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抱朴子内篇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葛洪论仙·神仙有无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李宇林

我们只知道物种有经霜而枯槁憔悴,正当炎夏而绿色凋敝,含苞待放然而却并不茂盛,尚未结果却又过早萎靡零落,从来没有听说过享万年之寿,在世长生久视的人。所以说古代的人们,只要谈沦学习的事,从来不说求仙之事,聊天时也不涉及怪异之事,为的是杜绝那些奇谈怪论,生活中遵循着自然清静无为之道,把那些延年益寿的龟鹤作为有别于人的异类去看待,而把人类短暂的一生一死,当做是一早一晚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说盛夏万物必然成长,然而荠麦却枯萎了。寒冬万物必然凋敝,可是那些青竹翠柏却仍然茂盛。如果说有始必有终,然而天地却是无穷无尽的。说有生必有死,而龟鹤却能够自然长久。盛阳之时应该是暑热的气象,然而炎夏未必没有凉爽的日子。极阴应该是非常寒冷的时节,然而严冬未必没有短暂的温热气候,百川向东流淌,然而也有向北流动的河水。坤体至静,然而有时会因为地动而被崩塌。水性纯冷,也有温暖山谷的汤泉;火体炽热,然而孤独的山丘就会显现寒焰。重类应沉,而南海有浮石之山;轻物当浮,而牂牁有沉羽之流。世间万类,不能够一概地去下结论,正因为是如此的原因。

生命之中,最有灵性的没有超越人的。然而同类人中他的贤愚邪正,好丑修短,清浊贞淫,缓急迟速,趋舍所尚,耳目所欲,行为不同,已经有天壤之差,冰炭之别。为什么还要奇怪神仙的异常,如何的不与凡人一样而有生死呢?

如果说受气都是一样的,那么雉(野鸡)变化为蜃,雀入水变为蛤,壤虫假翼,川蛙翻飞,水蛎为蛉,荇苓为蛆,田鼠为鴽,腐草为萤,鼍之为虎,蛇之为龙,都是异类变化而成。

像那些修仙的人,用药物颐养身体,效法数术去延长生命,先使自己内疾不生,外患不入,虽然是长年不死,然而他的原有身躯却并不变化,如果修炼成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困难的。那些粗浅见识的人,拘守常俗,都说世间没有见过仙人,就说天下—定不会有这件事。

天地之间,大无边际,其中奇特的事情,难道是有限的吗?虽然头顶着天,却并不知道天的上面还有什么;终生行走在地上,却并不知道地下有什么。形骸是自己的,却又不知道它的心志是怎样的。寿命仿佛是自己掌控的,却又不知道它是长寿还是短命,究竟能到哪个地步。况且神仙的道理深远,凭借的道德幽深玄妙。如果只是依仗短浅的耳目,以决断那么精深微妙的有无,难道不可悲吗?

魏文帝广览群书,博闻异事,自己认为对世间万物无所不通,说天下没有能切开玉石的刀,也没有用火来浣洗的布料。他著《典论》也曾据理言及此事,只是没过多久,二种事物全都呈现,这时文帝才叹息不一,遂自毁论断。事情本来没有一定之论,大概都是如此。

陈思壬撰著《释疑论》,当初关于“道术”的说法,直接称它是愚弄百姓,欺诈虚伪,吹牛说谎的事情。后来他看到魏武帝试着关闭左慈,让他断食近—月,而且颜色不减,气力如常。左慈还常说:可以五十年不吃东西。由此看来,这又有什么值得怀疑呢?又说:让甘始用药物涂在活鱼的身上,并且在沸腾的开水中煮它,其中没有涂到药物的鱼,很快煮熟,马上就可以吃了。其中涂有药物的,在开水里往来游戏,好像在自然界的水中一样。又把这样的药物粉饰在桑叶上养蚕,蚕就会生活到十月也不会衰老。又用药物让小鸡雏和新生狗仔食用,都会停止生长。再用返白的药让白狗吃下,百天毛全变黑。这时他就知道天下之事,是不能够全明白的。如果只是用意念去决断它的有无,那就大错特错了。明白此理,恨不能断绝声色,专心致志学习长生之道,这两位好学的确是无书不读,才气应该说是一代英杰,然而他们当初都说没有神仙,到了晚年,才有穷理尽性之感,竟是如此地叹息。人非完人,不信神仙,也不足为怪。

欲求长生,修炼大道,秘诀在于立志,并不在于富贵。假若是有心志的人,即便有高位厚禄,反而是他的沉重负担,为什么呢?学仙的方法,必须要做到恬静、舒心、淡泊,涤除各种嗜好欲妄,收心内视,返观内听,如同活死人,行尸走肉,心如死灰,身似槁木。然而作为帝王,担负着天下百姓福祉的重任,政务繁多,思虑万机,精神驰骋于天地之间。若有一点失误则国政即为亏缺,过失殃及百姓。在日常生活上醇酒厚味伤其和气,艳姿美容伐其根本,所以耗精损虑使躯体瘦削憔悴的原因众多,就不再为此去详细说明了。再者蚊虫叮咬就会坐不安,卧不宁,天下之大,人事之多,何止于此。又怎么能做到掩耳闭日,遮盖聪明,身心潜藏,洁心斋戒,夙兴夜寐,躬亲炉火呢?

修仙之法,要静寂无为,忘其形骸,爱逮蠢蠕,不害含气,止绝臭腥,休粮清肠,博爱八荒,视人如己。有道的人,视爵位如酷刑,见印绶如服丧,视金玉如土粪,睹华堂如牢狱。又经典所载,大都有鬼神的证据,世俗之人尚且不信天下有鬼神,何况是仙人居高处远,混世与脱尘不是一个世界,得道成仙,飞升轻举,就不再返回世间,不是得道的人,怎能见闻。而儒墨之家知此不可以考证,所以始终不谈其有无,世人不信,不也正常吗?惟有识别仙真的人,校炼众方,得到征验,察其必有,也只是独自知道,又不能勉强不知的人。所以说:不见鬼神、仙人,不可说世间没有仙人。人们无论贤愚,都知道自己身体有魂魄,魂魄不足,人就生病;魂魄脱离,人就死亡。

下页:对俗开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