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正文 < 戒淫修福保命 < 善书推荐 < 般若人生 :当前位置 
第二章 子嗣篇
来源:  作者:  时间:

  袁公·不淫人妻 全人夫妇 失子复得

  袁公,陕西人。明朝末年,在闯贼李自成作乱时,袁公携子舍家避难,于兵荒马乱之中,父子失散。后来袁公寄居江南,想再娶妻生子以延续袁家香火。 偶然中买了一名女子,这名女子到了袁家后,却默默的流泪啜泣;袁公询问她:‘什么事这么伤心难过?’女子回答说:‘不是为别的事,实在因为家中清苦,已经 到了山穷水尽,没米下锅的地步,在这种动荡不安的岁月里,想要生存,真难!我丈夫觉得没有勇气再活下去,想一死以求解脱,我不忍心丈夫以死了结,才出此下 策──卖身让夫活命,如今面对袁公,想到从前与丈夫生活虽然贫苦,但是夫妻彼此照顾,感情非常好,如今触景伤情,悲痛人生际遇,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袁公听了,觉得这女子也真可怜,她的丈夫这么穷苦,她却能无怨无悔的共同生活,到了没办法可想时,又牺牲自己让丈夫有钱活下去。如今跟随了一个 有钱的丈夫,却仍念念不忘穷丈夫,实在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女子。顿时心中兴起了成全这对患难夫妻的念头。于是袁公亲送这名女子回到她丈夫身边,告诉这对夫 妻:‘原先所付的卖身钱不用还了,另外我再给你们夫妇一笔钱作小生意,也好有个固定收入,不要有自杀、逃避现实的想法,路是人走出来的,只要肯吃苦耐劳, 问题总能解决。’夫妇二人感激得痛哭,再三拜谢袁公的仁德。

  后来,夫妇二人胼手胝足的努力工作,等到生活好转后,便想为袁公物色一位身世清白的闺女,以报深恩,奈何一直找不到适当的物件。有次两人偶然到 扬州,遇到一个人领著一个面貌俊秀的男童要卖;两人便商议著,在还没找到适当的女子之前,不如先买下这个男孩,既可以服侍袁公,也可以作个伴。于是买下男 孩后,立刻渡江送到袁公的家里去。袁公面对眼前这个乖巧的男孩,凝视了一会儿,袁公愣住了!这不正是离乱中自己失散的儿子么?茫茫人海中,以为再也找不 到,见不到的乖儿啊!

  人算不如天算,真是‘你有千条妙计,不如老天一算!’冥冥之中的善念、善行、善报、来得实在不可思议!

  袁公舍了钱财,进门的填房又还给人家,旁人看起来真是人财两失;但是失散的儿子却又‘失而复得’,这‘舍’与‘得’之间也真是奥妙!

  莫文通·舍财 不贪女色 庇荫六代

  莫文通,明朝云闲(今江苏省松江县)华亭人。世代务农,乐善好施。有一天乘船到乡间去买稻种,在江边看见两名大汉绑缚著一名少女,正要将她推入 江中;莫文通上前问大汉这是怎么一回事?大汉回答说:‘她是我家主人的女儿,主人听夫人说她与男子有苟且之事,败坏了名节,叫我们将她推入江中’。少女哭 著说:‘后母进门以后,一直在我们父女之中挑拨离间,这次竟然以苟且之事诬谄我,父亲不察,信以为真……’莫文通对大汉说:‘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是不能听信的,如果冤枉了她,不仅害了一条人命,一生的名誉也都毁了。放了她吧!她也怪可怜的,后母挑拨,父亲也不顾惜她这个女儿了。我这里有些银两给你 们,就当作是酬谢你们放她一条生路的报偿。’

  少女被松绑后,叩谢莫文通救命之恩:‘恩人!小女子愿以捡回来的生命奉事恩人。’莫文通答道:‘我并不是贪爱你的姿容,要你报答才救你,我是不 忍心你年纪轻轻的,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从今以后,你更要留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以免落人口实。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孤男寡女不适合同处小舟上;你往前走,到 灯火明亮的地方,找适当的居处投宿,我这里还有些零钱给你作食宿费用。’

  那天晚上,莫文通的妻子梦见一位神人告诉她:‘你夫救人一命,复不纳受为妾,于暗处不淫处子,阴德深重,上天将善报你家的数代子孙各个都贤孝有 德’。莫文通回到家后,跟妻子谈起没买稻种及救人的事,妻子也将梦境告诉夫君,并赞叹夫君仗义行仁的美德。根据史籍所载,莫文通的子孙果然贤孝:

  莫文通之子:莫胜,字景刚,以明经而通仕途(注);官职虎贲左卫,工书画,善画鱼。

  莫文通之孙:莫昊(三代)为乡荐第二名。曾孙莫愚(四代)为举人。玄孙:莫如忠(五代),字子良,为乡荐第二名,嘉靖进士,累官浙江布政使,洁 身自好;善草书,诗文有体要,著有《崇兰馆集》(明史)。如忠之子:莫是龙(六代),字云卿,十岁能文,擅长书画;皇甫汸及王世贞之辈极为称赞。著有《石 秀斋集》及《画说》。

