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抱朴子内篇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葛洪论仙·辨难诘问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有人询问说:如果神仙一定能够学到,圣人早已修成了,然而周孔不去修仙,说明世上就没有神仙,已经是很明白的事了。

抱朴子回答说:圣人不一定都是神仙,而成仙得道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圣人,圣人的使命,不是寻求长生之道的。只是为了除暴安良,制礼作乐,依法治国,移风易俗,匡正扶危,刊刻诗书,撰著经典,和调雅颂,训化童蒙,如此等等。他们怎么能关闭智慧,掩盖光明,内视返听,呼吸导引,心斋长洁,人室炼形,登山采药,调息凝神,辟谷清肠呢?至于求仙的人,惟有笃志诚信,勤苦不怠,恬淡清静,就可以修炼仙道,不需要有太多的才能。有在世俗之中为社会做事的高人,他们的修行却被俗务牵累,如果能合炼丹药,通晓抱元守一保养精神的要领,就会达到长生久视。况且世俗所谓圣人,都是一些治理社会的人,并不是说成仙得道的圣人,得道的圣人就是指黄帝和老子这样的人。而治理社会的圣人,指的就是周公和孔子。黄帝先治理社会而后才成仙,这是偶然有能兼顾的人才。

世人有人的优点长处,而众人又不能做到的方面,便称为圣。所以擅长围棋而又无与伦比的人,就叫他棋圣。像严子卿、马绥明,至今有棋圣之名。擅长历史作文超越当时的,就称他为书圣,而皇象、胡昭至今有书圣之名。擅长书画过于他人的就称为画圣,所以卫协、张墨至今有画圣之名。擅长巧妙的雕刻就称为木圣,所以张衡、马钧至今有木圣之名。所以孟子和伯夷,是清廉的圣人;柳下惠,是和事的圣人;伊尹,是职场中的圣人。我试着推演论述,圣人不只是代表一个方面的事情,比如鲁班,是机械的圣人;扁鹊、医和、医缓,是治疗疾病的圣人;子韦、甘钧,是占候的圣人;史苏、辛廖,是卜筮的圣人;夏育、杜回,是筋力的圣人;荆轲、聂政,是勇敢的圣人;飞廉、夸父,是轻速的圣人;子野、延州,是知音的圣人;孙膑、吴起、韩信、白起,是用兵的圣人。圣人是人事之中极其少有的名称,不只局限在文章才学方面,庄周说:盗贼也有圣人之道的五个方面,能窥测到别人藏匿东西的地方的,这是聪明智慧的人;冲锋在前而不迟疑的,这是勇敢的人;能保护别人,自己殿后而又不畏惧的,这是义气的人;知道可否成功的人,这是明智的人;分配财物均同的,这是仁德的人。如果没有这些素质就想成为天下大义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

《易经》上说:鉴别圣人,有四个方面的内容。以交谈为职业的,就善于言辞;以处世为职业的,就善于应变;以制作器皿为职业的,就善于取类比象;以卜筮为职业的,就善于爻占。这就是圣人之道可以分类的明显方面。为什么善行道德以达到成为神仙的,唯独不能称为得道之圣,假若没有得道之圣,那么周公、孔子就不能算作是治世之圣了。

道家把仙法道术作为秘密珍宝,弟子之中尤且择选载道之器,至精诚很久,然后传授要诀。更何况世俗人中,既不用心,又不信不求,怎么又能勉强告诉他们呢?既然不能感化让他们去信仰,恐怕还能招来蔑视和诽谤。因此得道之士,所以会与世人异路而行,异处而居,言谈不想和他们交流,身体不想和他们杂处。即使相隔千里,犹且恐怕还不足以远离烦恼劳碌的围攻;断绝行踪,犹且恐怕还不足以免除毁谤侮辱的恶语。高官显贵不能诱惑他,金钱富有不能改变他,还能因为什么肯显耀在世人面前,说我有仙法道术呢?这大概就是周公、孔子他们之所以无缘看见修道成仙的原因。

周公、孔子不信仙道,这就好似是说:日月有所不照的地方,圣人也就有所不明白的事情。怎么能够说,圣人所不为,便说是天下没有神仙呢?这和责备日月星三光为什么不照亮覆盆之内是一样的道理。

下页:人贵有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