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灵异事件集锦 < 休闲文章 < 首页 : 当前位置 
西藏活佛讲述前世今生(1)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ly 发布时间:07-13

  我同事特别信佛,特意在西藏拜了活佛堪步.慈诚罗珠(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的白玉寺)为师傅,后来师傅给他寄了一套关于前世今生的记录片,里面讲述了很多关于前世今生的故事,也列举了不少人,都是还留有前世的记忆,今天我看了一部分,特意开贴把里面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我想一定会有人反驳我,假如有杭州的鬼话朋友,我愿意免费借阅给大家看。(讲述人是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的白玉寺堪步.慈诚罗珠活佛。)

  第一个介绍的是四如青村一个牧民的小孩,叫“西绕唐科”,母亲叫“嘎尔措”,父亲叫“却丹”,两个人从经济方面和文化水平来说,都是普通的牧民,没有任何特殊地位,那这个孩子是谁的转世呢?曾经有个叫“冬摩措”的女人去世了,这个孩子就是她的转世。

   她是“嘎尔措”父亲的妹妹,而“嘎尔措”是“冬摩措”的侄女,“冬摩措”曾经两次出嫁,第一次嫁到“那撒村”,生了一个叫“次成扎西”的一个男孩(下面简称扎西),后来嫁到“拉加镇”的“玛当村”,丈夫叫“洛贝”,生了四个男孩,两个女儿,一共六个孩子,她属兔,去世的时候年仅39岁,死因是因为计划生育动手术而死,死亡时间为藏年龙年四月一十五日(1988年)。“唐科就是她的转世,现在唯一的现有证据就是,在唐科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三岁左右),他对他母亲讲过关于自己前世的事情,他母亲还记得12、3个细节。于是对他母亲进行了采访。

  采访的喇嘛和他母亲的对话——

  喇嘛:叫西绕唐科的孩子是你的儿子吧!
   母亲:是的。
  喇嘛:我听其他人说,这个孩子可以记忆前世,是真的吗?
  母亲:是。
  喇嘛:既然这样,那把你们知道的,看见的,不要夸大,不要渲染如实的给我们讲一些好吗?就说一些他小时候记得前世的细节,最初说了什么话……
  母亲:好的……在唐科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他说他在中阴身(解释下,就是死后未投胎的这个阶段)的时候,他首先去了他前世哥哥的家里,但是他哥哥家里有条狗,没有人帮忙把狗看管拦起来,也没有人理会他,他很害怕,进不去(其实他想投胎他哥哥家里),但是我和他哥哥赶着几头牛,他看见了,于是无奈之下跟着我回家了。

  为了更加真实这个情况,于是喇嘛对唐科生前的妹妹“拉日”进行了采访。因为在拉日第一次见到唐科的时候,唐科一眼认出了拉日是他生前的妹妹,还告诉了母亲。

  对妹妹“拉日”的采访

  拉日住在离果洛州(打武),有六七十公里的地方,阿尼嘎托神山的附近,中午到达了拉日的家。
   前面提到在冬摩措中阴的时候的经历,在拉日第一次见到唐科的时候(三岁),唐科和她说起过,下面我们听听她的采访。

