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心理健康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女人的心理
来源:两性心理学 文章作者:白石洁一 发布时间:06-26

  女人为什么喜欢赶时髦?
  不必谈别的,就请您想想做一件新衣服的情形吧。
  “你眼光真不错。这正是公认的不久就要开始流行的花色哩。像您这样的身段,真是再合适没有了。”
  听了这话,女性们几乎无例外地就会落入圈套。但是,这样的话对男性却往往只能发生反效果。通常男人对流行的尖端多半存犹疑态度。因此,如果对他说:
  “这是本季的高级绅士服,目前订制最多的就是这个。”
  他会“我也来一套吧!”这样的男人不多。这是为什么呢?
  喜欢赶时髦的心理条件,有如下三点:
  一、是一种好奇心,如对新的食物马上食欲大动。
  二、是希望出人头地,希望炫耀的“威权欲求”。
  三、是如果跟别人不一样,就会感到羞耻,不愿落在人后的“齐一性欲求”。
  第一点,个人差甚大,男女间也没有多大差异。不过对时髦关心,男性多是起自第三点,女性则第二点、第三点都占重要分量。
  第二点与第三点看来有些矛盾,可是两者往往共存在女性心理之中。今年的款式一经宣传,有不少人趋之若鹜,不管适合不适合,穿戴起来昂首阔步。第二批人马上学样跟进。于是马路上一片同样款式泛滥。
  于是设计家与幕后厂商,加上大家传播又打出了新的花式,如此无尽无止地循环不息。这话是有所据的,如裙子的长短,过去一百年来,就好像电梯那样,升升降降,反复不停。这都是商业宣传的结果。
  男性却不配嘲笑这种情形。所谓“威权欲求”,在男性可以靠地位、头衔来满足,女性却没有这种途径。因而在服饰方面发挥,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人都希望有暂时从现实逃避的希冀,男人有酒精、麻将、弹子房等种种方法,女人没有。只有追赶时髦——纵使不能穿着,就是看看也好。
  这也可说是女性的弱点。因此,男性们便不由地要建议:“赶时髦未尝不可,最好能感觉敏锐些,以适合自己的个性。别让人大吃一惊!”
  女人为什么总记着些无聊的事?
  “某某女明星离婚了!几年前某月某日才结婚的。唉……”
  “人家结婚的日子,你竟记得那么清楚。”
  “那是因为那天是我们一起去百货公司买了一架衣橱的日子嘛。回来时,还把雨伞忘了。”
  女人们居然会记得这一类芝麻绿豆的无聊事,男人们常常为之惊叹不已。未婚小姐也差不多少。有一次我应邀参加女子大学的毕业典礼。
  “老师一向都很好吧。是不是开始讲课时,仍然要先整整眼镜?”
  也有这样的:
  “还记得某某小姐吗?”
  “呃,是那个常常把头发卷向里边的吧?”
  如果您听听她们谈回忆,会发现她们把琐琐屑屑的事记得那么多。我不免常想,如果花了偌大一笔学费才学到的东西,也能记得这么多,那不晓得有多好。
  为什么女性能在过去的一些琐事上发挥这么优异的记忆力呢?
  第一、由心理实验的结果已明了,那是由于女性比男性,在“机械式记忆力”上面更优秀。
  第二、是生活空间受到限制的结果,这一点可以作如下解释:男人在办公室,需要周旋于领导、同事们之间,又是开会,又是出差,还有招待会等等,不然就是高尔夫球、麻将,生活面是复杂多样的。而女人的生活比较完整,而且许许多多的琐事都互相关联着。
  不过原因不仅仅这些而已。女性有一种习性:“珍视过去,容易怀旧。”
  “想起来,你真是纯情的人。当你在我家客厅里说‘请你嫁给我,我一定使你幸福’,那时,你的鼻尖渗出了几粒汗珠呢。”
  听了这话,男人禁不住要倒抽一口冷气。
  男人有尽可能把琐事忘却的心理。尤其对自己不利的事,很容易地就加以遗忘。
  “咦,那时你不是明明白白地答应了?”
  “是吗?……我说了那种话吗?”
  是真正忘了呢,还是故作糊涂?这倒是不容易判断的。
  男人总是想把重要的事,逻辑地记住。女人随着自己的感觉,只想记住印象深刻的事。但是,有时也有料想不到的益处。
  “糟糕!上次那个推销商留下的名片哪儿去了?得赶快打个电话,说不定又把东西送来了。”
  “是282187吧?”
  “真了不起,怎么能记住呢?”
  “是因为那个人好讨厌,嬉皮笑脸的,所以就记住了。”
  男性们是不该太瞧不起这种不可思议的记忆力的。
  女人的感觉为什么特别敏锐
  关于女人的感觉敏锐,早有定评。
  酒吧的火柴、饭馆的收据等等所有的证据都扔掉了,以为万无一失,才回到家。
  “累死了。公司要我接待一位大股东,可真是难缠的家伙。”
  您以为演技可打满分,没料到太座一眼就瞧破了。
  “骗鬼。别想瞒过我,还是老实招来吧。”
  这种“慧眼”异乎寻常的第六感,普天下的丈夫只有咋舌称奇。
  女性的感觉,为什么这样锐利呢?
