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婚姻家庭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一个天才的培养
来源:早期教育和天才 文章作者:木村久一 发布时间:11-28

  即使是普通的孩子,只要教育得法,也会成为不平凡的人。
  ——爱尔维修
  编者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虽然发生在一个世纪以前,但至今读来仍可获得不少教益。主人公教育子女的具体方法大可不必仿效,但他重视儿童早期教育的思想,已为现代科学所证实。他用亲身的经验告诉千千万万的家长:教育你的孩子吧,越早越好!
  19世纪初,有一个神童的名字轰动了整个欧洲。德国洛赫村牧师威特的儿子卡尔·威特,3岁半认字,6岁学外语,八九岁就自由地运用英、德、法、意、拉丁和希腊语,通晓动物学、植物学、物理学、化学,尤其擅长数学,9岁考入了大学。
  以后的事情是这样的:威特13岁由于提出教学论文而被授予哲学博士学位,16岁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并被任命为柏林大学的法学教授。还未到任,又接受普鲁士国王的赏金去意大利留学。在佛兰茨逗留时,于无意中开始了但丁的研究,以后成为世界但丁研究的权威。20岁回国,翌年开始在格拉斯哥大学讲学,34岁转到哈雷大学,在有口皆碑的赞扬声中,一直讲学到83岁的高龄逝世。
  对于威特史诗般的一生,读者无疑会感到他是一位天才。但他的父亲老威特却全然不这样看,他以大量事实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这位天才,完全是早期教育的结果。
  孩子还未诞生 便夸下海口
  玛得不鲁特市的几个青年教育家和几个青年牧师,共同发起组织了一个探讨教育问题的学会。老威特是该学会的成员之一。一次,有人在会上提出:“对于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天赋而不是教育。教育家无论怎样拼命施教,其作用也是有限的。”老威特马上反驳说:“不对,对于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教育而不是天赋。孩子成为天才还是庸才,不是决定于天赋的多少,而是决定于生下来后到五六岁时的教育。我坚信爱尔维修的说法:‘即使是普通的孩子,只要教育得法,也会成为不平凡的人’。”
  这下子,威特牧师成了众矢之的,遭到其余会员的激烈反驳。最后,威特牧师说:“我是寡不敌众的,辩不过你们。与其跟你们辩论,莫如拿出证据。只要上帝赐给我一个孩子,而且你们认为他不是白痴,那我就一定要把他培养成非凡的人。”
  威特牧师有了一个孩子,但……
  不久,他有了一个孩子,没有几天就死掉了。第二个孩子就是威特,但很不幸,他是一个很不称心的婴儿。老威特悲伤地说:“因为什么样的罪孽,上天给了我一个这样的傻孩子呢?”邻居们尽管都在口头上常常劝他不要为此忧愁,但心里却认为威特是个白痴。连妻子都说:“这样的孩子教育他也不会有什么出息,只是白费力气。”那些会员们尤其注意这个孩子的成长。每次见到威特牧师就问:“怎么样,有希望吗?”那意思很明白:好嘛,这回要看你的本事了!
