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生命探索 < 休闲文章 < 首页 : 当前位置 
克隆是福音还是潘多拉魔盒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sm 发布时间:06-22

  秘密的出生,爆炸性的露面,平静的死亡……这只绵羊的一切,似乎都充满象征意味。有母无父、与性无关的出生方式,抛开科学与理性去看,有点神圣的纯洁色彩。

然而,事实上,多利一生所遭遇的非理性反应中,恐慌多于欢迎。纯洁的羔羊被视为瓶中放出的魔鬼,这种滑稽的反差显示了人类进步过程中始终伴随的某种自我畏惧与自我牵制。

长期围绕克隆的争论,已经澄清了诸如克隆会造成历史人物再生、导致物种灭绝等错误认识,现在的问题基本分为两个,即对于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两种目的不同的克隆研究,究竟该如何分别对待?

生殖性克隆是以克隆出一个完整的人类个体为目的而进行的研究。鉴于目前技术手段不成熟,现有伦理道德体系无法容纳等因素,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对的态度。然而对于治疗性克隆这种以治病救人为目的而进行的研究,却又泾渭分明地出现了支持与反对并存的两种呼声。

克隆研究面临瓶颈

人类社会长期形成的共同道德观点,已经让人可以在面对诸如是否该为了救一个绝世英雄而剥夺另外一个生命的问题时,一致说出个“不”字,这是因为人人有尊严,人人生而平等。类似的问题同样存在于克隆研究中,即治疗性克隆所应用的胚胎在形成多少天后算是一个生命?如果在胚胎已成为生命后,是否可以剥夺其生命再去救治一个已在人世的生命?这些问题都成了阻碍克隆研究的瓶颈。

多利这只小羊将这些难题带给人类。它究竟是为人类对生命的探索打开了一个绚丽世界,还是如潘多拉魔盒般将引发伦理道德灾难,甚至导致人类自我毁灭,也许要回答这个问题,10年的时间还太短。

找出克隆的种种缺点,并不意味着给克隆“判死刑”,因为我们实际上并不知道“不可能”的边界在哪里。就像多利之父威尔默特指出的那样:人们也曾不相信克隆会成功,但在10年前那个温暖的7月之夜,多利创造了历史。

克隆技术

“克隆”是英文单词“Clone”的音译,其本身的含义是无性繁殖,即由同一个祖先细胞分裂繁殖而形成的纯细胞系,该细胞系中每个细胞的基因彼此相同。

克隆技术在现代生物学中被称为“生物放大技术”,它已经历了三个发展时期:第一个时期是微生物克隆,即用一个细菌很快复制出成千上万个和它一模一样的细菌,而变成一个细菌群;第二个时期是生物技术克隆,比如用遗传基因——DNA克隆;第三个时期是动物克隆,即由一个细胞克隆成一个动物。克隆绵羊“多利”由一头母羊的体细胞克隆而来,使用的便是动物克隆技术。

多利羊生与死

多利是苏格兰罗斯林研究所和英国PPL医疗公司的共同作品。它的基因母亲是一种芬恩·多西特品种的白绵羊,在多利出生之前3年就已死去。

这只小羊的实验室编号为6LL3,但威尔默特以他喜爱的美国乡村音乐女歌手多利·帕顿(DollyParton)的名字为自己的得意之作命名。1997年2月23日这头羊的身份向全世界披露后,世上知道它的人恐怕比知道这位歌手的多得多。

作为第一头体细胞克隆动物,多利的健康状况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可能代表着其他克隆动物的命运。美国《科学》杂志曾把多利的诞生评为当年世界十大科技进步的第一项。

 
下一页:美妙音乐可治疗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