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学佛是怎么一回事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乙、扼要介绍几种主要的修法
类别:怎样实践佛法 作者:徐恒志居士 发布时间:08-16

  佛法本来不必多, 但我们既然谈到佛法的实践, 为了适应各个不同的需要, 觉得有将主要几种下手修持的方法, 作一简明、扼要介绍的必要。读者可估计自己的根性, 看哪一法和自己的兴趣相近, 就可选择来修持。但必以专一深入为主, 等到日久功深, 自有互会融通的一日, 假使以贪多为得, 必将一事无成, 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1. 参禅

  禅宗一门, 是佛法的骨髓, 但以心印心, 原不是言语文字可以表达。过去佛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 那时大家都默然不识, 只有迦叶尊者, 破颜微笑, 互相默契。当时佛说:“吾有正法眼藏, 涅槃妙心, 实相无相, 微妙法门, 不立文字, 教外别传, 付嘱摩诃迦叶”。因此迦叶尊者, 是禅宗的初祖。中国的禅宗初祖, 则是在梁时到中国来传法的达摩大师。自达摩大师传至六祖惠能, 禅风鼎盛。那时悟入的方法, 一般都是直接指点当人本心, 使他明悟, 往往只要一言相契, 便直下承当, 并不须许多言说。我们可以举下列几个例子, 作为榜样:象二祖慧可曾向达摩初祖说:“我心未宁, 乞师与安。”初祖说:“将心来, 与汝安。”但心原是幻生幻灭不可得的东西, 怎么拿得出来, 所以二祖半晌说:“觅心了不可得”。初祖便说:“我与汝安心竟”。二祖从此有悟。又象四祖道信, 在十四岁时, 到三祖僧璨处求道, 说:“愿和尚慈悲, 乞与解脱法门。”三祖说:“谁缚汝?”他说:“无人缚。”三祖说:“何更求解脱乎?”他便于言下大悟。又象六祖教惠明“屏息诸缘, 勿生一念”之后, 说:“不思善, 不思恶, 正与么时, 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惠明也于言下大悟。可见古人是怎样简切了当。三祖《信心铭》说:“一切不留, 无可记忆, 虚明自照, 不劳心力, 非思量处, 识情难测。”黄檗禅师《传心法要》说:“世人不悟, 只认见闻觉知为心, 为见闻觉知所覆, 所以不见精明本体, 但直下无心, 本体自现。”又说:“学道人若不直下无心, 累劫修行, 终不成道”。大珠禅师《顿悟入道要门论》说:“但知一切处无心, 即是无念也。得无念时, 自然解脱。”我们平时, 其实也常有这种无念境界观前, 可惜一般人都随便忽略过去, 顷刻之间又万念俱生, 不曾一把抓住, “啊!原来就是你”, 来亲自体验一番。

  我们知道心念既是有生有灭的东西, 那末一定有前念已灭, 后念未生的一段光景。当前念已灭, 后念未生, 这中间究竟是怎样的?假使我们能这样细细一参, 去悟心一门, 也就不远了。(以上, “但有言说, 都无实义”, 如果读者能当下体认, 便瞒你不过。)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 禅宗一门, 惟论见性, 直指人心, 承当便了, 本来无所谓参话头与疑情, 但后来由于人们妄想大多, 根机日钝, 不能直下见到, 往往互弄机诈, 说口头禅, 因此祖师们才不得不各出手眼, 教人以参看话头的方便办法。所谓参话头, 就是把一向朝外奔驰的心念, 回转来反照参看一句足以使人发生疑情的话头。对于这一话头, 能越疑越好, 所谓大疑大悟, 小疑小悟(若疑情发不起, 是因为发心不真切。)由于用这一极强的慧力来照顾追究, 功夫严密而紧凑, 自能得力不少。所以参话头, 实是悟心的妙法。所参的话头很多, 象“万法归一, 一归何处?”“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如何?”“无想无梦时, 主人翁在什么处?”“念佛是谁?”等等。其中以“谁”字话头, 一举便有, 最易发起疑情。

  参的办法究竟怎样呢?虚云大师说:“如问念佛的是谁, 人人都知是自己念。但是用口念呢?还是用心念?若用口念, 死了还有口, 为什么不会念?若用心念, 心又是什么样子, 却了不可得。因此不明白, 便在“谁”字上发起轻微疑念, (“念佛是谁”四字, 以“谁”字为重心。)切不要粗, 愈细愈好, 随时随地单单照顾住这一疑念, (象流水般不断地照顾下去, 不生二念。若疑念在, 不要动着它, 疑念不在, 再轻微提起”。这里必须注意的, 就是参话头并不是将话头象念佛一样, 一句顶一句的念;也不是象猜谜语般, 反复思量卜度, 研究道理;也不能有想开悟、求智慧等念头, 总要将一切凡情圣解一刀两断!只是回光返照, 全神贯注在这疑念上, 勿间勿断, 勿令驰散。妄想来时, 由它来, 不去理它, 只以觉照的力量, 钉住疑念。初参的时候, 必定断断续续, 忽生忽熟, 渐渐参看纯熟, 功夫成片, 不疑自疑, 这时尘劳妄想, 也就不息自息。这样以长远心, 追逼到山穷水尽之处, 一旦瓜熟蒂落, 一念顿歇, 便能亲见湛然寂照的本性。然后从所悟的本体, 起观照的力用, 在一切生活日用上, 锻炼打磨, 能扫除一分习气, 便增加一分定慧;以消融一分境界, 便获得一分自在, 这样真可谓尽学佛的能事了。

 
下一页:2. 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