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颜氏家训-人情世故大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四、功随严出祸从溺来
类别:教子篇 作者:颜之推 发布时间:08-15

  凡人不能教子女者,亦非欲陷其罪恶;但重①于呵怒,伤其颜色,不忍楚②挞惨其肌肤耳。当以疾病为谕,安得不用汤药针艾③救之哉?又宜思勤督训者,可愿④苛虐于骨肉乎?诚不得已也。王大司马母魏夫人,性甚严正;王在湓城⑤时,为三千人将,年逾四十,少不如意,犹捶挞之,故能成其勋业。梁元帝时,有一学士,聪敏有才,为父所宠,失于教义:一言之是,遍于行路⑥,终年誉之;一行之非,⑦藏文饰,冀其自改。年登婚宦⑧,暴慢日滋,竟以言语不择,为周逖抽肠衅鼓云。

  【译文】

  一般人不教育子女,并不是想让子女去犯罪,只是不愿看到子女受责骂而脸色沮丧,不忍子女被荆条抽打皮肉受苦罢了。这应该用治病来打比方,子女生了病,父母哪里能不用汤药针艾去救治他们呢?也应该想一想那些勤于督促训导子女的父母,他们难道愿意虐侍自已的亲骨肉吗?确实是不得已啊。大司马王憎辩的母亲魏老夫人,品性非常严谨方正;王僧辩在城时,是三千士卒的统领,年纪也过四十了,但稍微不称意,老夫人还用棍棒教训他。因此,王僧辩才能成就功业。梁元爷的时候,有一位学士,聪明有才气,从小被父亲宠爱,疏于管教;他若一句话说得漂亮,当爹的巴不得过往行人都晓得,一年到头都挂在嘴上;他若一件事有闪失,当爹的为他百般遮掩粉饰,希望他悄悄改掉。学士成年以后,凶暴傲慢的习气一天赛过一天,终究因为说话不检点,被周逖杀掉后,肠子被抽出,血被拿去涂抹战鼓。

  【注释】

  ①重:难的意思。②楚:荆条,古时用作刑杖。这里是用刑杖打人的意思。③艾:艾叶,中医以艾时熏灼人体以达到治疗目的。④可愿:岂愿。⑤城:也称口,为水入长江处。⑥行路:路人。⑦:通掩。⑧婚宦:结婚和做官,这里指成年。

  【评语】

  为人父母者,放纵自己的孩子,大约皆出自“爱心”,过于严厉则于心不忍。仁父慈母们须知,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天下父母,谁个不爱自己的孩子?循循善诱固然不错,冷面相向也不失为一种爱法。学士之父宠溺其子而其子自取其祸,司马之母训之以棍棒而其子功成。真是棍棒底下出孝子,蜜糖罐里淹死人。

 
下一页:五、不亲不昵易子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