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周易参同契 < 道以养德 < 儒释道文化 :当前
外丹黄白术(胡孚琛)
来源:道学深究 作者:

首先自觉运用《参同契》的理论体系的,是热衷于外丹黄白术的炼丹家。战国时期墨派学者亦同神仙家合流,吸收墨派工匠们的冶金制造技术和经验,发展为外丹黄白术。在《周易参同契》出世之前,便有《三十六水法》、《太清金液神丹经》、《黄帝九鼎神丹经》等丹法在方仙道中流传。《参同契》中有“炉火之事,真有所据”的话,显然魏伯阳对汉代黄老道中承传的外丹黄白术极为精通,这本书无疑也将外丹学的理论发展到高峰。揣摩《参同契》的原义,决非排斥外丹黄白术,而是自信已达到当时金丹术理论的最高水平,以为道原一贯,可以内外兼举,服食、房中、行气三术相通,故可将金丹术置于其理论指导之下,因此一些学者断定其中含有外丹内容,并不为过。

唐代正是中国外丹黄白术发展的高潮时期,当时的外丹师皆奉《参同契》为圭臬,知道这本书隐藏着“夺天地造化之功,盗四时生成之务”的仙方,竭力在外丹黄白术中应用它。今本《周易参同契》,大致保存了唐代本子的风貌,而《道藏》中所收“容”字号无名氏注本和阴长生注本实即出于唐代。此书由汉末魏伯阳、青州徐从事、淳于叔通三人相继著述而成,由于人元丹法阴阳交感之术最秘的是“火候”,而《参同契》恰是以外丹烧炼来隐喻其火候的。这样,唐代外丹师很容易将《参同契》中关于爻象的论述比附外丹烧炼的炉火程序;形成用火喻交象的直符理论。唐代道士柳泌惑于《参同契》的龙虎铅汞之说,对《参同契》中“以金为堤防,水入乃优游”句望文生义,形成所谓铅汞派的柳泌丹法。据韩愈《故太学博士李君墓志铭》:“其法以铅满一鼎,按中为空,实以水银,盖封四际,烧为丹砂云。”这样,以铅汞说解《参同契》的道士便制成氧化汞(HgO)和氧化铅(PbO)的混合物,以硫汞说解《参同契》的道士则直接以“硫黄烧豫章,泥汞相炼冶”,用硫和水银制造硫化汞(HgS)。

尽管唐代外丹师依照《参同契》的文句进行过各种炼丹实验,他们千方百计从《参同契》中探索制造某种服后可以白日升天、不老不死的神丹的可能性,结果都没有获得成功。梦寐以求服丹成仙的王公贵族和道士们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虽然直至近世还有人为揭开外丹学之秘而奋斗不息,可是唐代服丹致死的大量事实终于使繁荣至极的外丹黄白术迅速败落下去。人们开始怀疑,道士们按《参同契》制造的仙丹为何服而无验?《参同契》中隐藏的返老还童的仙术难道是外丹黄白之物吗?

下页:内丹仙学的渊源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