  喇嘛:听说“唐科”是“冬摩措’的转世,你有没有听到过?
   拉日:在冬摩措去世不久,“白玛登布”活佛曾经告诉过我,那个时候庙里面正在改建,假如我为我姐姐“冬摩措”在佛堂大殿供养一根柱子的话,我的姐姐可以转世为男孩,我就花了1000元买了一根柱子供养在佛堂大殿。后来我到小孩“唐科”家里,小孩就告诉我,他是我姐姐的转世(这个时候第一次见面)。他就忙着找东西送给我,于是找到了一件自己的内衣送我,一直在我的身边不愿意走开,还说在中阴的时候去过我哥哥家里,哥哥家里没人理会他,他无处可去,于是去了现在这个家。他还说自己有好几个孩子,大儿子叫“次扎”,当时没人告诉过他这些事情,因此我认为,他就是我姐姐的转世。
  喇嘛:唐科提到他未投胎前去他哥哥家里的事情?
  拉日:是的,他当时很小,而且说得很清楚,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说去了“多伊爸爸”家里(指拉日最小的哥哥,也就是冬摩措哥哥),没人帮他赶走狗。
  喇嘛:当时他多大呢?
  拉日:好像是三岁,刚刚学会说话的样子。
  喇嘛: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你说了什么呢?
  拉日:唐科说,我是你姐姐的转世,他跑进家里到处找东西给我。
  喇嘛: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这样做了?
  拉日:是的,我们下午去他家里,第二天早上回家的。唐科一直不让我们走,陪着我,还说去我家里,从此以后我不在为我姐姐伤心了。
  喇嘛:他还说了什么呢?
  拉日:他说他中阴的时候是坐车去他哥哥家里的。
  喇嘛:他送你他自己的衣服?
  拉日:是的,他把他的衣服和小鞋子都送我了,而他前世的丈夫也经常说她在世的时候也经常给我衣服说“你小孩多,家里条件不好”,也经常拿旧衣服送给我。她死后,我放心不下,老是梦见她,于是我去拜访了白玛登布活佛。活佛说她现在还没投胎,就算是投胎也是短命的,于是我按照活佛的意思供养的一根柱子,不仅可以投胎男孩,而且是长寿的。后来也没梦见过姐姐了。

  继续对唐科母亲的采访……

  喇嘛:谈谈唐科小时候吧。
   母亲:在唐科很小的时候就说你们每天收拾牛粪太辛苦了,我就来帮你们干活。
  喇嘛:哦……他是说来帮你干活?
  母亲:是的。
  喇嘛: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多大呢?
  母亲:大概2、3岁,刚刚学会说话的时候。
  喇嘛:这些话是他主动和你们说得,还是你们问他的?
  母亲:他自己说得,他说他没地方去,才跟着我们回来的。
  喇嘛:其他的例子还有吗?
  母亲:还有,他前世的大儿子是出家人,他非常爱他的大儿子,大儿子叫“次扎”,唐科出生的时候,“次扎”已经还俗了,(小孩子这一世还不知道,不太认识),他有点不认识,他对我说“我大儿子是出家人”,我们没有人告诉过他这个事情,他自己的哥哥也是出家人。当他哥哥从寺庙回来的时候,唐科看见他和我们住邻居的时候,他就说“这是我大儿子回来了”,那个时候小孩就这么高(比划了下,大概就三岁不到吧),他跑到这个出家人旁边,到了跟前,一看脸不是,就往回跑,过了会感觉是,又跑过去看看。
  喇嘛:你说是个出家人吗?
  母亲:是的,出家人,他认错了(他儿子在他死后还俗了)。后来,在他三、四岁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介绍的情况下,他第一次看见次扎的时候,就一眼认出了是他前世的儿子。
  喇嘛:他儿子是出家人是他自己说出来得吗?
  母亲:是他自己说得。
  喇嘛:你们谁也没问过他?
  母亲:是的,而且在他中阴的时候,去他哥哥家里,没人给他拦狗,他走头无路,跟着我回来了……

  为了证明唐科第一次就认出了他前世的大儿子,于是对唐科前世大儿子次成扎西的采访。

  喇嘛:据说他们家的小孩唐科是你小时候去世的母亲的转世,对此你有何看法?
   次成扎西:我认为他是我母亲的转世,在没人告诉他的情况下,他认出了一些东西,所以我认为他确实是我母亲的转世。
  喇嘛:他小时候,你们见面过吗?
  次成扎西:他小时候,我们见过面了。见面的时候……(这个时候次扎停顿了,看起来他快哭了)
  喇嘛:你们见面的时候,他几岁?
  次成扎西:三岁的样子。
  喇嘛:你们见面的时候,他说了什么话让你相信他是你母亲的转世。
  次成扎西:他开始说不认识我,后来我说了名字,他就马上说我是出家人,我说我还俗了,他就说我是他儿子。

