效国家的代电, 待我奔回去到武昌时候, 虚大师已经去到重庆, 我跑了一个空, 落住在汉口佛教会, 心境苦闷极了, 天天在街上闲荡, 一天, 突然在街上遇见胡公律居士, 久别重逢, 自是欢欣, 谈叙起来, 始知他家里人在南京混乱情况中, 全家都逃了出来, 预备回四川泸洲老家去, 我顺便问到他的侄子大东, 胡居士叹息了一声说:“提到那个逆子, 真气煞人, 想不到他秘密加入了共产党, 在几年前偷偷地跑到延安去了, 并且把他的妹妹也带去了, 汪家知道这件事, 感觉失望, 乃向我家提出退婚要求, 费了许多唇舌, 而汪家终不愿把女儿嫁给共产党人, 那个姑娘也不愿同大东结婚, 无法, 只好把聘礼退还, 幸好那件事早已了结, 不然, 这时候大家逃难还多加一个牵挂呢.”我听了胡居士那一番话语, 使我想起活佛说的那个预言, 果真应验了, 这不是活佛他有先知的明证吗?

 
下一页:十三、活佛显示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