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抱朴子内篇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葛洪论仙·微言大义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小修则小得,大为则大验。知好生而不知有养生之道,知畏死而不信有不死之法,知饮食过度能积蓄疾病,而又不能节制肥甘。知极情恣欲能招致枯损,却又不愿割舍。我虽说神仙可以修得,怎能让他们相信呢?

凡学道当由浅而入深,由易而至难,若志坚心诚,没有做不到的事情,怀疑就不会有成。所以非积善阴德,不足以感神明;非诚心实意,不足以结交师友。非功德劳苦不足以成大事,而且未遇明师而祈求要道,是不能得到的。九转金丹,是仙家的最要,然而此事浩大费用昂贵,不可以立即办到。珍惜精神爱惜元炁,是最急切的事情,并且服小药以延年命,学习健身术辅助正气以辟邪恶,就可以逐渐进入精深微妙之地了。

验方道术繁杂多端,的确难以精准完备。所谓的道术,可以内修形体和精神,使人们延年愈疾,又可以外攘邪恶之气,使灾祸不能戕害身体,比如琴瑟这样的乐器,不可以孤单地用一根弦求得五音之声。又譬如铠甲,不能说一次刺不透,就不怕那些锋利的刀刃了。凡是养生的人,还是要多闻多见而又善于体察要领,博闻识见而又善于选择,如果偏于修炼一个方面,是不足以一定要依赖的。又有一些好事的人,各自依仗他们的长处,如知道黄老道术的人,就会说:只有房中之术,可以度世;明白吐纳炼气的人,说:只有行气之法才可以延年益寿;擅长屈伸之法的人,就说:只有导引之术才可免于衰老;通晓草木方药的人,说:只有服食药物,才可以寿命无穷。学道没有成就,是由于偏学、同执、保守造成的,浅显见解的人,偶然明白一事,便说已经够用了,却又不认识正道,虽然得了好方法,犹且寻求不止,消耗工夫,损失时日,而且所施所用,没有一定,这都是得失无常的人。或者本性鲁钝,所知尚且浅近,便勉强入山,履霜冒雪,屡被毒虫伤害,不耐困苦而又请求回返。或为虎狼所食,或被魍魉所杀,或因饥饿而又无辟谷之方,寒冷而又无自温之法,死于崖谷,不很愚蠢吗?专心求学不如选择老师,如果老师所闻平素也很有限,又不尽心教导,因此告诉说:“修道不在多学。”

有人说:请问想修长生之道,有什么禁忌?抱朴子说:最急切最要害的禁忌,在于不被伤害,不损失而已。按《易内戒》及《赤松子经》和《河图记命符》都说:“天地有司过之神,随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人贫耗、疾病,屡逢忧患,算尽则人死。”各种能够夺取年寿的方面有几百件之多,不能一一列举了。又传说,身中有三尸,三尸这种东西,虽然没有形体而确实是魂灵鬼神之属类。三尸想要人过早死亡,这三尸就会变为鬼魅,自由放纵,随意游行,享受人们的祭品。所以它们每次到庚申日那天,按时上天禀告司命之神,述说主人所作行为过失。又在月晦之夜晚,灶神也上天禀告人的罪状。过失大的就要夺取一纪寿命,一纪为三百日。小过失就夺算,一算为三日。我也不能验证此等说法是否属实。然而天道虚无高远,鬼神的事情难以说明。赵简子、秦穆公都亲自接受上帝的金策,是有土地的明显象征。山川草木,井灶洿池,尚且都有精气博聚,人身之中,也有魂魄。况且天地是万物之中最大的,按理应当有精神,如果有精神就会赏善而罚恶,但是它的形体较大,而且网络稀疏,不必要发机而响应罢了。

然而阅读各种道门规戒,都是说:欲求长生者,必欲积善行功德,对事物有慈爱之心,用自己的善心去感触他人,仁爱及于昆虫,以他人的吉庆为快乐,哀怜他人的苦难,济助他人的急需,解脱别人的穷困,不伤害生命,不和睦的话不说,看见别人的品德如同是自己品德,看见他人的过失如同是自己的过失,不自高自大,不自美自誉,不嫉妒胜己的人,不谄媚奉承阴险邪恶的人,如此就是有品德,可受到上天的福佑,所作所为必然成功,求仙修道就有希望。如果是憎善好杀,口是心非,违背诚信,反而祸害耿直刚正,虐待加害属下,欺骗蒙蔽长上,变正为邪,领受恩惠不予感念,以权谋私,收受贿赂,放纵有罪冤枉正直,假公济私,刑罚加害无辜,破坏人的家庭,没收人的财宝,伤害人的身体,夺取人的禄位,侵袭克伤贤良的人,诛杀投降臣伏的人,诽谤轻蔑神仙圣贤,伤害摧残修道之士,射杀飞鸟,剖腹取胎破碎鸟卵,春夏烧荒打猎,漫骂诅咒神灵,教人作恶,遮掩人们的善行,让别人身处危险而自己得到平安,窃取别人成果以为自己功劳,破坏别人的好事,掠夺别人所爱,分离别人骨肉,欺侮他人求取胜利,取人之多,还人之少,施放水火,以术害人,胁迫瘦弱,用恶行换好处,强取强求,掳掠致富,不公不平,淫逸邪僻,欺凌孤寡,欺诳奸诈;好说他人隐私,议论他人短长,牵连天地,诅咒求证;借物不还,欠贷不偿,祈求欲望没有止境,憎恶拒绝忠义诚信,不依从君上之命,不尊敬所学老师;讥笑他人行善,败坏他人禾苗,损毁他人器物,断绝他人使用,拿不洁净饮食让他人吃,轻秤小斗与人,度量狭隘;以伪乱真,偷奸耍滑,诱骗人物,越井跨灶,晦日歌乐,朔日哭泣。

其中只要有一件恶事,就是一件罪过,要看事情的轻重,由司命夺取他的算、纪,算尽就会死亡。只是心生恶念而无实际恶行的夺算,如果有恶事而又损害人的就要夺纪,如果算、纪未尽而是自己死的,都会有祸殃及子孙。或者取不义之财,不避冤家债主,譬如用沾了漏水有毒的干肉解饥,用鸩羽泡的酒止渴,并非不能暂时吃饱然而死亡也在那里等着呢。其中也有曾经做了很多恶事,以后自己又改悔的,如果曾经冤枉贻害过人,就应当想到如何再救济要死的人,为他们解脱。如果随意取人财物,就应当想到施舍给贫困的人,来开解他们的罪责。如果犯了用罪名妄加于人的,就应当想到推荐贤能的人,以开解他的过错。都要做到加倍回报,就会受到吉庆利益,可以转祸为福。如果能够全都不触犯,就必然可以延年益寿,学道速成。虽然上天崇高而且听力卑小,但是万物没有不被鉴察的,如果行善不知疲倦,一定能得到吉祥报应。羊公积德布施,直到白头,才感应领受到上天坠赐之金,蔡顺极其孝顺,才感应了神灵,郭巨想杀子以孝亲,却获得铁券之重赐。但是善事难行,恶事易作,而且愚昧的人还以项托、伯牛之辈,说天地不能辨别好坏。他们岂不知那些有虚名的,未必有真才实学,有阳誉的不能解释阴罪。如果观察荠麦的生死,而疑惑天地阴阳二气,也是不能够达到深远的。上土之所以不用严密保守而仅仅是避免,是因为凡俗之人不至于究察到此。

下页:超脱世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