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儒家礼教 < 儒以修身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孔子思想体系:从人伦到礼乐规范
类别:儒学初探 作者:

这样,有男人,有女人,有贵人,有贱人。夫妇有别,贵贱有等;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兄友弟悌,朋友相信。有了这些分别,一个社会或者国家的基本秩序就确立起来,但是还不能运作。要运作,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

首先,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来保持这种分别,保持既定的秩序,这就是礼。人人都按照礼的规定来行事,遵守这种约定,社会才能够保持稳定。所以,礼是保持等级制度,维持社会按照天道运行的基本保证。

其次,每个人都必须在社会中做些什么。礼规定了一个人应当做些什么,应当怎么做,也就是说,为每一个人规定了他应尽的职责,或者说本分。只有每一个人按照这种规定尽好自己的本分,人类才能和谐地发展(苏格拉底也说,正义就是有自己的东西,干自己的事情)。个人的一切行为都必须合乎礼。

礼不仅仅是一种形式化的仪式,它与人内心的仁义的要求相一致。仁义都属于善的范畴,因为它们都是遵循天道天德的结果。仁义从人的内心发诸行为,就是符合礼的行为。所有的礼,是通向完美的和谐状态的途径。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学而》)个人由于遵循礼,而达到仁人、圣人的完美人格,所以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颜渊》)社会由于遵循礼,就能够达到“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礼运》),这是孔子理想中完美的黄金时代。但这样的社会,其实是不存在的,在孔子看来,小康社会就已经非常理想了:“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势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礼运》)

可见对于孔子来讲,礼乐也只是在小康社会才出现,它仅仅是道路、手段,而不是目的。一旦社会真的有一天进入大同社会,礼乐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所以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阳货》)这就是说,礼与乐,并不在于平常的各种外在的形式,我们需要它们,仅仅是因为要达到那种和谐的、完美的状态。礼乐的意义就在于此,也仅仅在于此。

礼是从人的行为规范上说的,更重要的是,要让人们从内心出发,自觉地维持礼所规定的秩序。能够达到这种自觉的教化功能的,莫甚于乐,这是因为音乐是人内心最真诚的感情的流露,可以直接深入人心,“唯乐不可以为伪”;“乐也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著其教焉。”(《乐记》)音乐与政教相通:“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乐记》)可见音乐具有不可代替的功能。孔子本人非常喜欢音乐,也整理过当时的音乐。《子罕》:“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他认为君子之德,成于乐:“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泰伯》)他对理想社会的音乐也有所设计,《卫灵公》:“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武〉。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具备了礼乐之后,一个社会或者国家,就可以健康地运行了。

下页:孔子之学是仁礼之学 主中和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