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戒淫修福保命 < 善书推荐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第七章 修福篇
来源:  作者:  时间:

  童庆成·夫妇有节 修福有报

  童庆成,安徽宁国府宣城县人,秉性聪明耿直,待人和颜悦色,顺情入理;平日遵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教,常对人说:

  ‘敬天地、礼神明,不在焚香秉烛,不在化楮(纸钱)呈文。身有污垢当勤洗,沐浴需隐蔽,便溺需遮盖,若对日月,即是触犯三光;不著内衣、小衣与父母、子女及其他家亲共见;为人当自省,小愆大过,警一戒百,时防失足,此即敬天礼神之道。’

  他无论尊卑上下,逢人常劝:‘作人一定要知耻!’受他感化而改变的人非常多。及长,父母为他完婚,庆成自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娶妻原也是为了繁续香火,但不可贪图色欲之乐。’继而又想:

  ‘别人女儿嫁我为妻,不就是为了家庭欢乐,有所依靠吗?不知道她能否接受我的观念?如果我节制夫妇之事,恐怕她会误认我,嫌弃她有不好之处。’

  这件事实在难以启口,庆成左思右想,不讲不行,最后还是向妻表明自己的想法,他对妻说:

  ‘夫妇之欢,虽无伤碍,但是,乐不可极,欲不可纵;因为娶妻并非是为淫乐,而好淫者多精神涣散,所生子孙也易夭折。人们繁衍子孙,必欲求聪明、 乖巧之子,因此需要拣择时日才行;根据古人累积经验的记载:“凡暴雨狂风、雷鸣闪电、双亲生日、长上忌辰、诸圣诞日,需当禁忌,不可肆行淫欲”,否则损精 减寿,夫妇常争斗口,儿女冥顽不孝,或是愚钝难教,甚至忤逆,岂不让你我痛心?’

  童妻说:‘全依丈夫的意思。’

  庆成夫妇虽同房共宿,但并不邪言戏谑;虽然如此,也没有影响到夫妇的感情,他们彼此关怀,互相照顾及鼓励对方。

  后来庆成在春季考试时,中了进士,殿试时更拔得头筹,蒙皇帝亲自点入翰林院;三个儿子也都位居高官,一个女儿嫁到名门,女婿与儿子均同朝为官。

  庆成并以夫妇之礼教诫儿子,女儿则由妻子去教导,他们一家果真都得到行善之功、修福有报。

  文采丰富 尽作轻狂 老来凄惨 精神失常

  明末,苏州有一秦姓书生。聪敏好学,多才多艺,尤其善于诗词乐府,而且才思敏捷,即刻成文。但美中不足的是:秦生个性轻狂、刻薄,口不择言,文 不饶人。见人形貌不堪,立刻吟诗而成,讥讽对方;听说某人做事可笑,便将其事编写成歌;同窗好友入学宫之时,秦生曾作游庠诗一百韵以贺之,可见其文采丰盛 之一斑。

  有一邻居,因闺房之事不检,被秦生知道了,即填词‘黄莺儿’十首加以调笑,内容绘影描形,刻露尽相,流传于远近;为了这件事,秦生多次被饱以老 拳,或当街被追打,甚至要强剥其衣衫而痛殴之。还有一次,也是为了填词成歌,讽刺别人行为不端,而被告毁谤,诉讼于官府。但是,也许是秦生夙世习性使然, 始终不知悔改。

  秦生晚年染上疟疾,痊愈后不久,精神又告错乱,常常自啖己粪,又取刀割自己的舌头,幸亏被家人发现,夺下刀器,家人没办法,只得把他锁在一间空 屋中。他找不到刀器,于是一点一点的自嚼舌头,然后和血吐出。那间空屋中所发出的臭秽之气,令人作呕,但老态龙钟的秦生毫无所觉。有一日,他自窗隙窥见庭 院中,有一把劈柴用的斧刀,于是竭尽所能,破窗而出,取斧自砍而死。

  他的病既不是家族遗传,又不是受刺激使然,令医生百思莫解。

  以秦生的才华,若多作劝善利民之文,或隐恶扬善之词,将有多少读者蒙受其德;可是他专写揭人隐私、传播闺文、刻薄讽刺之调,恼害大众,令当事人或其家庭眷属心有不甘,怨恨、嗔怒,至死不忘;由此自招恶报,不得善终。

  悬崖勒马 为时未晚

  宋朝,‘苏门四学士’之一的黄庭坚,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工文章,长于诗,善行草书,奇崛放纵。某日与画马名家李伯时,同去参访当代高僧圆通秀 禅师,禅师不忍二人因心、意、识之作用而落于恶道,于是劝诲二人:‘伯时好画马,心念日日浸淫于马之百态,思而画之、赏之,再思之,日久成习,马态俱熟, 形随心转,将来难免不知不觉于习性中堕于马身。’黄庭坚笑道:‘我可会落于伯时所成之马腹中,与其相伴?’秀禅师回称:‘伯时之心念与意识,思之在马,转 身易形为马,也不过一身所受。而你,大丈夫翰墨之妙,当作有用之才。若尽作艳语绮词,靡靡之音,动人心弦,使阅读者、喜好者、传闻者,竟作遐想,心思荡 漾,启动爱欲神往之念,误认追逐情爱、私下偕奔为浪漫风雅之事,这过失之重又岂只在马腹?恐怕要落在地狱之中。’黄庭坚听了,悚然惊惧,自此绝笔不作靡音 无益之词。

