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周易参同契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陈撄宁炼丹求仙为何会失败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说起要证明神仙是否存在,人是否可以修炼成仙,在历史上就不得不说两个人,那就是晋代葛洪和民国时期的陈撄宁。葛洪著有一书,叫做《抱朴子》,其中有一篇就叫做《论仙》,他从理性客观的角度去分析人要成仙不是没有可能,并深刻剖析历代帝王始终追求却求不到的原因,这里不多做赘述。事实上,最后葛洪确实也尸解成仙而去。什么叫尸解?说白了就是得道之后自己主动抛弃肉体,没病没灾地就安然地去了。

回到今天的重点,要说的是陈撄宁先生,晚辈对先生渴望恢复中华道统,论证仙学不虚而力行实证之举真的很敬仰。然而不得不承认,先生的证仙“失败”确实给道教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相信很多人也因此对丹道仙学产生了质疑和动摇。实不相瞒,我也曾产生过这样的迷茫,但有网友的一篇博文突然让我恍然大悟, 这不禁让我对陈撄宁先生感到委屈。…

反观近代的陈撄宁先生,他的修仙之路并非葛洪那般宽阔平坦。他处在道教式微,甚至可以说已经衰败的时代,他曾经走遍名山大川,却已经几乎找不到在修炼的道士,仅有的几个修为上还不如他自己,结果他只有自己一头栽进古代丹经中自己去研究摸索,然而修仙没有明师指点,这跟盲人过河有什么区别?再来看看当时的环境大背景,陈先生一生致力于证实修真复兴道统,然而他却生于清末,历经民国战乱,直至新中国的浩劫文革,这究竟有多艰辛,不用多说什么,哪怕是在今天和平而且网络发达的时期也难做到,何况是在当时?还历经了文革?除此之外,还有佛教这种邪教千百年不断传播扎下的深厚根基,自得势以来,从未停止过对道教的诋毁打压,元蒙、满清更是无以复加!直至清末,道教近乎无人矣!这在无形之中,应该也让单打独斗的陈先生感到压得喘不过气吧。以上便是陈先生一生之所以未能如愿的几个大外因。

下面则来谈谈内因。这个我不想去说他资质怎么样、身体素质怎么样,我觉得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真正的内因其实正是因为先生对毕生的追求太过执着、太过殷切、太过于呕心沥血。我们都知道,陈先生在没有成为道教协会会长的时候就已经视恢复道统实证仙学为己任,为的就是向世人证明古仙所受不虚!可想而知,在大家公推为会长之后,在其位谋其职任重道远,更是呕心沥血不敢怠慢了,而事实上确实如此。…然而正是因为先生求道之心太过殷切,反而注定了他不可能成功。…所以希望大家自己能够理性看待任何问题,是是非非,就由各位自己去思考实证了。

○陈撄宁为何没成仙

陈撄宁在修炼的过程中迷失了最初的方向,因此没有修成仙,并且陈撄宁求道之心太过殷切,注定了不可能取得成功。陈撄宁出生于1880年,他从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读《神仙传》,因此他才有了修仙的想法,只是后来他得了一种病,身体有诸多不便,但是他没有放弃修仙,而是一边治病一边学习道教,慢慢地,他把病治好了。

从始至终,陈撄宁都在研究道学,他相信古代外丹典籍是存在的,不过没有人选择相信他。直到后来,陈撄宁成为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但是在1969年应病去世,享年89岁,而他最终没能成仙。

在陈撄宁典籍里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想要修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对于陈撄宁来说,他的修仙之路并没有那么顺利,虽然他最终修仙失败了,但是他的精神将永垂青史。其实对于陈撄宁修仙失败有各种说法,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神仙,这不过是陈撄宁的执念,也有人说,陈撄宁太过于着急,一心想成功,从而导致失败。

○陈撄宁是如何调适道教养生学与科学之关系的(节录)

他认为仙学与一般宗教不一样,而却与科学相接近。仙学与科学首先的共同之点就是他们都不是宗教迷信,而是一门实实在在的学问。对于这一点,作为道教文化的崇信者陈撄宁本人有一个认识上由不清晰到逐渐清晰的过程。最初陈撄宁也比较迷信,甚至还不止一次的搞过扶乩活动。但随着其仙学独立思想的提出,陈撄宁逐渐开始调和仙学与科学的关系,主张仙学和科学一样不讲迷信。他倡导仙学独立首先就是要摆脱符箓、祀神,涤除盲目迷信成分。他宣称仙学不像其他宗教一样带有迷信色彩,是一门独立的学问。它“不像释教除了念佛而外无法门;更不像道教正一派之画符念咒;亦不像道教全真教之拜忏诵经”又说:“符咒祭炼遣神役鬼降妖捉怪搬运变化三蹻五遁障眼定身拘蛇捕狐种种奇怪法术十分之九都是假的。”所以他主张仙学近于科学,认为“唯物之科学将来再进一步或许可与仙学合作。”正因为提倡仙学的科学性,反对迷信色彩,所以陈撄宁认为仙学不仅不在三教范围内,而且“一教不信的人们学此术更觉适宜,因彼等脑筋中不沾染迷信之色彩。用纯粹的科学精神从事于此其进步更快也。”仙学与科学之所以比较相近,还在于二者都是建立在实验的基础上,而不是信仰的基础上。陈氏认为这是仙学与科学根本不同于宗教的地方。

○网易新闻专文节录

陈撄宁(1880-1969),原名元善、志祥,后改名撄宁,字子修,有“仙学巨子”之誉,道教界推崇为“当代的太上老君”。“仙学”的提出者和中坚力量——陈撄宁(1880-1969),也是这么认为。这位“大师”喊出“道教救国”的口号,认为科学太功利,儒学太迂腐,佛教太空虚,只有道教才能够兼顾精神和物质,而且又是中国的本土资源,可以抵抗外国的“文化侵略”,堪称“为救国而炼丹”。

但陈撄宁并非食古不化的老道士——甚至受过相当程度的西学教育,读西式学堂,还娶了一位西医老婆——吴彝珠医生,她是中国最早的妇产科医生之一。他们夫妇常住上海,在“帝国主义桥头堡”接收着最新的世界信息,随时与国际接轨,却搞起了炼丹术。为了论证炼丹术比科学强,陈撄宁先从外丹学着手。他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租界里弄了两间公寓,一间存放矿物原料,一间架起了炼丹炉,昼夜不停地烧。

靠着现代科学实验设备以及矿物学、化学知识,陈撄宁成功重现了许多古籍上的炼丹方法,比如“点铜为银”,其实就是利用铜和秕齤霜、粉霜等的化合,制成外表和银相似的白铜。在化学知识的助攻下,陈撄宁得到了“绿豆大白银珠子一粒”,这种古代术士奉为珍宝的东西,陈撄宁却认为“虽无用处,然因此可以证明丹经点铜为银之说,并非虚妄。”

所以深谙医学的陈撄宁并不是鬼迷心窍的古代皇帝,以为靠吃重金属能长生不老。陈撄宁的外丹学实践并不是为了服食仙丹、长生不老,而是为了证明古代术士流传下来的外丹口诀是符合科学的。与其说陈撄宁是炼丹,不如说是在搞科学实验。

不过陈撄宁认为,他的“仙学”比科学更厉害——因为除了外丹,还有能够延年益寿、健康身心的内丹学。…为了实践他的仙学,上海沦陷时道友四散,陈撄宁却坚持不走。虽然他的炼丹术没能杀死任何一个敌人,不过硬骨头倒是有几根。……

下页:炼丹必须科学 丹道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