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素食放生开示集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对于肉食邪见的驳斥
来源:《藏密素食观》 作者:索达吉堪布

  如果有人强词夺理地说:“一般来说,在佛制的规定与必要性二者中,应以必要性为主。如果彻底禁止食肉,那么风湿病严重的年迈僧俗老人,还有密宗举行会供时,以及高僧大德的生活等方面,又该如何面对?这些情况下是根本不能断肉的。”
  下面即对此等说法一一驳斥:
  其一,昔日遍知三世的佛菩萨们也是戒肉并依靠三白三甜等食品为食的,他们并且不只一次地语重心长地说过:肉食过患无穷,因此追随本师的后学者们绝对不能吃肉。若按照你们的说法,则佛菩萨们根本就不知道未来的后学者中,有些老僧人会因风湿病而死,或者明明知道却任其死亡,这种说法明显不合情理。再说,风湿病患者也没有必要非吃罪业食品——父母有情的血肉吧。续部等佛典中说,如果需要有益于风湿病的一百种食品,则一千种药物乃至大蒜以上都可以被找到。难道依靠一种药物不能,依靠两种也不行吗?如果说还是无有办法,必须要吃遭杀断气的众生血肉,那简直是欺负佛教衰败、羊只等父母有情懦怯无能的话语。难道你们一点悲心也没有?风湿病人喝酸奶、吃油饼等绝对不会导致他们因风湿而死,这一点我敢担保。大多数地方的人虽然想吃肉,但因肉类罕见而未能享受。多年以后,并没有发现或听说风湿病在当地流行起来。除了当代食肉的地方以外,还有许多不食肉的地方与众生。据说如果对他们说吃肉,他们的反应就会像在胆病患者面前摆放食物一样。总之,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有情都因风湿病而死的话。本来,有生终将会死,这是轮回世间的普遍规律,这有什么办法呢?
  其次,会供也不需要肉。将所有饮食的本体观想为无漏智慧、形相观成五肉五甘露而作供养就可以。如果需要作为观想所缘供品的一丁点儿肉,那也不用担心得不到,因为如果断除杀生,那众生就会越来越多;众生越多,死的也自然越多;死的越多,尸体也就越多;那些尸体全都是血肉,又怎么会没有会供物呢?密宗续部中虽说会供需要肉,但并没有说非要遭杀断气而死的众生肉,自然死亡的肉就不行。
  第三,如果那些上师真的是高僧大德,那就不需要吃肉来维生;如果非吃肉食不可,那就令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高僧大德。我想,当代的大德们再怎么样也不会超过二胜六庄严,以及阿底峡尊者师徒等人吧。若是名副其实的大德,那三白三甜等饮食就已足矣。假设因为当今时逢浊世,高僧大德们故而特别喜爱吃肉,吃素根本就活不下去,非要享用父母众生的血肉不可,那么为了不对佛教构成损害,就请你们趁人不备时秘密地去寻找吧,也许能侥幸赶上一只肥胖的绵羊突然死去。不过,即便得到这样的肉,也应该私下悄悄地去吃。

  如果又有人这样说:“其实,吃肉的过患是很小的,不需要其它的对治法,甚至只是念一遍咒语、持一句佛号都能使之得以清净。谁都会念诵《三十五佛忏悔文》,不需要是上师或高僧大德,凡是身着黄色袈裟的僧人,他们吃肉就都不会染上过患。”
  如果为了食肉而杀死成千上万的牛羊等父母有情的罪业还算小的话,那么你们说究竟什么才是严重的罪业呢?整个世间中恐怕再也不会有比吃父母有情的肉这种罪业更大的了。吃肉多的人,还是看看屠夫宰杀父母的场面吧。身为佛教徒,如果明明知道佛陀说过“诸恶莫作……”却还满不在乎,明知故犯,就算他后来精进净除障碍,但不用说像吃肉等这样严重的罪业,就是说一句绮语的罪过也难以清净。从前,有一位比丘出言不逊,恶口谩骂一位阿罗汉的不好听的声音就像狗叫一样,后来虽经猛厉忏悔而未堕入地狱,但他在五百世中都转生为狗。还是好好想想此类公案吧!
  即便自己不被过患所染,可如果依靠自己而使父母有情遭杀,那么从慈悲为怀的角度来说,为了利益这些众生为什么不能戒肉呢?以往的大德们依靠修行而清净吃肉的罪业,自己根本不会沾染过患,但他们深知如此也将直接或间接有害于大恩父母有情,故而内心生起了无法堪忍的大悲心,进而为了饶益父母众生,于是便彻底戒肉。佛教依赖于慈悲,如果想受持教法,那么就应当懂得一切众生都是父母的道理,从而恒时生起大悲心,并遵照佛陀教言,想方设法、直接间接地利益所有沉溺在罪业苦海中的父母有情。过去生世中屡屡以大恩抚养我们的所有父母众生,如今正遭受着痛苦的折磨,如果我们非但不报恩德反而加害他们,那么还有比这更可耻的事情吗?就算自己不会染上过患,但如果对父母众生有害,那么不仅不要吃肉,甚至连自己的身体、受用都要抛弃。这种布施是内道佛教的一种特点,你必须明白。

  若有人说:“就算吃肉罪过很大,可是依靠吃肉会更广泛地弘法利生,因此功德远远大于过失,故当选择吃肉。”
  依靠父母有情之血肉而使弘法利生的事业不断推进,这样的事以前不曾出现过,以后也不会出现。因为遍知三世的佛菩萨昔日也是通过断肉而弘法度众的,并且教诲后学者均应力断肉食。从眼前的现状来看,个别人依靠肉类增上明点,进而在贪欲的驱使下做出种种不如法的行为;还有些人则搞起经商谋利以及养殖畜牧业的行当来;另有些人肉倒是吃得饱饱的,但整天只知蒙头睡懒觉。除此之外,根本没发现有依靠吃肉而广泛弘法利生、建立功德的。没有以吃肉来广泛弘法利众当然可以,只要能像前辈高僧大德们那样以戒肉来弘法利生就已足够了。应像以往嘎当、嘎举派的前辈祖师们的传记中所记载的那样,僧人们除了食用三白三甜等不杂罪业的饮食以外,断除一切肉类;在家男女则除了自然死亡的肉以外,根本不享用遭杀断气的父母有情的血肉。
  如果所有佛教兴盛的地方连杀生的名字也听不到的时代来临,则其福德若有形色,恐怕整个虚空界也容纳不下。到那时,我们可以在人间天境中高声地宣告:佛教的日轮已在藏地高高地升起,所有众生都完全沐浴在明媚阳光的怀抱中而享受快乐时光。我们都应为此而努力!假使在五浊横流的此时,因佛法衰败、护法神势单力薄、魔众力量强大,再加上众生业力所感,断肉的机会没有成熟、出现,那么哪怕挽救一个父母有情的生命也有无量功德。这一点诸位都心中有数,我没必要再在此处罗嗦。

 
· 下一页:断杀戒肉应成为修法的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