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川北杀生一览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在四川南充等地方有一种邪说,所谓:“人命在于天,畜命在于人。”在这种邪说的影响下,人们随意剥夺傍生的生命。人们所圈养的猪一般要等养肥了再杀,而对于久病不愈的猪则要活埋,因为人们认为对久病不愈的猪若不活埋处理,则对以后养猪不利。于是对病猪狠下毒手,挖坑活埋,在活埋前还要用锄头等凶器将猪头打破,只见病猪凄惨嚎叫地被埋在坑里。
  古代有一种处罚犯人的活埋刑罚,与埋猪相似。在古罗马,人们把违背道德誓言的女孩活埋在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中,与埋猪不同之处是不会将犯人的头打破,而是从通道口向下投放棉被、火、灯和少量食物。
  世人又有邪说:“见蛇不打三分罪。”按此谬论,不打蛇反而有罪了。于是愚昧的凡夫视蛇如敌,一旦见到蛇,往往是群起而攻之,必杀之而后快。人们先用木棒、石块等将蛇打昏,再用锄头截成数段。更有甚者,把蛇捉到后将颈部用绳拴住,挂于高处,再活活地把蛇皮剥掉,刹那之间满是鲜血的蛇身在空中挣扎摆动,经过较长时间后方痛苦地死去。
  川北山乡春来早,晚间鱼类傍生也正酣睡,许多小学生也效仿大人去抓“挟火把鱼”。在六十年代电筒很少见,人们就制作一种特殊的火把,将一根竹竿截断为一米长,取一段空心处打一个眼,倒入煤油,再塞上棉花作为引芯,待棉花浸湿煤油后,点燃引芯,其火焰的光能照亮两三米之内的水域,若见有鱼,即用竹夹子挟取,被夹住的鱼很难逃脱,这就是“挟火把鱼”。到了八十年代,不仅有了各种现代照明工具,而且有人发明了电击捕鱼,用电瓶与升压器,将电压升高,通过竹杆上的电极将高压电导入水中,所到之处,无论大鱼、小鱼全都被电死,危害极大。许多人以此为业,到了傍晚,他们背上竹篓,里面装两只电瓶,头上带着矿灯,肩上挎着装鱼用的巴篓,手里拿着捕鱼器,到水中一片一片地打,一直干到天亮。每晚多则可打二十斤,少则五、六斤,每隔几天拿到集市上去卖。这些捕鱼人白天睡大觉,晚上去捕鱼,象猫头鹰一样。
  抓泥鳅是孩子们常干的事,他们先将田边水沟拦截成一段一段的,再将沟中的水淘干。泥鳅惊恐地往泥中钻,孩子们便将泥土扒开,土中的泥鳅无处可逃,他们用双手将泥鳅捧到盆里。回家后,撒上一把盐,泥鳅疼痛得直蹦跳。而后开始剖腹、掏内脏及剪脑袋。如此处理完后,把仍在蠕动着的泥鳅扔下油锅煎炸。小泥鳅常常不经处理而被直接仍进油锅。
  老鼠被世人视为恶敌,所谓“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们常用打鼠器械及鼠药,对老鼠进行围追堵截。老鼠一旦被发现,往往连儿带母惨遭杀害。此外更令人目不忍睹的是活烧老鼠。有的人捉到老鼠后,把油撒在老鼠身上,然后点着火。等油燃烧起来,再将它放掉。这时,老鼠象火球一样滚动,拼命逃蹿,在惨叫声中被活活烧死。围观的愚夫则开心地哈哈大笑。
  因果不虚,善恶有报。南充某地一个经常散布杀畜无罪的人,几年前染上了恶疾,长期不进饮食,唯以糖水针药维持生命,终日哀叫不止,活不成,死不了。口中常说:“我现在不是人,是鬼了,和你们说话不是人在说话,而是鬼在说话了。”言语中显得很痛苦,经过长期病痛折磨后死去。那皮包骨头、两眼深陷的尸体让人看了恐怖异常。相隔不远的另一杀猪青年,平日杀猪心狠手辣,他的命运几乎和前者相同,刚三十几岁便病痛而死。
  所谓的“人命在于天”,其实是各自所造业的果报。追根到底,仍然是自作自受。放生可增福延寿,而杀生必缩短自己的寿命。人对动物之命毫无顾忌地加以杀害,为所欲为,造种种恶业,最终将感受痛苦的果报。

 
· 下一页:毒药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