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自然之谜 < 休闲文摘 < 首页 :当前 
自然大灾难-发怒了的山神
来源:世界百科全书 作者: 发布时间:4-12

  青滩古滑坡正在滑动.

  调查组建议当地政府, 采报措施制止挖煤, 并將处於危险带上的居民迁移别处.姜家坡85 万立方米危险岩体若发生大规模的崩滑, 巨大的崩滑物將冲过青滩, 滚入滔滔长江之中, 其后果將不堪设想.险情, 火一样的危急.

  在神秘莫测的大自然面前, 人們对的认识是模糊的.有人认为, 斜坡下段毛家院至青滩镇尚未出现变形现象, 斜坡整体似乎还构不成大的威胁.然而, 更多的人则觉得应当把古滑体上下作为一个整体來考虑.因为裂缝彼此相连, 可能造成巨大的整体滑坡.一旦成为事实, 這里可能滑动的岩石方量达1300 万至1500 万立方米, 会給青滩镇和长江航道的安全带來巨大的威胁, 绝不能等闲視之.

  於是, 调查组在滑坡体上段布设了9 个裂缝变形观察点, 进行连续不断观察.结果, 滑坡变形征兆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整体滑坡的态势已十分明显.岩崩调查工作小组向上级再次报告了险情: 广家崖至姜家坡 1300 万立方米崩坡积体近期急剧变形, 出现了整体滑坡的趋向.建议政府部门在明年雨季到來之前, 將险区人员全部撤离.

  在上级主管部门和专家們的努力下, 经过现场的进一步观察, 逐渐取得了一致的意见: 大规模整体滑坡有可能发生.专家們的结论, 引起了人們的重視.

  1985 年雨季降临.如注的大雨、呼啸的山风、汹涌的江涛, 同时袭來.绵绵低云与浓浓的水雾, 將山坡古镇遮盖得严严实实.人們的脸色像天一样的阴沉.大雨一连下了几天, 活儿没法干, 人也懒得走动.村民們望着阴沉的天空嘀嘀咕咕地埋怨着: "老天爷, 你是不是真的漏了! "

  在暴雨的侵淫下, 可怕的现象不断出现:

  在原有的古滑坡兩侧的边界裂缝上, 增生了許多平行排列的羽状裂缝, 并呈阶梯状向外展开; 山坡上的老坟堆和陡坎不断崩塌, 坡上某些地方又突然鼓出; 滑体前缘陡壁正在日夜不断地崩塌, 且不断扩大着规模, 大石块不时地翻滚而下;

  梯田旁, 石垒墙多处倒塌, 荒野中随时都可以听到石块的相互撞击、摩擦声.

  坡体正在急剧地变形.

  从1985 年6 月起, 這里的凶兆频频出现, 使人想起來不禁毛骨悚然.6 月9 日, 调查组的同志來到现场进行勘察.他們站在海拔600 米之处向四周观看, 突然觉得从古滑坡体后缘吹來了一股火辣辣的热风, 但越过滑坡体则旋即消失.這是怎么回事?难道赤道热风吹到了這里?接着, 他們又深入危险区域, 发现了更明显的滑体迹象.

  6 月10 日凌晨, 他們发现滑坡前舌已抵达江边, 距离长江仅仅150 米左右; 与此同时, 青滩镇附近突然喷沙冒水, 有的间歇性喷沙高达3 丈之多.一股股沙柱的喷发, 预示着大规模滑坡的降临.

  這一消息传到古镇及其附近的各家各户, 人們顿时陷入了空前的混乱与恐惧之中.

  6 月10 日上午, 恶神已逼近了這块古老的地方.突然, 姜家坡西部望人角一带70 万立方米的岩石崩塌.崩岩从500 多米高的山坡崩落, 直扑山脚之下.山坡上, 田地、果园被毁坏; 山脚下, 房屋、街道被掩埋.有的房屋被厚約6 米的崩滑体轻而易举地推向江边, 达60 米之距.

  大规模的岩崩已迫在眉睫.

  险情报告送到省委、省政府.省府当即命令, 迅速组织安全转移.但是, 這是当地居民世代生活的地方, 要离开故土, 在感情上难以割舍.457 户人家, 1300 多个男女老少, 干部們挨家挨户地进行动员, 然而撤离的群众不多.无奈之下, 当地政府只得紧急决定, 立即实行强制性撤离.

  救灾人员迅速进入小镇与附近的村落, 背着老人, 抱着婴儿, 拖着小孩, 离开危险区域.這时, 妇女的哭喊声, 老人的咒骂声, 夹杂着狗叫鸡鸣声, 乱成一片.