  智力的曙光
  威特的父亲坚信自己的理论。他认为儿童的可能能力遵循着递减法则:即使生下来有100度可能能力的儿童,如果放弃教育,到5岁时就会减少到80,到10岁时就会减少到60,到15岁时就会只剩下40度了。所以,教育孩子的第一要旨就是要设法杜绝这种递减。必须不失时机地给孩子以发展其能力的机会,开发孩子智力的曙光,使之放出异彩。教育开始了:
  尽早掌握语言工具
  在威特刚刚开始辨别事物时,他父亲就开始教他说话。父亲在儿子眼前伸出手指头,让儿子捉它。刚开始由于看不准,总是捉不到。最后终于捉到了,儿子非常高兴,把手指放到嘴里吃起来。于是父亲就用和缓而又清晰的语调反复发出“手指、手指”的声音给他听。没多久,威特就可以清楚地发出一些东西的名称的音来了。随着孩子的长大,父母亲就抱着他教他饭桌上的餐具、食物,身体的各部位、衣服、室内的器物、房子、院落、草木。老威特很有耐心,开始时,教儿子说非常简单的话,但每天坚持练习,持之以恒。
  当威特稍微能听懂说话时,父母亲就天天给他讲故事。通过讲故事,让他尽早地知道这个世界,同时丰富他的词汇。他们不断他讲,还要让儿子复述。结果,威特到五、六岁就毫不费力地记住了30000多个词汇!这比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所掌握的外语词汇要多近乎10倍。
  老威特的语言教授法中有一点很值得注意,那就是他从不教给孩子儿语、半语子话、方言和土语。他认为教孩子“咂咂”(奶)、“丫丫”(脚)之类的语言是毫无意义的。老威特还严禁他的妻子、仆人说方言土语。他认为让孩子记住方言土语是浪费时间。他的信条是:要想有清楚的头脑,首先必须有明确的词汇。
  认字和学外国语
  老威特从儿子3岁便开始教认字,但决不是强迫性的(这是老威特教育法的一大原则)。他首先努力唤起孩子的兴趣,才开始教。他先给威特买来小人书和画册,非常有趣他讲给他听,并且说:“如果你能认字,这些书你都能明白。”老威特买来10公分见方的德语字母印刷体铅字、罗马字和阿拉伯数字各10套,把它们贴到10公分见方的木板上,以拼音游戏的形式开始教儿子学德语。他的方法是:第一,背莫如练。他不教语法,因为孩子不会懂语法。第二,用各种语言反复地去读同一个故事。比如在读安徒生童话时,既让他用德语读,又让他用法语、意大利语、拉丁语和希腊语读。幼儿对同一个故事也是百听不厌的。老威特抓住了这一特点,使儿子的外语学习突飞猛进。
  小威特不到6岁就可以用德语自由地阅读了。6岁上,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学会了法语。学完法语后,只用了6个月时间就学会了意大利语。威特7岁时,父亲常带他去参加音乐会。有一次在幕间休息时,威特看着印有歌词的小册子对父亲说:“爸爸,这既不是法语也不是意大利语,这是拉丁语吧?”父亲说:“不错,那你想想看,这是什么意思?”威特从法语和意大利语类推,基本明白了大意。于是老威特开始教儿子拉丁语。只用了9个月,威特便学会了。然后威特开始学英语,用了3个月;又学希腊语,用了6个月。这样,威特到8八岁就能读德国、法国、意大利、希腊、罗马等各国文字的名著了。
  回答孩子提出的问题
  老威特教育法的秘诀,在于唤起孩子的兴趣和让孩子提出问题。幼儿长到三四岁时,总是向大人提出各种各样的几乎令人讨厌的问题,而一般的父母,大都是随便敷衍一下。老威特清醒地知道,这样做只能加速孩子能力的枯死。他鼓励孩子提问题,并且总是给予耐心准确的回答,决不教给幼儿错误的东西。老威特被儿子问得连他自己也不懂时,就老实地回答说:“这个爸爸也不懂。”于是父子俩就一起翻书,或去图书馆进行研究。
  在大自然中
  威特长到三四岁时,父亲每天都要带他散步一两个小时,一边 ,一边谈话。摘一朵野花解剖一下,给威特讲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捉个小虫,教给他有关昆虫的知识,这样,一块石头、一草一木都成了教材。当威特后来阅读动物学和植物学书籍时,一点也不感到生疏。
