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惨杀幼蛇的报应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小孩活泼可爱、天真率直,有时,我挺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每次课间或诵经时常有几个小和尚坐在我的同步翻译室里,有一次十二岁的圆殊向我讲述了他童年的故事,他说:

  我家在华北油田的任丘市,那是一座绿树成荫,繁华而洁净的城市。九岁时,某一天我和一个小朋友到马路上玩。当时,有一条马路正在拓宽,工人忙着施工。我俩在路上发现了一条小蛇,它很小,可能是刚刚出生的,身体黄绿色的,有两拃长,爬得很慢。我们觉得很新奇,同时也觉得有些可怕,于是用石头砸它的尾巴,一下子就打烂了,血流了出来。小蛇痛苦得不能移动,我们又用小木棍挑逗它,看样子它很痛苦,两只求救的双眼看着我们。但是我们年幼的心灵并没有被小蛇痛苦和求救的眼神所触动,而是继续用石头打击它的身体,小蛇被打得血肉模糊,体液流了一地。那时我们非但没有生起丝毫的怜悯之心,见蛇的头还在动,又捡起石头砸它的脑袋。小蛇脑袋被砸扁了,眼睛也冒了出来,我们认为它死了。那个小朋友只有六岁,胆子却不小,他用手去抓蛇,蛇的嘴巴碰到了他的手,我原以为没有什么事儿,可是他确实被蛇咬了一口,伤得很重,马上被大人送进了医院。
  打蛇十几天后,一天半夜,我突然呼吸急促,心脏疼痛难忍。我大声地喊着妈妈,当天夜里,父母把我送进了医院。医生诊断为心肌炎,心肌炎很可怕,往往会使人在走路或睡觉时死去。爸爸非常着急,恳求医生给好好治疗。然而,一病未好,一病又起,不久,我的手臂上长了一个小疙瘩,一天比一天大,红红的,最后长到鸡蛋那么大。医生说,若不做手术整个手臂都要烂掉。医生给我做手术时,我害怕极了,在迷迷糊糊之中,我看见了那条小蛇,它在我眼前摆动了几下,我吓得睁开了眼睛,见医生正用器械切除我手臂上那个毒疮。
  现在想来,当年我得的病完全是因为打死了那条小蛇。我很后悔,再也不敢杀生了,也发愿决定不再杀生了,劝小朋友们不要象我小时候那样残害生命。

  弘一大师曰:“彼命纵微贱,痛苦不能哭。杀我待如何?将人试比畜。”很少有人知道,动物对痛苦的感受,与我们人类无有少许差别。

 
· 下一页:不屈的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