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儒家礼教 < 儒以修身 < 儒释道文化 :般若人生网
《论语》感言:说话的艺术
类别:儒学初探 作者:

有幸读了《论语》,发现还是孔老夫子厉害,他老人家对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乃至于对什么人该讲什么样的话,都有一番深细的观察。下面略举几例。

夫子曾说: “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这个什么意思呢?该说话的时候,不说话,就会失去别人的信任;不该说话的说话,就显得罗嗦,惹人生厌。有智慧的人,就能做到该说的时候说,因此不会失去人的信任;不该说的时候不说,因此不会制造太多的语言垃圾。就这么一句话,就把自己从小到大在说话上经验和教训给概括的一览无余。

夫子又说: “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这又是一种考验。面对需要说话的人,应该说些什么?以前常听到一个成语,叫做对牛弹琴。当然,一般的理解,总是觉得弹琴的人境界很高,结果听众境界很低,因此两不相干。实际上也不尽然,对牛弹琴,说明这个弹琴的人也有问题,而且问题决不比听的对象要少。你要是能弹得出牛能听懂的琴曲,或者发出牛能理会的音声,那才是水平。

夫子还说: “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不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到了这种程度,说话就不再是学问,简直成了一门艺术。学问,能开启人的智慧;而艺术,则能熏染人美的操守。但无论是智慧的开显,还是操守的渐备,都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去历练,将那颗躁动的心性,历练得平和;将那颗隐蔽的心性,历练得开放;同时将那颗暗顿的心性,历练得明利。

每次与人的接触,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一次历练。有时候,甘于沉默,是最好的言语;有时候,一言一语,胜过千言万语;有时候,义正言辞,是最好的表达;有时候,幽默风趣,又能传递最好的讯息……(了一)

下页:孔子拜师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