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田间尸场一瞥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在一次谈话中,一位法师向我讲述了利用杀虫剂提高农作物产量的有关问题,并且也叙说了他少年时在田间喷洒农药的亲身经历:

  我生活在农村,一次,父母因工作繁忙,叫我去田里打农药。那时我已学佛,知道杀生的过患,因此心里很为难,但又不敢违背父母之命。
  我背着喷雾器来到田边,怏怏地坐在田坎上休息,心里矛盾极了。这是一片广阔的田坝,丽日下清风徐徐,稻浪滚滚,放眼望去碧波万倾,幽幽的虫鸣声不绝于耳,好一派田园风光……我怎么忍心去喷洒农药破坏这和谐的自然景观呢?天色已经将晚,晚霞映红了田野,如果我再拖延时间父母要责备,甚至……
  我对着田地说:“虫儿啊,我实在没办法,父母不信佛,反正要打农药,我给你们念佛号,快离开这块田,不然农药要杀死你们。”而后,我无奈地使劲摇几下药箱加压柄,走进田地,拧开控制阀,“呼——呼——”一下子,白雾强力喷出,打破了田野的宁静。药雾打在水稻上,哗哗地响,各种生命力脆弱的小虫争先恐后地想跳出药雾喷洒的范围,但倾刻又被喷过来的药雾冲杀,多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毒杀。它们如是纤小而柔弱,想作最后的挣扎都没有机会。有些幼虫,药雾一喷就成了一个小湿团。有些纵能稍稍奋力跳起,也马上被药雾冲下,掉入水中淹死。当我喷完了一大片后,再回头作一次补充喷杀时,那一道道药水顺着水稻的叶杆流淌着,遇到小虫,无论是已死的、将死的、还是尚在爬动的,都毫无例外地冲刷而下,被冲下的小虫浮在早已漂满死虫的水面上,还有更多的小虫是我没看见的。在短短的时间里,我杀害了多少生命呀!
  打着打着,腿上感觉异常地灼痛麻痒,低头一看,才发现皮肤已被农药刺激得通红,上面粘附着很多小虫……

  听了他的叙说,我颇有感触,难道在这个广大无垠的世界上,除杀生以外就无法生存了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杀虫剂对人体的健康也有很大的危害。世界资源研究所的一份调查资料显示:许多常见的杀虫剂可能伤害人体免疫系统,降低人体对传染病和部分癌症的抵抗力。免疫系统最容易受杀虫剂影响的是婴幼儿、老人和慢性病者。前苏联的摩达维亚共和国大量使用杀虫剂,结果全国百分之八十的儿童免疫系统不正常。目前,全世界有数亿人口每天在农田或花园直接接触杀虫剂,受到的危害是可想而知的。
  为了取得粮食的高产丰收,农民造了极重的杀生罪业。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早已在月球上留下了深深足迹的人类。欲研制出既能提高农作物产量又不损害小虫的药剂,应不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关键在于如何改变人的观念,使佛法深入人心,让人们了知因果的道理,生起慈悲之心,视众生与己无异。若确能如是发展,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 下一页:川北杀生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