  有关唐科认出大儿子次成扎西的情况,拉日也知道,接下来继续对拉日的采访。

  拉日:当时我知道唐科是我姐姐转世后,我买了糖果去他家里看他。
   喇嘛:你专门去看他是不是你姐姐的转世?
  拉日:我第一次到他家里后,他看我,非常高兴,对妈妈说“这个是我妹妹,我妹妹”,那时候,我非常伤心地哭了,对他说“你可能是我姐姐,但是你有几个孩子”,他说六个,大儿子叫次成扎西,当时小孩很小,刚刚学会说话,口齿不是很清楚,第二天,我准备回家了,他不让我走,说一定要跟我回家,但是他太小了,没让他跟着回去。于是他把衣服都给我了,从此我不担心去世的姐姐了。记得唐科说,他坐着汽车经过拉加寺的对面公路,到了“多伊爸爸”家里,没人理他,就来到了“却丹”家里了。
  喇嘛:他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是他家人介绍的吗,还是他自己认出来的?
  拉日:没人介绍,他自己跑出来迎接我的。那个时候他还三岁。
  喇嘛: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认出来了?
  拉日:是的。

  唐科回忆前世的其他实例

  母亲说:唐科说前世有个“奶桶钩子”,一个角断了,我也有一个,唐科说这个是我的,我没有拿给唐科看,有一次我绑腰带的时候,唐科发现了,他说这个是我的,抓住钩子不放手,于是他拿着钩子到处玩,吃饭睡觉都拿着,这个就是他认出的前世所用过的东西。
   还有就是唐科相继认出了自己的儿子,最开始的第一个大儿子,后来接下来的其他孩子。我记得有一天,我带着唐科在公路边,正巧他其他儿子在公路上面骑摩托车,唐科看见了,高兴地说“我的两个儿子来了”之前没有人告诉他过,边说边去追赶他前世的孩子,但是没有追上,唐科哭着回来了,说“这两个是我的儿子,可是他们不理我。”

  唐科自今还记得他前世出嫁的情景,时常和母亲提起。

  母亲说:唐科曾经很小的时候对她说起前世出嫁的情景,唐科前世出嫁的时候家里人陪嫁了一匹小红马,一只蹄子是白色的,马匹在山上的时候不好捉,后来他送给他前世的公公,马匹立刻变得很稳很乖巧,这个事情阿雅也知道。而且唐科还问起马匹的事情,这个以前没有任何人提起马匹的是或者告诉唐科出嫁的事情,唐科自己主动说起的。

  关于出嫁的时候是否有陪嫁马匹已经被唐科前世的大儿子已经其他几位亲戚所证实,确实有红马作为陪嫁。

  母亲继续说唐科:当年我们修了一个新的房子,在房子里面买了新的一个钢炉,正在安装的时候,唐科高兴地在外面喊我们出去,于是我们出去看,我看见唐科前世的两个姐姐来了,唐科立刻拉着他们的走,把他们带进来,唐科问前世姐姐“我在你们那里寄养的一头奶牛,现在还在不在?”姐姐问到“那你说奶牛寄养在那个姐姐的家里呢”唐科马上指着其中的一个说“放在她家里。”两个姐姐听见后哭了起来,话也说不出来了。这两个姐姐是第一次来我们家里,带了很多水果,因为伤心,走得时候连盆子都忘记拿了,唐科前世的姐姐走得时候对唐科现在的爸爸说,牛还在,我们把牛还给他。

  为了证实这个事情,对唐科前世的姐姐“卓措”进行了采访。也证实了当时去唐科家里的确有这样一件事情。

  唐科和前世的丈夫相认的离奇故事

  母亲叙述到:唐科前世的第二任丈夫叫“洛贝”,在唐科出生后,洛贝一直没有来看过唐科,有一天,唐科和父母去朝拜“拉加寺”的法会时,我们听说唐科前世的第二任丈夫洛贝也来了,于是自言自语到怎么还没看见洛贝,这时唐科牵着洛贝的手走了过来说“妈,洛贝在这里”,之前唐科没有看见过洛贝或者有人介绍过,洛贝也没有问唐科为什么会认出他,因为他脑子不是很清楚,曾经受伤过,我们也没告诉洛贝,唐科就是他的妻子转世。

  最后对唐科本人的采访

  在采访唐科之前,堪步.慈诚罗珠活佛曾经私下和唐科交谈过,唐科说记得家里有几头羊,还有牛,记得陪嫁的红马,其中一只蹄是白色的,这也是他偶然想起来,不是经常记得,大部分已经忘记了。但是对着摄像机的时候唐科确说不太记得了。

  在唐科11岁开始的时候,已经不在提起前世的任何事情了。

 
下一页:西藏活佛讲述前世今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