  慌乱之后, 便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沉寂.

  北岸的小镇, 灯火已经全部熄灭, 似乎正在静静地睡去......此时, 夜色笼罩着古镇及其周围的山崖.

  大地开始发出一种可怕的声音.在高耸的九盘山上, 隐隐从地层深处传來了连续不断的齿咬声.接着, 一阵火烧般的热风从山坡刮來.此时, 悬岩陡壁以及高耸入云的山恋显得极其狰狞可怕.山脚之下, 一股股喷涌而出的沙石泥浆, 伴随着异样的声响, 增加了周围的恐怖气氛.

  6 月12 日凌晨3 点45 分, 随着连续不断的隆隆声响, 巨大的灾难--大规模的青滩滑坡发生了.

  這是惊心动魄的一夜.

  在海拔1000 米之上的九盘山上部, 广家崖出现了开裂和崩塌.裂缝越來越大, 随着轰隆隆的一阵巨响, 岩石翻滚而下.接着山体也开始了下滑, 从海拔900 米高处直扑山下的长江.

  滑坡从高处的300 多米宽, 扩散到江边的700 多米.3000 余万立方米的岩崩, 其中200 余万立方米的崩岩飞泻而下, 直入长江, 冲击着南岸崖上建起的仓库、发电站等.霎时, 长江出现断流.浩浩江面, 三分之一被堵, 被迫停航12 天.

  崩岩激起的汹涌波涛, 冲涤着青滩上下40 多公里.在长江中夜航和停泊的几十条船只, 被猝然而至的滔天巨浪, 不是打碎便是冲翻.夜宿船内的船民和游客, 有的死亡, 有的失踪.

  倾入长江的岩石和泥土, 激起754 米高的涌浪.离青滩小镇4 公里的香溪镇, 卜庄河一带, 逆水而至的涌浪达4 米.涌浪到达小镇上游湖北省秭归县城时还有1 米高的余浪.下游庙河至三斗坪的涌浪, 使夜行的船只好像从高处跌落下來一样, 令人十分恐怖.

  岩崩段上下8 公里沿岸各港口内, 停泊着近80 艘木船和机动船, 转瞬之间被巨浪掀翻沉没.港口停放的大批木料被涌浪冲散, 卷进江中, 流散四处.青滩镇、广家崖、姜家坡......家园、田园被毁.据灾后统计, 岩崩推毁房屋1569 间, 毁坏农田780 亩, 柑桔3.45 万株, 柑桔苗50 万株.古老的青滩, 再次成了长江上的险滩.

  西陵峡西段的青滩, 上距秭归县城15.5 公里, 下距葛洲坝70 公里, 而与目前正在兴建的长江三峡工程三斗坪坝址仅仅26.6 公里.人們不禁要問: 西陵峡岩崩会不会影响长江三峡工程?今后会不会再度发生岩崩?

  长江三峡工程是一项综合型开发利用的水电工程.在這个举世瞩目的跨世纪大工程准备展开之际, 发生了西陵峡青滩大规模的岩崩, 不能不引起世界的关注.

  按工程设计, 长江三峡水库, 库首在宜昌三斗坪, 库尾在四川江津县城, 全长688 公里.据现在掌握的岩崩、滑坡资料, 在此兩岸共有大小滑坡、崩塌等斜坡变形体277 个, 其中崩岩超过1000 万立方米的危岩体有39 个.在大型崩滑体中, 云阳鸡扒子、青滩、马家坝等大型滑体已造成了严重的危害.而流來观、范家坪、大浅湾、黄腊石、作捐沱等大型滑体, 虽还在沉睡之中, 但都离三峡工程大坝较近.况且, 三峡沿江不少城市, 如云阳县城、万县市、奉节县城、巫山县城、巴东县城等, 都坐落在滑体或滑体附近.虽然, 在工程展开的同时, 城市的搬迁已经开始, 但选择新址仍需认真对待.

  对於三峡库岸的稳定性, 专家們做了多年深入细致的调查和研究.考察结果认为, 三斗坪坝址的地质条件是好的, 岩体稳定.青滩滑坡没有給三斗坪坝址造成影响, 不存在崩岩和滑坡的直接威胁.

  长江三峡, 水流湍急, 坡降较大, 蕴藏着极为丰富的水力资源."高峡出平湖", 這是数代人的梦想.如今, 梦想即將成为现实, 這是令人欣慰的.但是, 這毕竟是千秋万代的大事.

  为了子孙后代, 我們应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下一页:查文·德胡安塔尔古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