  莫文通虽世代务农,读书不多,但是他人性命攸关之际,放弃自己买稻种之钱,见义救人,而后,又不为美色所动,不趁人之危,所受果报使后代子孙俱受庇荫,从此转为书香门第,而入仕途,这种盛德感召的果报,诚然不可思议。

  注:明经,明于经术,举士科目之一;以诗赋取者谓进士,以经义取者谓之明经。

  钱豪富·仁义助人不贪小妾 贵子‘天赐’

  江苏省武进县钱君是一位热心助人、乐善好施的豪富,可惜一直没有孩子。钱君很达观,认为无子清净自在,出入均无牵挂;有子虽可逗乐承欢,但是需要认真教养;所以有无都任其自然,不像夫人那样忧急,无人传宗接代。

  同村中有一喻性农夫,因为收成不好,无力偿付田租而被村中恶绅逼进牢狱,喻家向钱君求情,钱君不仅帮忙他们还清所欠,而且不收任何借据。事情解决后,喻姓农夫带著一家大小,亲自到钱家叩谢救难之恩。

  钱君的夫人见到喻家姑娘容貌姣好,想聘娶进门为妾。喻农夫妇报恩心切,一听立刻欣然同意。可是钱君却说:‘夫人,趁人之危有所苟求,是“不仁” 之举,我的本意是想帮助人家解决困境,但若趁此机会娶人家姑娘为妾,则徒增男女爱欲之嫌,虽非强娶亦是“不义”。如此不仁不义,实在是大不智之人所为。况 且“钱”姓并非仅我一家,若说为了传宗接代,子孙之相貌、个性、品德能与老祖宗完全相同者,能有几稀!世世代代的变化,早已大相迳庭。夫人还是跟我学学 吧!儿女一事不用牵挂,我都不急,你又何苦自寻烦恼?’

  当夜,夫人梦见一位白髯老人对她说:‘你先生仁义待人,性格端正,今日能面对婷婷袅袅之少女而不动邪念,宅心仁厚,上天当赐你夫妇得贵子。’

  次年夫人果然生下一子,遂取名‘天赐’。天赐于十八岁那年参加各种考试都能高中玉榜,而且一路仕途平顺,后来官位做到‘都御史’(注)。

  钱君乐天知命,富而有仁有义。深知子息一事,虽操之在我,但主之者天也;所以他既不为此事烦恼,也不去劳心伤神;善自修福;结果,于不求中反而得之。

  注:都御史即都察院院长,专纠核百司、辩明冤枉。

  沈鸾·正念正行 扭转命运

  江西儒生沈鸾,已届中年,虽曾生育子女,但都夭折或病故,总难养大成人。家境贫穷,在学馆担任塾师。有一天,下课稍晚,回家时又适逢下雨,家门 已经关上,正要叫门,听见屋里有女孩声音,隔著门扉询问夫人之后,才知是邻家女孩过来与她作伴。于是沈鸾嘱咐夫人不用开门,他去别处住宿。沈鸾冒雨到附近 一处道院暂憩,那天晚上梦见天帝赐以两色丝缎,极为耀目。醒来时才过子夜,梦境中的景象十分清晰,恍若历历在目,犹见大殿之内光辉四映,五彩缤纷。此刻, 霏雨停歇,月华洒落殿堂内外。

  沈鸾后来又生二子,长子文系,次子可绍,都能顺利成长,而且相继登科及第。

  沈鸾因为夙世业力而贫穷,子嗣难养,又无功名;可是,因为他今生的守正不阿,为了爱惜邻女的名节,甘愿冒雨投宿别处,由于他的这份正念,和他日常的正行,终能扭转命运。虽届中年,复得二子,且能登第。

  所以勿以善小而不为之,平素一丝一缕的善念和善行,聚少成多,不可藐视!

  靳瑜·不淫少女 半百得子为‘贵’

  靳瑜,江苏省镇江市人。性敦厚朴实,在一所私人学堂当老师。妻子贤德,家庭和睦;可是,年逾五十仍然无儿无女,他的妻子为了自己未能生育而深感 内疚,总想找一位适当的女子,娶回来为先生生儿育女。她并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先生,而是暗自进行著。后来在同里巷中见到邻家女儿已长大成人,秀外慧中,但 是家庭贫苦;于是夫人便典卖自己陪嫁的首饰帮助这一家人,也得到女孩父母的同意,将她娶回做为先生的小妾。

  这一天,夫人准备了酒菜,并且唤女孩一起在内房等候先生回来。待先生进房后,夫人告诉他:‘这么多年了,我没有为靳家留下后代,如今已是老蚌, 无力生珠,不能因为我个人的因素,而让靳家断了后代。这女孩清秀知礼,家境贫穷,我自作主张的与她父母谈好、买回家来,希望能为靳家传宗接代。这件事,事 先没跟夫君商量,但愿夫君不要责怪才好。’

  靳瑜听了这些话,再看看女孩,随即面红耳赤,低头不语。夫人心想:可能是因为自己在场,老夫子觉得不好意思;于是借故离开,并且将房门由外拴上。

  却见靳瑜越窗出来,并且对夫人说:‘夫人的美意我心领了。这女孩小的时候我曾抱她、牵她、哄她,我把她当女儿看待,希望她长大能有好的归宿。如今,夫人让她为我传宗接代,我觉得很羞愧!我已年老,不能糟蹋了姑娘的青春!况且有子无子皆由命定,强求不得!’

