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论语译文及注释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子路篇第十三
来源:传世名著百部 作者:孔子 发布时间:08-15

  【原文】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注释】

  【译文】 子路问政,孔子说:“身先士卒,教人勤奋。”子路请孔子多说一点。孔子说:“不要松懈。”
 

  【原文】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

  【注释】

  【译文】 仲弓当了季氏的总管,问政。孔子说:“使下属各司其职,宽容小错,提拔贤才。”仲弓问:“怎知谁是贤才而提拔?”孔子说:“提拔你所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别人会埋没他吗?”
 

  【原文】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缺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注释】 苟:苟且,马虎。

  【译文】 子路说:“如果卫国的君主等待您去执政,您首先要做的是什么?”孔子说:“一定是纠正名分呀!”子路说:“是这样的吗?你太迂腐了,纠正名分有什么用?”孔子说:“你太粗野了!君子对于不懂的事情,一般都采取保留意见。名分不正当,说话就不合理;说话不合理,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法律就不能深入人心;法律不能深入人心,刑罚就不会公正;刑罚不公正,则百姓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所以领导做事必须说得通、说话必须行得通。领导说话,绝不随便、马虎。”
 

  【原文】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注释】 襁(抢):背婴儿的带子。

  【译文】 樊迟请教种庄稼。孔子说:“我不如老农。”请教种蔬菜。说:“我不如菜农。”樊迟出来。孔子说:“樊迟真是个小人!领导重视礼法,则群众不会不敬业;领导重视道义,则群众不会不服从;领导重视信誉,则群众不会不诚实。如果这样的话,则天下百姓都会携儿带女来投奔你,哪用得着你自己种庄稼?”
 

  【原文】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

  【注释】

  【译文】 孔子说:“读了许多书,让他干工作,却完成不了任务;让他搞公关,却完成不了使命。这样的人,书读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原文】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注释】

  【译文】 孔子说:“领导自己身正,即使不下达命令,群众也会自觉去做;领导自身不正,即使下达了命令,群众也不会服从。”
 

  【原文】 子曰:“鲁卫之政,兄弟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鲁卫两国的政事,象兄弟一样。”
 

  【原文】 子谓卫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注释】

  【译文】 孔子评论卫国的公子荆:“善于居家理财,开始有点积蓄时,他说:‘凑合着够了’;稍多时,他说:‘可算钱多了’;富有时,他说:‘可算完美了’。”
 

  【原文】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注释】 庶(术):多。

  【译文】 孔子去卫国,冉有驾车。孔子说:“人真多啊!”冉有说:“人多了,又该做什么?”孔子说:“使他们富起来。“富了后,又该做什么?“使他们受教育。”
 

  【原文】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注释】 期(鸡)月:一周年。

  【译文】 孔子说:“如果有人用我,一年就能初见成效,三年就能大见成效。”
 

  【原文】 子曰:“‘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善人治国百年,也可以战胜残暴、免除杀戮了。’这话很对啊。”
 

  【原文】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如果有英明领袖兴起,一定要经过三十年才能实行仁政。”
 

  【原文】 子曰:“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注释】

  【译文】 孔子说:“自己身正,治理国家还会有什么问题?自身不正,又怎能让群众身正?”
 

  【原文】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对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虽不吾以,吾其与闻之。”

  【注释】 晏:迟。

  【译文】 冉子退朝。孔子说:“怎么这么晚?”答:“有公事要商量。”孔子说:“是私事吧。如果有公事,我虽然没当官,也会知道。”
 

  【原文】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注释】 几(鸡):差不多。

  【译文】 定公问:“一句话可以使国家兴旺,有这样的话吗?”孔子答:“虽然不可以这样说,但也差不多。有人说:‘做君难,做臣不易。’如果知道做君难了,不几乎一句话可以使国家兴旺吗?”说:“一句话可以亡国,有这样的话吗?”孔子答:“虽然不可以这样说,但也差不多。有的君主说:‘我的乐趣不在于做君主,而在于没人敢违抗我说的话。’如果他的话正确,那很好;如果他的话不对却没人敢反抗,不几乎一句话可以亡国吗?”
 

