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道德经解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行于大道 唯施是畏
来源:道学初探 作者: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彩,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馀,是谓盗夸。非道也哉!

本章讲逆道而行,犹如强盗,这种强盗是自己偷自己,他们不可能拿走自然界中的任何东西,但却拿走了自己的精、气、神,丢掉了卿卿性命。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

老子说,假如我有一点点智慧的话,那就是按照大道的轨迹运行,只尊重大自然的施与,生怕做了与大道不合的事情。

大道甚夷,而人好径。

大道是十分宽广平坦的,没有那么多的拐弯抹角。平常即是“道”,简单即是“道”。但世人却喜欢走小路,走邪路,无论什么事都追求标新立异,花花肠子一大推,结果是竭尽心智,耗神费力,看似有功,实为大害。

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

除,当锄字用,是指忙碌。朝甚除,是指一天从早到晚都在忙,有事要忙,无事想办法找事也要忙,这与大道悠然从容的样子相去甚远。

田,是指福田,即是人本来具足的道性。田甚芜,就是说福田被荒废了。我们越是奔波,福田荒废得就越厉害。

仓,是指收获。仓甚虚,是指世人整天忙个不停,争斗个不停,但全无收获。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自然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变化不定的,就连我们自己也在不时地流动,所以,世人执迷不悟,想抓住流动的万物为己有,这就像是去抓流动的风,怎么可能会有实际的收获呢?

服文彩,

世人喜欢穿华丽的服饰。为什么喜欢穿华丽的服饰呢?就是因为要凸显一个“我”,有了“我”,痛苦、烦恼就有了依附。现在的不少人不只是在服饰上下功夫,而且玩出种种花样,在自己的身体上下功夫。有的染发,有的美甲,有的接眉,有的纹身,赤裸裸一个假人。

一个人假的东西越多,真的东西就越少。

带利剑,

利剑,是指锋芒。带利剑,是指人人不甘落后,处处显示自己的锋芒。显示,本来就不好,显示自己的强项就更加危险。人就像是一滴水,只有隐藏在茫茫大海中才可以长生,把自己推到一个高点,那只能说是自寻短见。

厌饮食,

过度追求饮食,这也是世人的一个顽症。老子不是不让人吃饭,但不可贪多,不可贪奇。现代科学也证明,人类的许多病都是吃出来的,过度追求饮食,只会激发猎奇,乱了心志。

财货有馀,是谓盗夸。非道也哉!

人生在世,够用就好。对钱财的过度收敛是人类贪婪心的集中表现。庄子说过: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是说小麻雀在深林里建个窝,真正需要的就是一个树枝而已,田鼠到河里喝水也不过一肚子。

人其实需要的资源也是非常有限的,大家操劳忙碌,希望占有更多地财富,大部分是没有必要的。这种行为老子称其为“盗夸”,就是小偷。不过这种小偷,不可能偷走自然界中的任何东西,自然界中的东西是只能用而无法带走的。这种小偷偷走的是自己的道性以及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因为那些行为都是与大道不符的。

世人都是小偷,凡人偷为己有,圣人只用不留。

下页:善建者不拔 善抱者不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