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悲惨的世界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被网的小鸟
来源: 作者:索达吉堪布  时间:

  曾有位老诗人写了这么两句诗:“我伸出舌头,舔着这个血腥的世界。”初时觉得不理解,后来仔细观察我们这个世界,发现他讲的没错,人们的日常饮食中充满了血腥。
  圆定这样讲述着他的童年:

  在故乡苏州那“小桥流水人家”如画般的自然环境下,人们竟然无时不在造杀业。父亲虽是个善良的人,却为了儿女和家庭,造了许多杀业。杀鸡宰鱼自不必说,特别让人痛心的是网鸟。
  父亲不知从那里得来的“传承”,一次拿了一张大网回家,他在网中央用竹筐圈了一个小篼子,用两根竹杆撑着两边,做成一个罗网。做好后,约了几个人去网鸟。网鸟一般都是在雪后月朗星稀之夜,这时,麻雀都栖息在竹林中。他们用竹杆支起网,罩住竹林的一头,然后从竹林的另一头,一边吆喝,一边用竹杆赶麻雀。那些睡得正香的小鸟从睡梦中惊醒,一时惊慌失措,没头没脑地朝着没有动静的一头飞去,纷纷落入网中。守网的人见差不多了,便把两根竹杆夹紧,拿电筒照着小鸟的眼睛,把它们赶到篼子中去。而后,他们一只只地把小鸟的脖子掐断。有时一个晚上可抓到几百只小鸟。
  多数时间我不在场,一次,在自家的竹林里我目睹了这血腥的场面。当时小鸟惊恐的叫声和大人们兴奋的喊声充斥着双耳。后来,我不愿再看这一切,父亲每次出去捕鸟,我都要他带一只活的回来,试图养活它。每当去喂小鸟时,小鸟都不肯吃食,它只是哀伤地躺在那儿。于是我便唱起一首歌:“我是一只小鸟,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我才栖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看着外面那些小鸟在自由自在地飞翔,我再也不忍心把它们关在笼子里。
  抓到麻雀的第二天,母亲便忙了起来,开始拔毛,清洗内脏,显示烹饪的手艺。单是吃麻雀,一家数口造下无量罪业。

  古代商朝开国始祖成汤,出游郊外。见一人四面张布猎网,并祷告说:“从天空飞降的,从地下出现的,或从四面来的禽兽,都投入我的网中。”成汤感叹道:“如此,鸟兽将绝迹了。”他把三面猎网解除,只留一面,说:“愿向左的,向左;愿向右的,向右;愿上飞的,上飞;愿下逃的,下逃;命该绝者,才入我网。”成汤仁慈之心,与猎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 下一页:可怜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