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抱朴子内篇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葛洪论仙·未然防患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有人询问说:彭祖八百岁,安期三千岁,这是长寿之中无法想象的过人案例,如果确实有不死之道,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成仙呢?

难道他们并非是成仙的气质,或者是生命禀赋自有长短,而他们偶然得到多的方面,按道理并不可能长寿,因此也免不了凋谢陨落呢?抱朴子回答说:按《彭祖经》说,他从帝喾开始至辅佐尧帝,又经历夏代至殷商都是朝中大夫,殷王派遣采女跟他学习房中之术,殷王试验后果然有效,就想杀害彭祖,让他的房中术绝迹,彭祖察觉后就逃跑了。离开的时候有七百多岁了,并不是死了。《黄石公记》里说:彭祖逃跑之后七十多年,他的弟子在流沙之西又见到他了,并没有死,这里已经说明了。还有彭祖的弟子,如青乌公、黑穴公、秀眉公、白兔公子、离娄公、太足君、高丘子、不肯来有七八人,都活了几百岁,在殷代都各自成仙而去,况且是彭祖,他怎么肯去死呢?还有刘向撰载的《列仙传》,也说彭祖是仙人。

另外说的安期先生,他是在海边卖药的人,琅琊一带的人世世代代都见过他,估计已有上千岁了。秦始皇请他说话,谈了三天三夜。他的言论高雅,用意深远,知识渊博而有证验,始皇听后感到很诧异,就赐他一些黄金、璧玉,大概价值几千万钱,安期接受之后放在阜乡亭,又回赠一块红色壁玉为报,并且留下书信说:再等几千年,到蓬莱山找我。如此看来,他见始皇时已经有上千岁了,也并非已死。至于始皇询问安期长生之事,安期问答得妥当,始皇醒悟,坚信世间必有修仙之道,所以馈赠甚厚,又因为自己甘心修学,苦于没有明师指点,而又被卢生、徐福之辈愚弄,所以始终不能学得。假若安期先生说话没有根据,三天三夜的时间,总会有理屈辞穷的时候,那么依始皇的性情必将会把他屠杀烹煮的,灾祸是免不了的,他的那些丰厚的馈赠又怎可得到呢?

有人询问说:世间有服食药物,行气导引,还是免不了要死亡,这是为什么呢?抱朴子回答说:如果得不到金丹,只是服食草木药物以及修炼一些小方术,可以达到延年益寿,只是能推迟死亡罢了,不会成仙的。或者只是知道服食草药,而不懂得返老还童的深奥道术,就始终没有长生的道理。或者又不明白携带神符,施行严格的规戒,意想身中之神,保守真一之气,这样只可以让内疾不起,风湿不犯罢了。如果突然有恶鬼强邪,山精水毒侵害,就会很快死亡。或者得不到进山修行的要领,让山神给你带来灾祸,那么那些妖鬼就会侵犯,猛兽也会伤害,山溪中的毒虫就会攻击,被蛇蝎螫伤等等,致人死亡的事情有很多方面,并非是简单的事情。或者修道到了晚年,自己首先损伤已深,难以修补恢复,而且修复补益的方法也没有根据无法掌握,然而疾病随时反复发生,鉴于这些克伐之事,又有什么缘由能得道长生呢?有年老修道而成仙的,有年少修道而不成的,这是为什么呢?那人虽然年纪衰老却禀受正气较多,禀受正气多的就伤损较少,伤损少的就容易调养,容易调养的所以也易得道成仙。那人虽然年少而禀受正气较少,禀受正气较少的就伤损较深,伤损较深就难以挽救,难以挽救就不会成仙。

自然界的木槿杨柳,截断根茎也会再生,倒着横着都会再生,容易生长的没有超越这种木材的。然而掩埋较浅,且时间又不长,或者摇动,或者力拔,即使是壅堆肥土,浇水滋润,仍然不免于枯萎,这是因为它的根本不固,还没等到吐露萌芽,津液就不足以供养它的生机了。人的身体容易受伤而难以保养,与两种木材比较就相差很远了,然而侵犯毁伤它的,却过于刻薄,比起摇动力拔还要有过之而不及。培补它的少,损毁它的多,它的死亡就很容易了。养生法中吐故纳新是因气而长气,然而元气大衰的人就很难再长起来了。服食药物是因血以培补血,然而血液快要竭绝的人,就很难再培补了。人们奔跑就会气逆喘促,或者咳嗽或者胸闷,运用体力劳动就很快表现出气短乏力的,说明是气力损伤的症候。如果出现面色无光,皮肤枯燥,唇干脉空,腠理枯萎憔悴的现象,就是血液衰减的症状。气血衰弱的现象已经表现于外,那么人身内的灵性元气也就自然凋敝了,这种情况,如果得不到上品药材,就不能施救了。但凡修行不成,养生而又死亡的人,并非是他自身没有气血,然而身中之所以因为气因为血的缘故,是他根源已经败坏,只是剩下枯枝末叶罢了。

譬如说炭火洒水,火虽灭而烟气不会断绝,已经斩断的树木枝叶还可以再生。这两者并非是不会有烟气,也不是不会有枝叶,然而之所以有烟气有枝叶是因为它们的根本已经死亡了。世上的人们把觉察身体不适的那一天,才开始当作有病之日,尤其又把气息断绝的那天,作为命丧的时候。平常只是埋怨风冷暑湿,却不知道风冷暑湿不能伤害壮实之人,只是体质虚弱中气不足的人,就不能承受了,所以才被这些外邪所侵害。怎样比较呢?假设有几个人,年纪大小、身体强弱都相同,饮食之物、衣服厚薄也都一样。全都行走在沙漠之地,并且感受严寒之夜,大雪坠落在身上,寒冰冻结在地下,寒风刺骨使人战栗,咳吐之物,凝固于唇吻,那么这些人之中就会有受到寒冷伤害的,但不一定全都生病,并不是风冷对人偏心,大概是人的体质就有不能耐受的。所以说:都吃一种食物,就有人因此而生病的,并非这些食物对人有心伤害。用同样的器皿饮酒,然而也有醉酒和清醒的,并不是酒力对人区分彼此。一同触冒酷暑,然而有人会因中暑而死亡的,并不是天气炎热对人分别为公为私。一起服用—样的药物,就有昏迷失明,心胸烦闷的,并不是药物的毒烈之性能够区分爱憎。听以说:大风刮来,树木原先已枯槁的易被摧折;波涛汹涌,凌犯堤岸,而有裂缝的却首先颓废;烈火燎原,而干燥的草木总要先前焚烧;陶瓷坠地,而脆薄的自破。由此看来,人们若不善于养生,加上身体平素有病,再感受风寒暑湿的就会引发重病。假使能让正气不衰,形神相护,就没有能伤害他们的了。凡是修道的人,常常是忧虑晚年,却不在早年就防患于末然。依恃年纪少壮,体力正盛,自寻过错,等到百病缠身,命如朝露,又不得大药,只是服用草木之药,也可以比常人好些,但不能延长超过人生的大限年纪。所以《仙经》上说:养生以不伤为本。这是很重要的话。神农说:百病不愈,安得长生?这话的确可信。

下页:日常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