  地理教育是这样开始的。老威特经常带儿子到周围村庄散步,等到对邻村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之后,就让儿子拿着笔和纸登上自己村子的一个高塔。老威特瞩目四方,提问周围的地名,不知道的地方就给儿子说明。接着两个人,主要是让威特画周围的略图。然后俩人再去散步,在略图上画上道路、森林和河流等。最后,邻村的地图就画出来了。而后再去书店买来这个地方的地图,把自己画的与之比较并做修改。难以让孩子理解的地图概念,就这样教给了儿子。
  老威特认为,在教育上与其填鸭式地给孩子灌输知识,莫如开阔他们的眼界。老威特到哪儿都带着儿子。威特5岁时,几乎周游了德国所有的大城市。还游览了一些名胜古迹。回到旅馆后,就让威特把看到的写在信上,邮给母亲和熟人。回家后还要做口头汇报。
  
  威特的玩具和游戏
  老威特很少给儿子买什么玩具。在院子里,特为他修了一个大游戏场。铺着60厘米厚的砂子,周围栽有各种花草和树木。威特就在这里观花捉虫,培养对大自然的感情。
  威特对厨房的活,总想插手。父亲破例给他买了一套炊事玩具。母亲一边做饭,一边耐心地解答威特提出的各种问题。并且还监督威特,让他用炊事玩具学做各种莱。有时威特当主妇,母亲当厨师,厨师向主妇请示有关做饭的各种事情。如果威特下达的命令不得要领,那就失去了当主妇的资格而降为厨师,倘若再不胜任,那只好被解雇。老威持还为儿子做了许多形状的木块,让他盖房子、修塔、架桥。虽然儿子只有很少的玩具,但并不感到无聊,
  这很少的玩具和各种游戏,使他获得了许多有益的知识。
  严格,但不专治
  虽然老威特在教育上根本没有所谓学习和游戏之分(在游玩、散步和吃饭的时间里,都千方百计地注意扩大威特的知识面)。但是,他还是严格地规定了儿子的学习和游玩时间。威特6岁以后就学习法语。开始时,平均每天学习15分钟的功课。在这个时间,他如果不专心致志地紧张学习,就要受到父亲的批评。在学习中,老威特不许妻子和仆人问事。连客人来访,他也不离开座位,吩咐:“让他稍候片刻。”
  老威特严禁儿子磨磨蹭蹭地干事。如果威特慢慢腾腾地做了一件事,做得再好也不满意。老威特每天很忙,只能花一、两小时时间来给儿子上课或教育。他教育孩子的根本原理就是是非分明,始终如一,不行就是不行。他从未想过“小时候可以放宽一些,稍长大后再严格一些”。这种教育方法是严格的,但并不专治。有一次威特家里来了好多人,他们和威特海阔天空地谈论着。这时他养的一条狗跑了进来,威特像一切孩子喜欢做的那样,一把拽住狗的尾巴,把它拉到自己身边。老威特看到了,就伸手揪住了威特的头发,脸色吓人。威特吃了一惊,放开了狗尾巴。这时,父亲也把手放开了。老威持说:“威特,你喜欢被人拽着头发吗?”儿子红着脸回答:“不喜欢。”“如果是这样,那么对狗也不应当那样。”说完就让儿子到室外去。一方面这是对威特的教育,另一方面又是对威特的惩罚。
  不要过分表扬
  小威特7岁半已经远近驰名,各行各业的人从四面八方来考他,无不为之惊叹。做父亲的时刻注意防止他骄傲,停止不前。他并不过多表扬儿子。随便表扬,表扬也就失去了作用。即使儿子学得非常好,也只是说到“啊,不错”这种程度。当儿子做了件很好的事时,就抱着亲吻他,这是不常有的。所以威特知道,得到父亲的亲吻很可贵。老威特决不让别人当面表扬儿子,当别人表扬儿子时,就把儿子支出屋子不让他听。对那些常常不听忠告的人就谢绝他们到自己家来。他甚至因此被人看成不懂人情的老顽固。然而,他的意志十分坚强,根本不去计较人们的评论。
  威特的进步远远超出了父亲预料的程度。老威特原先的目的,是为了使儿子在十七八岁上大学时,不至于落到其他同学之后。结果,他却走上了天才的道路。老威特只是在开始阶段操了心,后来主要靠孩子自学。到了八九岁时,儿子的某些学科的水平已经超过了父亲。
  威特牧师在儿童教育方面还有许多独特的见解。他在一本书中详细地叙述了对卡尔·威特在14岁以前的教育。在这本书的启发下,单在美国就又培养出了三位神童:赛法兹(11岁入大学)、巴尔(13岁半入大学)和维纳(10岁入大学)。
  (根据木村久一《早期教育和天才》摘编)

 
下一页:假如我的家庭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