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抱朴子内篇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凭什么肯定《周易参同契》是内丹理论的始作俑者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上一节我谈到,我认为《周易参同契》是内丹思想的始作俑者。我认为,《参同契》之前丹鼎派的发展,已经实现内丹外丹兼修,它有两个阵营,一个是外炼为主,另一个是内养为主,但不管谁主,都内外兼修。《参同契》把内养为主又向前推了一把:只需要内炼就够了,不必内外兼修。《参同契》是革新派,两个阵营都不隶属,是新开创的内丹派鼻祖。这是我的看法。

这种看法似乎不符合历史逻辑,因为,《黄庭经》很黄老、很内养,比《参同契》晚,怎么没有继承《参同契》的内丹革新成果呢?《抱朴子内篇》很外丹、很丹鼎,也比《参同契》晚,怎么仍然保持内外兼修?怎么不继承革新成果呢?难道说,后辈们都喜欢开历史的倒车?

我的理由是,历史真相的逻辑标准,并不是历史时间轴中的简单先后顺序,任何时代革新性文化的普及和传承,在竞争中才能脱颖而出,必然面临老文化的包围。

先聊《黄庭经》。这部文献原本就是历史文献,有学者甚至认为,可能在西汉它就有流传,它的丹田思想其实很古老,只不过,当它被社会广为人知的时候,已经比东汉的《参同契》晚了,如此而已。《黄庭经》中的思想,正是《参同契》中所说的“较而可御”的黄老学,相对可操作、相对可控制,是《参同契》希望升级改造的对象。但《参同契》改造得好不好呢?还要和《黄庭经》的传承竞争了才知道。

再聊《抱朴子内篇》,它是葛洪本人的作品。葛洪认为,烧炼出来的金丹,才是成仙的关键,练气、房中等等,只是必不可少的辅修手段罢了。正如我们第一节中讲的,葛洪也是外丹内丹综合修炼的丹鼎派,只不过,它是丹鼎第一阵营,主张内养为外炼服务,就是说,练气功、修黄老等等工作,都是为了吃外丹的时候吃得消。有人会疑惑,《抱朴子内篇》是丹鼎派的代表作,比《参同契》在历史时间轴中的位置更靠后,是一家子,为什么也开倒车?你怎么解释?

附文:《我说参同契》外丹不是真丹(南怀瑾解)

这一段我们再把朱云阳祖师的批注念一念,“此节,端破炉火之谬,言一切有形有质者,皆非同类之真也。”真丹是无形无相的,这个要注意了,一般修炼神仙丹药,硬是以为八卦丹、维他命一颗下去就对了,其实真的丹是无形无相的。“欲炼还丹”,把生命拉回去返本还源叫还丹,“必须采取药物”,必须要采长生不老之药。这个不老之药,就是我们生命当中“一性一命,本先天无形之妙”,也就是性跟命。老实讲我们中文讲了半天性命,禅宗把明心见性视为目标,但是心是什么?性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道家偏重于修命入性,可是命是什么你也找不到。

下页:全真王重阳内丹学与张伯瑞内丹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