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世界名人家训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英国克里斯蒂-母亲为我请法语教师
类别:家训经典 作者: 发布时间:08-15

  母亲为我雇了一位保育员,每天白天照看我。她是位英国姑娘,只是生来一直住在帕安,她的法语说得跟英语一样流利,甚至比英语说得更好。母亲想让我跟她学习法语,但效果并不像她期望的那么理想。马卡姆小姐每日早晨来找我,带着我出去散步——这是姑娘们每天早晨照例要做的事。一路上,她指点着各种物体,一遍又一遍地说出它们的法语名称:“一只狗,”“一幢房子,”“一位警察,”“面包店。”我心不在焉地重复着,不过当我提问的时候,我就只能用英语,而她也用英语回答。我当时厌恶白天,腻烦在马卡姆小姐的陪伴下无休止地漫步。她人很好,待我和蔼,责任心也很强,就是太刻板。

  母亲不久就决定不再要我跟马卡姆小姐学法语了,而是由一位法国女人每天下午定时来给我上法语课。新教师叫曼古海特太太。她身材高大,体态丰腴,披着褐色的披肩。

  曼古海特太太尤其喜欢故作多情。她的过分多情使我更感到怯生生的。我愈来愈感到难以向她作出同等的反应。她那尖细的嗓音拖着令人肉麻的长腔:“噢,亲爱的宝贝!多乖呀,我的宝贝?噢小宝贝,让我们一起来读几课有趣的课文,你看好吗?”我有礼貌地冷冷地瞧着她。母亲在一旁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喃喃地应了句:“好的,谢谢您,”我当时的法语水平也就只能表达有限的一点意思。

  法语课的气氛还算和睦。我一直很听话,但头脑显然很笨。母亲很希望看到立竿见影的成效,对我学习的进展大为不满。

  “她进步得太慢了,本来应该再快点,弗莱德,”她对父亲抱怨道。父亲总是那么宽厚,回答说:“噢,她需要时间,克拉拉,需要一定的时间。那个女人才来了不到十天。”后来,母亲还是把这位家庭教师辞了。

  母亲一直考虑着我的法语教育问题。她和姐姐当时正在城里一家裁缝店订做衣服。一天,母亲注意到店里的一位年轻的女工,她是一位负责试衣样的师傅的助手,主要协助顾客穿试衣样,为师傅递别针。她的师傅是位性情暴烈的中年妇女。母亲发现那位年轻的女工脾性温顺,颇有耐心,决定进一步考查她。在第二次和第三次试衣样时,母亲一直留神观察她的言行。后来又拉住她聊了起来。她叫玛丽·塞西,22 岁,父亲是一个小咖啡店的老板。她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和一个小妹妹,姐姐也在裁缝店工作。母亲漫不经心地问她是否愿意跟她去英国。姑娘听了喜出望外,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母亲约好时间拜访了塞西太太,两人仔细地商量了这件事。直到这时,她才跟父亲谈起自己的打算。

  “可是,克拉拉,”父亲反对道,“这位姑娘不是家庭教师,在这方面完全是外行。”

  母亲却认为玛丽正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人。“她不懂英文,一句话也不会说,阿加莎不得不跟她学说法语。这位姑娘温文尔雅,脾气也好,她们家的名声也不错。她愿意随我们去英国,她还能为我们做衣服和各种针线活。”

  同以往一样,母亲的异想天开又被证明是切实可行的。时至今日,只要我一阖上双眼,玛丽那副可爱的青容笑貌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红润的圆脸,扁塌的鼻子,乌黑的头发在头顶盘成一个发髻。后来她告诉我,第一天早上她提心吊胆地走进我的卧室,用头天晚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学会的两句英语跟我打招呼:“早上好,肖(小)姐!祝您身体健康!”遗憾的是,由于她的法语口音很重,我一个字也没听懂,只是疑虑地注视看她。整整一天,我们就好像两只不会说话的狗,只是相互介绍了一下自己。两人几乎都没怎么说话,惶惑不安地瞧着对方。

  不到一个星期,我和玛丽就不知不觉地能够交谈了。我使用法语,东一个词,西一个词,凑起来竟然也能表达自己的思想了,到了第一个周末的时候,我们竟成了一对忠实可靠的朋友。跟玛丽一道外出散步是件乐事,跟她在一起干什么都有趣。这是令人愉快的良好开端。

  玛丽也跟母亲一样偶而给我读读法语书。有一天,我拿起一本叫《一个蠢驴的回忆录》的书一页页地翻看,我忽然欣喜地发现我已经能顺利的读下来了。大家都向我表示祝贺,母亲却一句褒奖的话也没有说。经过艰苦的磨难,我终于学会了法语,可以阅读书籍了,尽管遇到较难的段落还需要有人给我讲解,但我毕竟自己能读了呀。

  8 月底,我们离开高特里茨去巴黎,高特里茨令我终身难忘,在那里我度过一生中几个最愉快的夏天中的一个。

 
下一页:英国培根-论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