  【原文】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悦,远者来。”

  【注释】

  【译文】 叶公问政。孔子说:“使本地人幸福、外地人来移民。”
 

  【原文】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注释】

  【译文】 子夏做莒父的市长,问政。孔子说:“不要只求速度,不要贪图小利。只求速度,往往达不到目的;贪图小利,就做不成大事。”
 

  【原文】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注释】 直躬:坦白直率。攘:偷窃。

  【译文】 叶公对孔子说:“我家乡有正直的人,父亲偷羊,儿子告发了他。”孔子说:“我家乡正直的人不同:父为子隐瞒,子为父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
 

  【原文】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注释】

  【译文】 樊迟问仁。孔子说:“在家守规矩、工作上一丝不苟,待人忠心耿耿,即使到了愚昧之地,也不可背弃这个做人的准则。”
 

  【原文】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悌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注释】 硜硜(坑):击石声。筲(哨):饭篮。言必信,行必果:说到做到,行动坚决。

  【译文】 子贡问:“怎样才能算个真正的士呢?”孔子说:“做事时,要有羞耻之心;出国访问时,不辱使命。可算士了。“请问次一等的呢?“同宗族的人称赞他孝顺,同乡的人称赞他尊敬师长。“请问再次一等的呢?“说到做到,不问是非地固执己见,当然是小人!但也可以算最次的士了。“现在的领导怎样?“噫,这些鼠目寸光的人,算什么呢?”
 

  【原文】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注释】 狷(卷):性情正直,不肯同流合污。

  【译文】 孔子说:“我找不到中庸的人交往了,只能与狂妄或拘谨的人交往。狂妄者胆大妄为,拘谨者胆小怕事。”
 

  【原文】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南方人有句话:‘人无恒心,巫医也当不好。’说得好啊!易经上说:‘不能坚守德操,就会蒙受羞辱。’这句话是说,没恒心的人注定一事无成,求卦也没用。”
 

  【原文】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注释】

  【译文】 孔子说:“君子和睦相处而不同流合污,小人同流合污而不能和睦相处。”
 

  【原文】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注释】 乡人:同乡的人。

  【译文】 子贡问:“周围的人都喜欢的人,怎样?”孔子说:“不好。“周围的人都讨厌的人,怎样?“不好。不如周围的好人喜欢、周围的坏人讨厌的人。”
 

  【原文】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悦也。悦之不以道,不悦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悦也。悦之虽不以道,悦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注释】

  【译文】 孔子说:“为君子做事容易,但使他高兴却很难。讨好不当,他是不会高兴的;他用人时,总能量材而用。为小人做事难,但使他高兴很容易。讨好不当,他也高兴;他用人时,总是求全责备。”
 

  【原文】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注释】 泰:平静坦然。

  【译文】 孔子说:“君子坦荡而不骄狂,小人骄狂而不坦荡。”
 

  【原文】 子曰:“刚毅木讷,近仁。”

  【注释】 讷:说话简洁。

  【译文】 孔子说:“刚强、坚毅、朴实、话少,这四种品德接近于仁。”
 

  【原文】 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注释】 偲偲(思)。

  【译文】 子路问:“怎样才算真正的士呢?”孔子说:“相互鼓励、相互批评、和睦相处,可算士了。朋友间相互鼓励、相互批评,兄弟间和睦相处。”
 

  【原文】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注释】 即戎(容):上战场。

  【译文】 孔子说:“善人训练百姓七年,也可以让他们当兵打仗了。”
 

  【原文】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注释】

  【译文】 孔子说:“不训练就让百姓去打仗,就是让他们去送命。”

 
下一页:宪问篇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