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鬼故事集 < 文学故事 < 首页 :当前 
陌生男人
来源:鬼故事集选 作者: 发布时间:4-15

  阿明是位计程车司机, 因为家里尚有年迈母亲, 老婆仔女要养, 所以不得不做兩份工, 早上在餐厅帮手, 晚间就租了辆计程车來载客.

  他生來正直勤劳, 从不跟人计较, 街坊都对他很好, 还叫他好好先生, 可惜他的老婆阿美就相反了, 她为人小气又口大, 常夸大事情兼爱八卦邻居的家事, 將他家的小事传至各街坊, 使到被传的那家感到难堪, 因此结下不少怨家, 幸好阿明出头为她调解, 街坊都看在阿明面子上, 不少肯就此了事, 但个个见到阿美如见到鬼般地找路遁.

  阿明不时劝阿美少理他人事, 不过阿美每次都左耳进右耳出, 令阿明感到无可奈何, 从此就由得她了.一晚阿明上班后, 阿美在睡梦中听到隔壁传來吵架声, 更有女人带哭的大喊大叫, 本來就爱多事的她绝不会放过這个难得的机会, 伸长耳朵偷听起來, 最后竟传來求救声: "救命呀! 杀人呀! "吓得阿美心惊胆颤的跳起來, 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吵架, 没想到竟杀起人來, 尖锐的声音又再传入耳朵, 阿美忍不住了, 确定声音是來自隔壁阿珍的家后, 就提起胆慢慢打开窗口偷看, 但却看不到什麽, 只听這时一把男人的声音骂道: "死婊子, 竟然趁我不在家时偷汉子, 看我不打死你! ""劈劈啪啪"又是几个耳光, 女的似乎已晕厥过去, 毫无回音.

  阿美惊得不知所措, 想要报警, 家里又没有电话, 一时间想了个办法, 就抓起棒子小心奕奕不弄出声响地打开后门, 闪了下身子就來到阿珍家的后窗, 从漆黑的窗口向内窥望, 又没有发现什麽, 连吵声都像空气般消失了, 阿美疑惑不已, 等了一阵还是毫无动静, 就转回自己的后门去, 在黑暗中像看到半个人影站在眼前, 没想到不看没关系, 骤看下就差点晕倒, 门前站著只有上半身且血淋淋的男人, 右手还拿住一把斧头, 血不断地滴在地上......

  阿美吓得呆住了, 男人忽然抬起斧头往她颈部就砍, 阿美眼前一黑, 就昏了过去.

  当醒來时, 阿美发现自己竟睡在床上, 身旁还有个面目不清的男人, 下半身隐隐約約似有似无, 惊慌下想跑出房外, 這时房门"吱"一声打开, 进來的是刚交更的阿明, 他看到阿美的神色, 再看到床上的男人, 整个人呆住了, 跟着大怒地打了她一巴掌, 还踢她几下, 這时怒气完全掩盖睡意, 阿明滿眼血丝不能控制地大哄大叫, 砸烂了不少东西, 还吵醒老母及孩子, 隔邻也纷纷亮灯出來观看, 有些更來到阿明家门前伸头探个究竟.

  "死婊子, 竟然趁著我出外驾车时与人鬼混, 看我打死你! "阿明发狂般追着阿美一边打一边骂, 老母拉也拉不住, 孩子更哭个不停, 邻居阿珍夫妇试著打开阿明家的大门, 但一时没能打开, 忙叫阿明老母开门让他們进去劝架.

  门打开时已经是太迟了, 只听阿珍发出"啊! "一声, 整个身子就倒在血泊中, 而阿明却手拿著斧头像个木头站在一旁, 刚才的那一砍差点令阿美的头颅与身体分家, 但也救不到奄奄一息的她了, 身体抖了几下就断了气.

  阿明老母, 孩子, 阿珍夫妇及一些街坊个个吓得說不出话來, 阿明更是像呆子般还站在原地, 紧紧握著斧头的手, 這时却像无力气般, 接住"当"一声, 斧头应声掉了下來.

  经过警方调查, 当晚阿美家其实并无外人闯进, 更不用說是床上睡了个男人, 阿明为自己辨护确是见到有个陌生男人后才抓狂的, 但法官基於就算是妻子偷汉子, 也不该挥斧头杀人的理由, 阿明最终被判入狱十年, 老母闻判后, 抱着孩子在旁哭个不停地, 令人不禁泪下.

  這件怪事令整个街坊为阿明感到不值, 但又无能为力, 唯有时不时送些食物及用品給阿明的可怜老母与孩子.

  其实到现在身为当事人的阿明, 也不清楚为何会有一个陌生男人在家里出现, 阿珍又不在了, 答案该問谁呢?

 
下一页: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