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不屈的蛇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今天,天气骤变,狂风大作,尘土飞扬,刮的遮天蔽日,仿佛要摧毁现存的一切,死神好象走进每个人的心灵……
  死,神秘而玄奥。一条蛇的死,使悟明师幡然醒悟。让我们与他一起追溯往事,感受他当时的心境,或许我们与他有着同样的转变和感悟。
  悟明师叙说着他的过去:

  我从小生活在四川泸洲地区,在上小学三年级时,全国开展了灭“四害”的活动,学校自然也积极响应。
  那时候,小同学们向老师汇报及私下谈论的话题,大多是自己多么的勇敢,杀了多少蚊、蝇、蟑螂、鼠等。老师们也赞叹或当众表扬杀生的行为。这种误导和错误的教育,使我们在幼时就认为灭“四害”、杀生等行为,是光荣而高尚的一件事情。
  这种邪见直到我接触到佛法后,才彻底断除。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目睹了亲人挚友一个个地撒手尘寰,他们的故去震撼着我的心灵,使我对死亡有所省思。但最令我难以忘怀感到不可思议的,却是在火红的钢板上烫死的那条蛇。蛇,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对它都有一种莫可明状的恐惧感。每当见到它就象遇到了不共戴天的怨仇似的,必杀而快之。
  76年的一天,我从学校返回家的途中,在一单位大院处理钢板油渍的火炉旁草丛之中发现一条蛇,我用木棍将它挑入了已烧红的钢板上。蛇在近摄氏千度高温的钢板上,负痛游窜,烧焦的蛇身冒着青烟,刺鼻的气味四处扩散着,它痛苦地拼命挣扎从钢板中逃脱了出来。我不明白当时怎么一点慈悲心都没有,根本就没想一想,它也是如我一样有知觉能感受痛苦的生灵,残忍地又将它挑入火红的钢板上。难忍的巨痛使蛇用尽全力跃出了钢板,钻到一侧杂乱的钢管中,不见了。我寻觅了很久没有找到,就回家了。
  第二天上学途经此处时,好奇心促使我看看那条蛇到底死没死,我四处寻找着,终于在离钢板两米的地方找到了它。它蜷曲在那里,昂着头双目凝望着天空,一动不动,这使我惊诧不已。它死了吗?我胆怯地拿起木棍一挑,哇!它的腹部已被烧的焦黄,它已经死了。我扔下手中的木棍,望着那条被我杀害的蛇,心里难过极了。此刻的我感到万分的内疚,多希望它能活过来啊!也就是从这时起,我再也没有杀过蛇等众生。
  几十年过去了,那条蛇死的情景一直记忆犹新,直到现在我仍困惑不解,不明白它为什么昂着头,而不是倒在地上死去。凝视着天空,分明是在向虚空诉说着它悲惨的遭遇及不屈的精神。

  在藏地普遍认为,杀蛇要比杀其他众生罪业深重。古人云:“若人杀蛇,未作忏悔,必堕地狱。”

 
· 下一页:活剥兔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