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人生之旅 < 生活点滴 < 首页 : 当前位置 
初为人嫂
来源:真善美 文章作者:郭胜利 发布时间:7-26

  我们5位姑娘一同进纺织厂,一起当学徒,又分在同一个班组;我们年龄相当,都很漂亮;信不信由你,我们还几乎是在同一个季节里找上对象的。
  那是一个多情的季节,一个卿卿我我的季节,但弄不清从哪一天起,我发现自己落伍了,我与其他4个姐妹不分伯仲的优势开始裂变。
  姐妹们上夜班总有人送接,姐妹们的闲暇时间总有人陪伴,姐妹们喜欢什么就有人送到眼前,姐妹们想哭想笑想出气想撒娇,都有一张可容纳一切的笑脸。
  可我呢?我的那位是军人,除了每月两三封书信或寄几张照片之外,他再能给我的就很少了。信上的甜蜜最初是让我颇感幸福的,我也十分愿意品尝。当我那位来信时姐妹们的大呼小叫,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时候,这种幸福和欢乐已远远不能填补我感情的焦渴了,虽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现代青年,即使是永远的缠绵,即使是永远的厮守,还未必解渴呢,又有谁愿唱那曲“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闺房哀怨曲呢?那一种关怀,那一种疼爱,那一种踏实,那一种欢快,对每一位初恋的姑娘来说,都是一个美满,一种幸福,都是一个撩人的震颤,一种醉心的甜蜜。谁能不向而往之呢?
  每当下夜班,4个姐妹的白马王子来接她们的时候,我就想哭,就想喊。我多么渴望我那位会站在他们中间,多么希望有一个奇迹会突然出现,可多少次希望,多少次期盼,都化为更让人痛苦的心酸。当我终于惊喜地发现有人走向我的时候,我已预感到,来人不是他,是另一位男孩,和他一样:高个,宽肩。
  那是一个好冷好冷的冬夜,他站在4位白马王子中,眼里燃着和他们一样的火焰。
  我惊喜,愧疚,却又别无选择,只好用一封信割断了和那位军人的牵连,我告诉他,我受不了那种孤独,受不了那种望眼欲穿的饥渴,我真的没有办法,我顶不住青春的诱惑。我还去了他家,告诉他的双亲,我喜欢他,可我上夜班,得有人送,接——没有更好的理由了,我不能对二老说无法理清的青春的情结。他们的眼湿润了,我的泪也把我自己浸泡得浑身酸软,我只能赶紧离开这个我熟悉的小院。
  就在我跑出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了在门口吓呆了的3个弟妹,他们都已泪水涟涟。他们没再亲热地叫我“姐姐”,没再调皮地喊我“嫂嫂”,也没再围着我唧唧喳喳团团转,只是愣愣地看着我走出门口——哦,原谅我,给了我许多幸福和欢乐的小弟小妹。我的心哭泣着说。
  第二天,我神情好恍惚。我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下了夜班,我随4个姐妹一同走出车间,走出厂门口,就在那位宽肩,高个的男孩又迎上我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而又清脆的、使我潸然泪下的声音:
  “嫂——嫂——”
  “你们?小妹——”我看见15岁和13岁的两个小妹拉着11岁的小弟弟,“一”字儿排开,脸像3朵娇嫩的小红花,在寒冷的北风里,眨着眼睛望着我。
  接下来,我听到了让我感到比任何人都满足和幸福的话语,3个童音齐声高喊:
  “我们替哥哥接你来了。”
  这时候,已半夜12点半。
  那一夜,我跟他们一同回家,而且他们一定要和我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所不同的是,他们一会儿就睡着了,可我几乎一夜未眠——我一直在品味那种初为人嫂的滋味。真的,这滋味或许够我品味此生此世!!

 
下一页: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