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怎样画素描 < 百科全书 < 首页 :当前 
人体
来源:素描论评 专题:美术世界 发布时间:06-09

  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 是人体艺术的大师.他说: `我向来主张要熟练掌握骨骼的知识, 因为骨头是决定人体的结构的……我不太主张学肌肉的解剖知识.' (《安格尔论艺术》, 1983 年版.) 这种主张的后半段, 导致了他作品中缺少健美的生命力.

  比安格尔早一代的普吕东, 也是法国古典主义画家, 他的《坐着的裸女》体现了法国大革命时代的另一种艺术的理想, 即注重感情的表达和理想美的追求, 如图42.他的技巧偏爱用侧光和明暗对比来创造一种诗意朦胧的画面氛围.他的女人体都是用柔软的切面轮廓线塑造出来的, 又用侧光造成的大半灰暗面制造某种神秘而带浪漫的情趣.女性本身带有着沉思、柔弱、伤感的情调, 比起其他画家来, 他的人体素描更具独立艺术价值.安格尔虽然说他主张熟练掌握骨骼知识, 但他的作品并没有如米开朗琪罗那样用骨骼肌肉体现力度和健美, 他更多地是向普吕东学习, 把女人体的流线造型与弹力质感进一步发挥.

  法国19 世纪雕刻家布尔德尔曾形象化地把人体比作一棵大树, 要求人们注意其内部结构: `人体的各部分仿佛有的地方是树木的主干, 有的地方是树枝, 有的地方是花朵和果实……务必注意人体的结构, 结构是实在的东西.' (《外国素描艺术》, 1979 年版.)

  日本现代画家和美术教育家高阶秀尔, 把安格尔与德拉克洛瓦的素描作了比较, 并倾向于德氏.他说: `安格尔的素描和油画作品一样, 不着重表现肌肉的起伏, 在膝、颈、两肩及腰部扭动部分的处理上, 德拉克洛瓦恰与安格尔的平面示意图相反, 尽力要把模特儿肉体的存在及立体的感觉捕捉到画面上来, 这一点是十分明显的.其结果是安格尔的裸妇, 不论在素描上、在油画上, 把肉体的感觉升华到了冷漠的程度.相反, 德拉克洛瓦的裸妇, 即使是素描也好, 如题名为《裸妇和鹦鹉》的《欧达莉斯库》上所看到的, 是强调明暗和立体感的.' (《美苑》, 1983 年3 期.)

  德国19 世纪唯心主义哲学家叔本华, 从美学角度论及人体美的作用, 他说: `任何对象都不像最美的人面和体态这样迅速也把我们带入纯粹的审美观照, 一见就使我们立刻充满了一种不可言状的快感, 使我们超脱了自己和一切烦恼的事情……那时我们的个性, 我们的欲望及其不断的痛苦, 都烟消云散, 只要纯粹的审美快感经久不息.' (《西方美学家论美和美感》, 1980年版.)

  美国现代工艺美术家安·路米斯, 论及倮体画的重要性时说: `倮体是所有人物画的基础.没有人体结构形态知识, 不可能画好着衣的或遮掩的身体.道理正像不研究解剖学就想成为一个外科医生一样.因为世上所有的男人和女人, 两性的个体在构造和外貌上是那么根本的不同.' (《人体素描》, 1980 年版.)

  路米斯是位擅长画运动中的女人体的画家, 他在熟练掌握人体解剖骨骼结构变化及其运动规律的前提下, 尽量挖掘女性人体的曲线美.《仰卧的女人体》可以感知, 画家并不拘泥于人本细节部位的刻画, 而是把握整个人体的流动线条及和谐的明暗关系, 尽力强调女人体的优美舞姿动作, 如图43.

  路米斯与另一位运动人体画家荷加斯近似, 所不同的是荷加斯画面中的人体是通过运动中的透视缩减与肌肉在运动中的疑结, 为一般画家提供规律性视觉知识;而路米斯的画则是依据大量的女人体照片, 经过一定加工转化成各式动作, 为画家们提供多样姿态作参考.这些作品艺术性并不强, 没有体现出画家的过硬的造型功力.但他的画与他的论点一样, 用以证明倮体美术是所有人物画的基础, 这一点是明确无疑的.

  西方艺术2000 年来一直以人为主体, 所以重视人体素描.我国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才重视人体艺术.

  美国专门研究运动人体的画家本·荷加斯也说过同类的话: `学生较好地掌握人体造型的规律, 就有能力去描绘其他一切自然形态 (如风景和静物写生) .而掌握这个规律, 就必须加强对人体及其各部形状相互联系的洞察力.' (《运动人体画法》, 1979 年版.)

  的确, 画人体不能只满足于一幅作品本身的好坏, 而应从中找出规律性技巧方法, 以供日后离开模特儿时能够想象画出各式人体画.

  美国当代著名油画家, 以画女性人体见长的司契米德, 对写实主义人体画给予很高的评价: `普遍认为画好人体是画家的一门绝技, 原因就在于画人体具有许多独特的难处……写实主义或许是绘画中最难的一种风格.然而, 写实主义对画人体的种种限制不致影响对人体固有深远境界的表现.'(《理查·司契米德画人体》, 1982 版.)

  司契米德之所以在人体画上作出成绩, 除了这位画家知难而进的勇气, 也在于他的努力和实践, 在于他学习许多流派风格, 从各家体系中吸收营养, 可又没陷入哪个里边, 正如他自己所说: `我已经发展了一种也许可称之为印象派的现实主义作为表达我思想的最直接的方法.' (同上)

 
下一页: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