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素食放生开示集 < 戒杀放生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不要再杀生了!——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来源:《藏密素食观》 作者:索达吉堪布

  不要再杀生了!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在二千年极乐法会上的讲话

  各位法师、各位朋友:

  你们好!
  在新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之际,非常高兴能够穿越时空和你们进行真诚地交流,在佛法上共同创造殊胜的缘起。
  在这个世界上,生命是最可贵的。当我们濒临死亡而被人救度,那将比得到全世界的财富还快乐。反之,如果我们被夺取生命,那痛苦比倾家荡产还要大许多倍。我们人类是这样,其他生命,大至狮子、老虎,小至昆虫、蚂蚁,都一样是贪生怕死。它们虽然不会说话,但对痛苦的感觉则和人没有两样。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该将心比心,推己及物,和动物们友好相处,让世界充满和平与幸福呢?
  当前藏地牧区杀生的情况比较严重,这既违反佛教教义,又与世间道德相违背。
  首先从佛法的角度来看,杀生是最严重的罪恶,果报亦是非常可怕:异熟果,杀生者必堕地狱,数亿年感受难忍痛苦,因为让被杀动物痛苦;等流果,生生世世喜好杀生且短命多病,因为缩短被杀动物的寿命;增上果,转生于环境恶劣之处,因为夺取了被杀动物生存的幸福。这一切都是因果不虚,每个人死后都必须感受生前所造业的果报。
  人的痛苦莫过于被判死刑,死囚虽然精神上的折磨比较严重,但肉体上的痛苦相对来说比较轻微,持续时间较短暂。藏地牧区的牛羊被运往成都、兰州等很远的地方,一路上要经历数次死亡般的痛苦。从牧区到汉地要两、三天时间,到了市场又要等两、三天,进了屠宰厂又要等七、八天。为保证牛不消瘦,而不让牛反刍,人们狠心地用钉子把牛的上下颌钉住,有的就把牛下颌刺穿,把牛舌头从中间拉出来。十几天里,它们吃不到一根草,喝不到一滴水。以至于在运输途中看见路边的小河时,渴极了的牛会不顾一切地跳下正在疾驰的卡车,将腿和肋骨都摔断了。而且一路上车子颠簸抖动,车上的牛非常害怕,全身的力气都用在四个蹄子上,几天下来,牛蹄子都折断脱落了。至于羊,就象口袋一样地被倒挂在车厢外面,任凭风吹日晒雨淋,所感受的痛苦就象地狱和饿鬼的痛苦一样,是难以想象的。然而能死在运输途中还是幸运的,因为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到了屠宰厂,那些被折磨了五、六天的牛羊,被关在黑暗肮脏的牛棚里,又饥又渴地熬过七、八天。最后,它们被赶过一条又窄又深的通道,到了屠宰车间门口。听到里面屠杀机器的响声、同伴们的惨叫声、挣扎声,看见充满血腥的地狱场面,它们全都吓得身体颤抖、眼泪流出,拼命想往回逃,但已经来不及了。它们的角上已经拴上了绳子,虽然拼命挣扎,但还是被机器拖了进去。有的则用铁钎将牛的眼睛刺瞎,再往屠宰车间赶。牛刚进去,一只大铁钳就夹住了牛的后腿,将牛倒吊起来,随着传送带运进去,用刀割开喉管及血管,热血从空中洒下来,牛在半空中垂死挣扎,胃里的东西都从喉咙里倒了出来。传送带再进一步,牛被活生生地剥皮、开膛、取内脏。稍有慈悲心的人看到这些都会痛彻心肺。还有一种闭气杀牛的方法,就是用绳子绑住牛的口鼻,不让它呼吸,这样,牛要经过近半个小时才会窒息而死。这种方法非常野蛮残忍。
  许多牧民把家畜卖给屠夫,认为自己没有杀生的罪过,这完全是愚痴的。这种做法的罪过,甚至比亲手杀生还严重。自己、屠夫以及一起商量买卖的人,都造了同等的罪业。那些屠夫根本不相信因果,执此邪见而杀害很多众生,造下难以估量的罪业。
  有的人为了修佛塔、嘛呢石堆、经堂等,将牛羊卖给屠夫;有的人为了僧众的生活而杀害家畜。这些都是以行善的名义而造恶业,不仅丝毫没有功德,而且罪加一等!
  要知道,这些众生都是我们过去世的父母、亲人的转世,曾经哺育过我们。为了我们的成长,他们付出了多少心血呀!可是今天我们却在他们身上加诸无量痛苦,这难道不是恩将仇报吗?即便不说前世的恩德,我们喝了母牛的鲜奶,却还要把它们杀害、吃它们的肉、穿它们的皮,这究竟还算不算人的行为?!
  从世间的道德方面来看,就象长江上游的森林一度被滥砍滥伐,造成水土流失,使下游的旱涝灾害一年比一年严重。同样道理,现在从藏地向汉地运牛羊的车与当年运木材的车一样多,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牧区的牛羊将会大量减少以至于灭绝,牧民的生活面临着危机。而且运到汉地的牛羊很多都是雌性的,有些还怀着小生命,直到屠宰厂才被发现。由于没有禁止从牧区贩运牛羊到汉地,某些不法分子趁此机会将一车车的牛羊偷运到汉地去卖,这样势必给牧区的社会治安和牧民的生活安定带来很大影响。藏地很多屠宰厂至今已杀死了成千上万头牛羊,但没有获得多少利润,有的甚至亏损破产,这样的企业生产对藏地经济不能带来任何利益。而且,这种不考虑后世果报残杀动物的行为,会严重影响后代子孙的精神文明,他们会因此成为根本不保护动物,凶残如猛兽般的野蛮人。
  汉地虽然不象牧区,但杀生的情况更严重,杀生的手段多种多样,不仅杀害牛、羊、猪、鸡等,还杀害鱼、虾、蟹、鳖等水族,几乎每一城市都象罗刹的都市一样充满血腥和杀气。有一次我从成都回学院,路上看到一群被扔在公路边待杀的鸭子,它们的脚被捆着,汽车路过时,它们拍打着翅膀挣扎着逃命,挤成一堆。虽然它们的生命只剩下短短的几分钟,可是它们的求生欲望依然那么强烈。汉地吃素的人往往被轻视,放生被看成是莫名其妙的行为。各大城市的放生会做了很多放生的工作,非常感谢你们,希望能够再接再励,继续广行放生。在此我祈求放生工作能受到护持众生安乐的所有高僧大德们的支持,能得到所有三宝弟子的热切关注与积极参与。
  如果不从事杀生的行业,我们还是有办法生活下去的。素食,同样能够活得健康快乐。倘若我们积极地戒杀放生,这个地球将会成为美丽的花园。
  为了自己的来世,为了整个人类的明天,我在此合掌祈请各位朋友,在身心自由的情况下,千万不要再把牛羊等动物送到地狱一样的难忍痛苦中,不要故意杀害任何生命。这是我对你们的最大期望,也是对你们的恳求!无论现在还是未来,凡是听受我的教言的人,都应全力以赴地戒杀放生,这样能给自他带来无比的利益,使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祝各位吉祥如意!扎西德勒!谢谢。

 
· 下一页:藏密素食观—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