  其原因,第一,男性优于逻辑的思考,而女性则在感觉的直观力上独擅胜场。例如要把握住某件事情的真相或实态,男人会一层层抽丝剥茧,靠逻辑来推理下去。万一在半途上碰上困难,就只好放弃。“太复杂了,我搞不清楚。”——这就是他的结论。
  女性可不管这一套,不把逻辑之类的小聪明看在眼里。她们珍视在一瞬间闪现脑际的印象。
  “咦,这有点儿蹊跷呢!”“怪呀”——为什么怪?她也说不上来,不过双方的一个眼神,一瞬间的表情,言语的抑扬变化等,她都不会放过。
  这一点,未婚女性也毫无两样。常常一起去看电影的同事说:“下一个礼拜天不能够看了。一位从前的同学要来看我。”
  这一刹那间,她的脑际掠过一个念头:“有点不可靠呢?不是要去相亲吧?”礼拜一早上碰面,看,确实去理过发了。于是她已胸有成竹。他打了个招呼,她脸儿侧开了。
  这种感觉,当然也有牛头不对马嘴的时候,不过十中八九差不到哪儿去。
  “我的感觉那么准,连我自己都有点可怕呢。”这么说的女性也决不在少。
  “念书时就是这个样子。今天英文背课文,可能会点上的,或者旅游那天会下雨吧,这些全都会猜中的。”
  而目前,她微微地爱着K君。一个礼拜天。“现在如果我到街角去投信,说不定会跟出来买香烟的他巧遇。”她的灵感涌现,于是不妨一试吧。出去走走,哎呀,来啦来啦!为什么这么准呢?
  第二个原因是女性的活动范围,比较上受到更多的限制,日常生活单调,内容也较为单纯。不像男人,口袋里的小本子写得满满的,忙碌而复杂。故此,女性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上面。并且较能把某件事与别的现象之间,探索出联系。例如:
  “对呀,上个月也有一次,很晚了才买了些点心回来,已经醉了的,还去洗澡。那一次跟这一次,说不定有什么关系的……”
  还有,就是对接近、类似、断续等事态也甚为敏感。同事某甲如果打了藏青红纹的领带来上班,一定会慌慌张张,有时会不自觉地笑出来;或者某乙每到礼拜五下午三点左右,就会忽然离座,到外边打电话,这一类资料,往往也成为她们敏锐感觉的基础。
  然而,第三,虽说“连自己都不可思议起来”,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坏的。人类的脑子里,一天之中有几百几千那么多的思绪、杂念,有如河流上的水泡,此生彼灭。而他们大多数都是会被遗忘。很希罕地,有的人的这种忘却作用失灵了,于是会患上“杂念恐怖症”。感觉也相同,有的准,有的则否,男子对这双方都易忘,可是女人对准的特别记得,因而会以为很准。对于感觉的神秘性,男人还是稍稍敬畏一下,这才不失为中庸之道吧。
  女人为什么喜欢想象?
  女性与男性的想象力,何者为丰富?这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不过若问何者喜欢想象,那就断断乎非女人莫属了。
  参加广播电台或电视歌唱比赛,一跃而成为红歌星,灌的唱片轰动遐迩……偶然在一个场合被星探发现,于是成为一个明星,当上了主角,照片满天飞,也上了杂志封面……就算不是这么大的,例如每天上学时都会碰到好帅的大学生,说不定有一天会忽然向我说话……
  “如果他突然要和我约会,那我可怎么办好呢?……”
  这位大学生是位什么长的儿子,竟然向我说:“等我大学毕业,请你一定嫁给我吧!”我只好这么回答:“太突然了,我得考虑考虑……”这一类的梦想,大部分的女性都会有过一两次。为什么女性会做这种无聊的梦想呢?
  根本上的理由是女性的直觉力比论理意识更优越,还有就是喜欢珍视内心的世界。假定从A的刺激,想象出B与C的场面,在男性,总想在A、B、C三者之间,发现关联性。故而空想妄想的翅膀,不会飞翔得太高太远。而在女性则往往不费吹灰之力就来个论理上的飞跃,随着直觉到梦幻的世界去飘浮,而这样的飘浮在女性是一种乐趣。男人总有一种反省力量,自觉是“无聊透顶”(正确地说,应该是感到腼腆),马上停止飘浮,女人却一个空想,产生了另一个空想,无限地飘浮下去。
  第二个理由是女人比男人更有闲暇。当一个人忙碌而且有些过劳时,他不可能去空想梦想。由于家庭的电气化,主妇们的闲暇更多了。电视节目又整天价爱啦,情啦,嚷个没完,于是她就禁不住神游于空想幻想的世界了。
  第三个理由是欲求与实行之间的差距,女性比男性大。不说旁的,男人,如果他想到今儿晚上喝一杯,来暖暖身子,他会马上去邀个同事到小铺子去。女人呢?想去逛逛百货公司,可是孩子马上会放学回来了,或者衣服非洗好不可,于是她就只好打断那个念头。一般地说,差距越大,精神上的压抑也随之变大,自然而然会在想象的世界找寻发泄,有些极端的,还会做起白日梦来。
  综上所述,女性不时都在向幻想“升火待发”的状态里,因此稍一刺激,便开始发动了。
  丈夫下班回来,偶然说:“科长住院了,听说是胃溃疡。真可怜,明天得去看看才成呢。”只这一句话,已足够让妻子的空想火箭打上太空去了。
  “说是胃溃疡,其实也可能是胃癌呢。不管如何,总得病好长的时间吧,说不定会请长假什么的。我家那个傻瓜,还算得上局长的亲信,这么一来,他升科长的日子说不定会意外地早到呢。那我就是科长夫人了,邻居太太听了不晓得会怎样。嘻……”
  厨房里的鱼儿发出焦味了,可是她还在陶然欲醉。但是,男人们却不能笑她们哩,只因她身为妻子,才会为丈夫描绘这幅幻境。你说,谁还会为你抱这种梦想或希望?

 
下一页:特立独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