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素食放生开示集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辨析三清净肉
来源:《藏密素食观》 作者:索达吉堪布

  如果有人说:“佛陀已经开许所有佛教徒可以吃三清净肉,为何还要在这里大谈禁止食肉呢?”
  开许有许多种,怎么可以像山羊过河一样一概而论呢?佛陀所开许的对象是除了肉类以外无有其它食物的地方,如果时间地点所限,为了维持生命而必须依赖肉食,此时才可以吃少许的三清净肉。再有,对患有严重风湿的老比丘而言,其余食物对治病无利,吃肉如果对病大有益处的话,也可以食用三清净肉。佛陀并没有说在三白三甜、糌粑、面粉、大米等其它食物应有尽有、无有任何必要的情况下也可以吃三清净肉,因此说不要误解佛陀的密意。倘若如此,佛陀为什么说今后凡我声闻皆不能食肉这样的话?佛陀还说:不必说自己享用酒肉,就是给予他人,也将堕入嚎叫地狱。世尊还讲述了食肉的无量过患,难道这一切都是在说妄语不成?
  此外,佛陀所说的从屠夫手中买三清净肉尚有多种密意,我们应当根据具体的时间地点来作解释。往昔佛陀在世之时,食肉者、卖肉者的心态与当今时代僧人们与屠夫们的心行迥然不同。佛陀在世时,教法与证法均极其兴盛,所有僧人也都是慈悲为怀只知利益他众,从不吃肉积财,也从不聚集一处虚度时光,当时也没有像藏地这么多的寺院;当时的屠夫们也只是为了自家与亲友等的利益,根本没有为僧众之口腹之欲而杀一只羊的念头与行为。那时,只有患严重风湿、濒临死亡的老僧人才会从屠夫手中接受少许肉食以为治病之用,这样的肉才真正是三清净肉。
  可是环顾当今时代,佛法尽管表面兴旺发达,实际上却仅有教法而已,证法已经失毁。在这样恶劣的浊世,大多数僧人为三毒五毒烦恼所转,将父母众生血肉这样的罪业食品作为主食,积累起财产来比在家人还精勤。建立许多大寺院时,屠夫们也知道这些僧人只要想吃肉就一定会付钱购买,于是乎便为了他们而宰杀大量牲畜。因为僧人们需要肉类,故而就有杀生的必要;而杀生就需要屠夫下手,因而有些僧人便故意让那些屠夫住在寺院附近。屠夫为了僧众而宰杀牲畜,对这一点明明亲眼目睹、亲耳听闻或心有怀疑的僧人,却还口口声声地说这些肉是三清净肉,这些人能道不是在犯妄语戒吗?僧人们只是口中并未直截了当地说:“屠夫们,你们杀吧,我们会买的。”实际上则与直接说无有差别。单单凭口中没有说杀羊、屠夫们也没有说这羊是为了僧众而杀这一点,并不能证明这些肉是三清净肉。所以,寺院旁边的屠夫们所杀的这些肉不仅不是三清净肉,反而是为了聚集在那里的僧人享受肉食特意宰杀的不清净肉。具有智慧的人们应想到住在寺院附近的屠夫们所杀之肉的性质,并因此而小心提防,此点至为重要。
  因此,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佛陀所说话语一定要与民族、地区、时间相结合。当今,施主为了上师而杀生作供养,只是不好意思说“这是为了您的生活而杀的羊肉”而己。当这些施主为了上师专门杀羊供奉时,虽然这位上师对此明明看见、听见或心存疑虑,可是他不但自己吃,而且也热情地对别人说:“吃吃吃!”小僧人们也顺水推舟地帮忙吃,这种现象目前已屡见不鲜。所谓的供养羊肉,就算供养者未对上师说这是为你而杀的羊,只要他是专门为上师而杀并且上师自己也已明明看见了、听见了或心有疑虑,这就已经足够了。
  即便是三清净肉,作为受了别解脱戒、菩萨戒以及密宗三昧耶戒后,按照道次第、修心法门、大手印、大圆满、道果法中所说,修学慈悲菩提心的菩萨或出家僧人,也应观想牲畜为父母有情,从而担心有害于他们的生命并因而拒不吃肉。再加上佛教的根基全赖悲心,为了维护佛教也应禁绝肉食,这一点极为关键。
  竹巴根乐尊者曾经这样说过:“如果深入思维,那么有谁会吃父母或儿子的血肉呢?有些僧人为了一饱口福而贪吃肉食,并且认为只要吃不是特意为自己杀的有罪过的肉就可以了,他们一直凭借着‘僧人可食三净肉,如若不吃肉,则与提婆达多的行为相同。’这样的教证而享用肉食。我以同等理给你提出一个问题:三角形可以作成轮子吗?如果不能,那么没有经过三个集市的肉也不可以吃。毫不思维其义,只是一味地咬文嚼字,最终只能是咎由自取。”

 
· 下一页:不得以超度为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