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鲁迅书话 < 文学故事 < 首页 :当前 
六朝小说和唐代传奇文有怎样的区别
类别:文学杂谈 来源: 发布时间:09-28

  ——答文学社问

  这试题很难解答.

  因为唐代传奇, 是至今还有标本可见的, 但现在之所谓六朝小说, 我们所依据的只是从《新唐书艺文志》以至清《四库书目》的判定, 有许多种, 在六朝当时, 却并不视为小说.例如《汉武故事》, 《西京杂记》, 《搜神记》, 《续齐谐记》等, 直至刘昫的《唐书经籍志》, 还属于史部起居注和杂传类里的.那时还相信神仙和鬼神, 并不以为虚造, 所以所记虽有仙凡和幽明之殊, 却都是史的一类.

  况且从晋到隋的书目, 现在一种也不存在了, 我们已无从知道那时所视为小说的是什么, 有怎样的形式和内容.现存的惟一最早的目录只有《隋书经籍志》, 修者自谓`远览马史班书, 近观王阮志录', 也许尚存王俭《今书七志》, 阮孝绪《七录》的痕迹罢, 但所录小说二十五种中, 现存的却只有《燕丹子》和刘义庆撰《世说》合刘孝标注两种了.此外, 则《郭子》, 《笑林》, 殷芸《小说》, 《水饰》, 及当时以为隋代已亡的《青史子》, 《语林》等, 还能在唐宋类书里遇见一点遗文.

  单从上述这些材料来看, 武断的说起来, 则六朝人小说, 是没有记叙神仙或鬼怪的, 所写的几乎都是人事;文笔是简洁的;材料是笑柄, 谈资;但好像很排斥虚构, 例如《世说新语》说裴启《语林》记谢安语不实, 谢安一说, 这书即大损声价云云, 就是.

  唐代传奇文可就大两样了: 神仙人鬼妖物, 都可以随便驱使;文笔是精细, 曲折的, 至于被崇尚简古者所诟病;所叙的事, 也大抵具有首尾和波澜, 不止一点断片的谈柄;而且作者往往故意显示着这事迹的虚构, 以见他想象的才能了.

  但六朝人也并非不能想象和描写, 不过他不用于小说, 这类文章, 那时也不谓之小说.例如阮籍的《大人先生传》, 陶潜的《桃花源记》, 其实倒和后来的唐代传奇文相近;就是嵇康的《圣贤高士传赞》 (今仅有辑本) , 葛洪的《神仙传》, 也可以看作唐人传奇文的祖师的.李公佐作《南柯太守传》, 李肇为之赞, 这就是嵇康的《高士传》法;陈鸿《长恨传》置白居易的长歌之前, 元稹的《莺莺传》既录《会真诗》, 又举李公垂《莺莺歌》之名作结, 也令人不能不想到《桃花源记》.

  至于他们之所以著作, 那是无论六朝或唐人, 都是有所为的.《隋书经籍志》抄《汉书艺文志》说, 以著录小说, 比之`询于刍荛', 就是以为虽然小说, 也有所为的明证.不过在实际上, 这有所为的范围却缩小了.晋人尚清谈, 讲标格, 常以寥寥数言, 立致通显, 所以那时的小说, 多是记载畸行隽语的《世说》一类, 其实是借口舌取名位的入门书.唐以诗文取士, 但也看社会上的名声, 所以士子入京应试, 也须豫先干谒名公, 呈献诗文, 冀其称誉, 这诗文叫作`行卷'.诗文既滥, 人不欲观, 有的就用传奇文, 来希图一新耳目, 获得特效了, 于是那时的传奇文, 也就和`敲门砖'很有关系.但自然, 只被风气所推, 无所为而作者, 却也并非没有的.

 
下一页:买《小学大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