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学佛是怎么一回事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2.观心
类别:怎样实践佛法 作者:徐恒志居士 发布时间:08-16

  观心一法, 是修心的要务, 一切大乘经典所说的, 处处不离般若, 正是处处不离观照。

  由于我们平时不能一念回光来返照自性, 终于使妄念象脱缰之马一般, 奔驰不停。现在我们用自性来照于自心, 是伐木断根的根本办法。所以《涅槃经》说:“能观心性, 名为上定”。《大乘心地观经》也说:“若能修习深妙观, 惑业苦果无由起。”观心的方法, 初下手时, 是要随时随地放下一切妄想杂念, 是、非、善恶都不思量, 直下细细静看自己当下的心念。这时但见念头忽来忽去, 幻生幻灭, 切不可分别执着, 也不可随它流浪, 又不可着意遣除, 因妄念本空, 原是无可遣除的。我们只要平心静气地细细看察, 妄念被自心所照, 当下便能湛寂不动, 以至自然化于无形。但在初观的时候, 往往易于忘记, 所以必须多练, 每日至少须起观数十次, 自可逐步纯熟。观至中途往往一念起后, 力量甚大, 有盘桓三四日不去的情况, 这正是习气种子在内翻动。这时我只一味观照, 不去管它, 毅力坚强, 埋头忍受, 用“不取不舍”的办法。用功久久, 就会觉得妄念不流, 心地空净, 寂照同时、灵光独耀。这种观心的道理, 简要的说来, 能观照的智, 就是般若, 被智所观照的境, 就是无明;但无明原是依于真如而起, 所以观无明妄心, 就是观自性清净心。这样以般若熏于无明, 正象以日光照于坚冰, 照得时间久了, 没有不分分融泮而消归于自性的。又观照般若是始觉, 实相般若是本觉, 由回光返照的始觉, 逐步息妄显真, 观力愈强, 定力愈足, 定慧互资, 则始本合一, 如珠吐光, 还照珠体, 诸妄既息, 寂照现前。这正是《圆觉经》所说:“圆照清净觉相”的办法。所以观心一门, 《大乘心地观经》说是“入如来地顿悟法门”。

  其次, 关于止观法门, 当然是以天台的圆顿止观, 系缘法界(止), 一念法界(观), 初后不二, 行解俱顿, 为尽善尽美。因此, 我想来扼要介绍一下关于台宗一心三观的初步修法。《摩诃止观》开所观之境, 共有十种, 在十境中, 先拣定阴入境中的第六意识为所观之境, 因为第六意识是我们的妄想, 日常现前, 为生死的根本, 所以必须从第六意识下手观起。此外, 立能观的方法有十乘, 在十乘中, 以观不思议性德最为圆妙, 这性德有即空、即假、即中的三方面。自性不生不灭。本来空寂, 叫做真谛;自性应用无尽, 具足妙假, 叫做俗谛;自性即空即假, 而又非空非假, 叫做中谛。这三谛, 实际上就是一谛, 一谛就是三谛, 是自性一物的三面, 圆融而不可分离。在这三谛圆融的自性中, 自然具足百界千如的三千诸法, 这三千诸法, 包括尽了世间出世间的心物、因果、性相、体用等等一切诸法在内。

  我们日常一念之间, 三千诸法, 同时具足, 既不是本无今有, 也不是前后纵横, 而是即空即假即中, 不可思议。现在下手修观。就在这性德不思议境上, 起空假中的三观之修, 用横竖四句推理检点这性具三千的道理。所谓横四句就是推检这性具的三千诸法, 究竟是我主观的自心所具备的呢?还是客观的诸缘所具备?是心缘和合而具备的呢?还是无因自然而具备?若说是自心所具备, 自心的生起, 必有待于外缘, 这样, 心尚不可得, 怎能具备这三千诸法?若说诸缘能具诸法, 那末诸缘本来与我无涉, 怎能具有这三千诸法?若说是心缘和合而有, 心缘还没有和合前, 既各各都不具有, 和合时又怎能真有所具?若说无因自然而有, 无因就等于空无, 既空无又怎能具足诸法?这样用上列四句来推检, 来挖根, 就可知一法尚不可得, 怎么会有三千诸法呢?所以《中论》说:“诸法不自生, 亦不从他生, 不共不无因, 是故知无生。”在推检过程中, 如果有一句相应, 就能使六识妄想入于空寂, 那时可不必再用其他各句;若不能入寂, 可再用各句一一推检, 乃至用竖四句(就是一念心灭生三千法呢?还是一念心不灭生三千法?是一念心亦灭亦不灭生三千法呢?还是一念心非灭非不灭生三千法?)及亦横亦竖、非横非竖等句推检, 必使妄想入于空寂为止。若果能一念澄澈, 当下湛湛寂寂, 万念俱空, 这叫做一空一切空的不思议空观, 照于不思议的真谛境。恰当空空寂寂时, 便顿了自性中原本具足的一切诸法, 并不象木石般冥顽不灵, 所以能妙用无尽, 法法全彰, 这叫做一假一切假的不思议假观, 照于不思议的俗谛境。又正当诸法宛然时, 即照而寂, 却当体全空, 即寂而照, 却法法具备, 这样非空非假, 即空即假, 这叫做一中一切中的不思议中观, 照于不思议的中谛境。但以上所说, 由圆具三谛的本性, 起圆具三观的妙修, 所说似有次第, 实际上并无先后, 行起解绝, 唯寂唯照。假使能蓦直照去, 则圆融三观, 一时现前。能观的心与所观的境相冥合, 则破见思、尘沙、无明的三惑, 证一切智, 道种智、一切种智的三智, 而成般若、解脱, 法身的三德。那时自性体、相、用的三谛妙理, 就全体显现。虎溪大师说:“境为妙假观为空, 境观双忘即是中, 忘照何曾有先后, 一心融绝了无踪”。所以叫做不思议的妙观。假使观这识阴等境不能悟入, 可再用能观的十种法, 历其余所观的九种境, 一一观之, 就是所谓“即境观心”。读者欲知详细, 可研阅《摩诃止观》十卷。以上所述两种观法, 下手方法虽有不同, 究竟理趣, 殊无二致, 学者可随性之相近, 择一专修。不过《摩何止观》广博深细, 初学和事忙的人, 恐怕难以下手, 那末不如修第一种观法, 较为简切了当。

 
下一页:3.修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