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中国笑话 < 休闲文摘 < 首页 :当前 
医生获匾
来源:世界百科全书 作者: 发布时间:4-11

  有位庸医, 凡到他這儿來看病的, 往往一看就死.但是还有些不了解情况的人, 仍然到他這里來看病, 因此在他手里断送了性命的人越來越多.

  有一天, 忽然有一伙人吹吹打打地給医生送來一块匾额.医生不知是谁送來的, 自己思量, 从行医以來, 从未获得這样的荣耀, 便接受了這块匾, 并把它挂起來.

  邻人們也很惊讶猜疑, 相互议论道: 這个医生使很多病人送了命, 怎么会有人給他送匾?后來仔细打听, 才知道那匾是一家棺材店送的.有好事者便到店中去問店主說: "那个医生治好了你的病吗?为什么要送匾給他?"店主答道:

  "不不! 小店的生意向來清淡, 可自从他行医以來, 我的生意马上有了起色, 所以送块匾給他, 以表示不敢忘记他的好处! "

  轿夫开价

  某人花了很多银子上下打点, 通门路, 起初捐了个小官, 接着再用银子到处巴结升迁, 逐渐升到了道员.后來再花银子, 被上司记了姓名, 再后來补缺, 再后來升官, 再后來捐了花翎, 再后來加了头品顶戴, 一直做到封疆大吏, 全都仗了银子的力量.

  有一天, 他要雇一个轿夫, 問每月要多少工钱.轿夫說: "如果专抬大人便衣出门, 则工钱不必计较.如果大人將官服穿戴整齐了去见客, 则每月必须十金."此官莫名其妙, 但还是雇下了這个轿夫.后來有人問轿夫, 为何穿便衣和穿官服要价不同.轿夫說:

  "那官员只一身轻骨头, 若只穿便衣, 我抬了他轻如无物, 所以工钱多少可以不必计较.如果穿戴起官服, 他的顶子、翎子、补子、珠子, 不知重重迭迭的用了多少银子, 這就是要我抬一轿银子了! 這么重的银子压在双肩上, 为何不要他十金一个月! "

  "角先生"

  香港的小银币, 背面有字: "香港一毫."所以广东一带人称小银币都以"毫"作单位计算, 如一毫、二毫之类.市场上卖东西的铺子里记帐, 又往往图省事, 写成"毛"字.上海一家广东人开的商店, 一向用同乡人做经理.但是考虑到与各地交际, 方言不通, 便又雇用一个上海人某甲做帐房助理.某甲翻阅各种帐本, 发现上面有很多地方写着"二毛"、"三毛"等字样, 不懂是什么意思, 便問同事.同事告诉他:

  "這是广东人的写法, 意思与“角”字相同, “一毛”就是“一角”, “二毛”就是“二角”, 以后可以都改写“角”字."

  甲听了点头答应.到了月底, 开写帐单, 客户中有位姓"毛"的, 甲竟也写作"角先生".

  --清·吴趼人《俏皮话》

 
下一页:梦中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