  夫人听了默不作声,她知道靳瑜的个性,于是只好将女孩送回她父母的身边,至于那些变卖首饰的钱,就当作助人一臂之力。

  次年,夫人却意外有孕生子,夫妇二人高兴得不得了,认为是天赐贵子!取名靳贵。

  靳贵字充遂,自幼聪明好学,读书不用双亲操心,十七岁于乡试中得第一名(解元),次年于礼部考试又得进士,在翰林院职司编修,掌理国史;官至宰相,政绩甚得朝廷与百姓的推崇,人人皆称贤相。死后追封‘文僖公’。

  靳瑜年过半百,膝下犹虚;夫人为他买了少女为妾,以传宗接代,按理他是名正言顺的经过老妻同意,但是他的道德观使他深感羞愧!不愿因此误了女孩一生;正因为他的存心仁德,处处为别人著想,又能随遇而安,累聚德成,反而老来得子。

  阳律有冤 阴谴难逃

  有一贵族,因为婚后一直无子,于是娶妾。次年,妾即生了一个男娃,母子都深得家人的宠爱;大妇表面也很喜欢,朝夕相处终究难敌因妒生嗔之心,什 么样的恶念和计谋都想得出,做得出。果然,大妇装著很疼爱小儿,常常怀抱小儿;有一日趁人不备,大妇狠心──对小儿暗下毒手,小儿啼哭不止,终至死去;但 全家人皆不知小儿究竟因何而亡?小儿的母亲悲痛欲绝,日久之后略知是被大妇所害,心中含怨,郁悒而死。

  一年之后,大妇生了个容貌极美的女儿,可是未满一岁时便夭折了,大妇丧女之哀痛远超过小妾丧子之悲。后来,大妇又产下一女,比前更加美丽,不数 载又亡;就这样子:怀孕、流产或生产之后又养不大,如此折磨,已经过了七胎。当怀孕第八胎时,大妇更加小心翼翼,既怕流产又虑夭折。胎儿在期盼中呱呱落 地,但是却得了难以医治之病症,不能跌伤、碰伤、一旦刮伤就血流不止;身体羸弱,病痛不断。从小就像被捧在手心一样的呵护著,担心她中途又夭折了。在孩儿 身上所花的金钱随著她长大而增加,可是到了十四岁亭亭玉立的时候,又病死了。

  大妇日夜哀伤,不眠不食,连棺木都不忍覆盖,每天凝视著棺木里的女儿,见她容颜始终姣美;直到有一天,一位高僧经过,告诉她生死轮回的定律;同 时又告诉她:‘“淫”与“杀”是造成一切众生──死生循环,轮回不止的根本条件。而一切有情众生最难舍离的是“淫”,最易触犯的是“杀”。凡人只相信自己 肉眼所能辨识的事物,鬼神则能洞悉人们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作了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所以“阳法纵有冤曲之可能,而阴谴则无遁逃之机会。”……’这些 话如雷巨响,在大妇耳中、脑海里,以致在整个房屋中回荡不止……,她悚然惊惧,终于渐渐恍然大悟,停止了哀伤;再入内俯视女儿的尸体,顿觉臭不可闻。于是 当下立刻恳请高僧为她皈依受戒,彻底地忏悔以前自己造作之恶行。

  第二天往寺庙的路上,一条毒蛇盘踞在路上不让,高僧知道原委,为其开示;大妇也匍伏于地,悲泣的祈求忏悔。高僧为毒蛇授三皈五戒后,劝它:‘莫 再嗔恨,陷自己于恶道之中,外形丑陋,令人生厌,若遇强者,忿而杀之,则又命在旦夕。生生死死,无有结束之期。’片刻之后,毒蛇昂首游移而去。

  古书云:‘邪淫之人或奸人妻女者,得后嗣灭绝之报。’贵族究竟曾犯下什么恶业?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没有后代并不是娶妻纳妾就能如愿,反而因 妒心如火,蔓烧无止,而弄得家庭失和、闹出人命。母子俱毙,冥冥中之怨魂岂肯舍离?又能留住孩子的生命多久呢?这就要看冤结能否化解!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之中,每个时刻在不同的角落,都会发生看似巧合又觉得奇怪的事。这就必须用心去观照,而不是用肉眼去看;对于当前的社会乱象,我们应该引以为戒,检点自己的思想与行为,积极效法古德,学习向善,祸事才不会找上门来。

 
· 下一页:第三章 师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