  《水浒传》作者施耐庵,元朝东都人,名子安。在书中描写男女奸淫之事,刻画尽致。他的子孙三世俱为哑障。

  上海一崔姓书生,曾绘倩女春宫图十数幅,淫巧绝伦,尝自把玩并展于友人共娱。后来罹患疟疾,忽冷忽热之际,见俊男美女十数对,赤身露体俱在眼 前,有二个鬼差在左右挟持他们,剖腹抽肠,血流满地;而后轮到崔生,只见他满床翻滚,疼痛呼号,家人均不知何以如此?崔生于是详述始末,而猛然醒悟,急忙 焚化这些春宫图,病即痊愈。

  扬州也有一擅写淫书之人,曾梦到天神呵责示警,梦醒后因为害怕,而未将新稿付印。但因早先恶业已成,仍遭子息夭折之痛,复临家财耗尽之患,又不 能忍贫,或改以别种方式谋生,于是又将淫书付印流通,赚取钱财。不多久,双眼俱盲,五指关节患病变,筋肉收缩如弓,不能伸直,两手生无名恶疮,溃烂至骨而 死。

  近代赵岩士,年少曾犯色戒,作淫欲好乐之事,渐渐神衰形枯,骨瘦如柴,几乎已无生机。偶然阅读谢汉云所刊‘不可录’之文,顿觉过失之处,痛改前非,又捐钱大量刊印‘不可录’篇,免费赠送、广布流通。后来精神与身体渐恢复,并且生育六子。

  注:‘不可录’为近代高僧印光祖师极力倡印之文。

  护正行 毁淫书 功名显耀

  清朝谢履端,少年时即独具异禀,不仅好学不倦,事亲至孝,品格尤其清朗端正;虽年少,却广览圣贤书。又知道邪书害人,流毒甚广,因此从不涉猎。 不仅如此,并常将坊间邪书买回烧毁,所焚之淫文邪画非常之多。有一天梦见金甲神对他说:‘你不吝惜巨金购买淫书烧毁,无形之中挽救甚多青少年,所积累之阴 功必将使你功名显耀。’梦境虽已显现大好前程,但谢履端仍然持续他的广行焚毁淫书邪画之行,他认为善护正行是作人的本份。在康熙丙子年间,初试即中解元, 癸未年进士及第,果然冠盖当代,数代子孙俱显达。

  印书悔过勤劝化 浪子回头金不换

  燕慧安,镇江府丹阳县人。燕府家财富足,慧安是双亲中年时求神许愿而得,因此深受宠爱。读书时自我期许,希望功名显达。青少年时期,慧安与同年 龄之朋友相聚,常以谈论男女之事而互相取笑。隔邻住著一位年龄相仿之少女,慧安起初在墙上钻洞偷窥,后来干脆爬墙过去相戏,整日专思淫欲,懒读诗书,会考 时哪来的成绩中榜?接连二年,慧安都以应付考试为由,离家住在城里,经常出入茶馆酒楼,与歌妓弹琴唱曲,或入花街柳巷,或掷骰赌钱,放纵游乐,无所不为, 又爱买春宫淫画,异说邪书,言行轻薄浪荡,俨然疯癫少年。

  第三年,燕慧安在街上遇到沿路发送善书的人,接过手一看,是《感应篇》、《觉世经》,因为好奇,翻开阅读,不禁触目惊心;仔细思量,幡然悔悟: ‘这书中描述之行为,尽与我同,仿佛就是写自己!我是何等愚痴?不肖至此!古圣劝戒邪淫,谆谆教诲,我偏贪恋不舍,不知禁忌,真是自暴自弃!’当天焚香跪 祷,发誓‘再也不犯邪淫,并立志唤醒在学少年,不要迷恋色欲’;又许愿印送这种善书千卷,以求消减过去曾犯之罪。他一样一样去实践。

  在慧安立志悔过后的第二年,当他应考时,文思斐然,而得到县试榜首,于是更加努力劝人不辍,又再大量的印送劝戒淫之经文,确实化导很多不同年纪之人。

  慧安有一同窗,顽劣不化,因为奸淫而被发现,惨遭围殴,答应赔钱遮羞,并立下借据,但是又怕凶蛮无理的父亲知道而不饶他,情急之下,投水而死。早知如此,何不听慧安之劝?

  燕慧安因为及时悔过,又大力倡印善书劝化,不仅自己得享高寿,而且子孙俱贵。

 
· 下一页:第八章 保命延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