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世界名人家训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美国艾森豪威尔-我的父母一向教子有方
类别:家训经典 作者: 发布时间:08-15

  我的父母一向教子有方,对六个儿子管教甚严。父亲在高级法院供职,母亲既做家务,又充当家庭教师,这也许会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这是真的。我从没听他们拌过嘴。在孩子们面前,他们并不流露彼此的爱慕之情,可家庭却时刻充溢着真诚的信任与和悦的气氛。这对我们几个孩子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祖父送给父亲一块相当大的农场做为结婚礼物,可父亲不喜欢务农,他卖掉田产,在一家商店入了股。头几年生意挺兴隆。可是有一年,蝗虫几乎吞食了堪萨斯州迪金森县全部的庄稼。父亲想帮助难民度过难关,不断向难民赊销商品,父亲的合伙人发现入不敷出,深感此事无法向各位股东交待,于是便带上剩余现金,逃之夭夭了。谁也不知他到底躲到什么地方。

  这事之后,父亲只好另寻工作。他含辛茹苦,只为尽快偿还商店债权人的钱。这才是代人受过呢。几年之后,他终于还清了债务。但是这段艰辛岁月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痛的伤痕。他养成一个怪毛病,从来不再欠一文钱,他也不敢赊销商品了,一律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提货。

  父亲起初是在得克萨斯州丹尼森县挣钱还债,我就是在那儿出生的。我的哥哥都生在迪金森县。我快两岁的时候,我们又学家迁回迪金森县。在那儿,父亲先在一家奶制品厂做技师,后来又经营一家化工厂,还干过其它行当。工作紧张繁重,收入却很微薄。父亲每星期要工作六天,早晨6 点半出门,晚上5 点才回家。他整天都在盘算着怎样维持生计,孩子上学吃饭,以及其它家庭开销都要一一安排妥当。真够他操心的。

  母亲是个性情温和的女人。可是自从父亲破产后,她连续几年在家里研究法律,盼望有朝一日能用法律手段使携款出逃的家伙归案伏法。她经常告诫儿子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现在想来,母亲操持家务非常不易。至少在三间房子里给六个孩子安置舒适的床铺便是个难题。可她巧妙地把我们安顿下来,免得我们每夜打闹不休。她让我们轮流值日,做家务。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了帮厨、洗碗洗衣服;学会了修剪果树,采摘果子并把它们贮存过冬;学会了给菜园锄草,堆垛;还学会了喂鸡、挤牛奶。要使一个八口之家的日子充满欢愉的情趣,持家度日的本领十分重要。

  母亲很少采用棍头教子的方法,即使动了肝火,也只是用尺子打一下手掌。她深信自我体察修养觉悟的作用。她看出每个孩子各有特性,于是便因人施教。正是母亲教子有方,我们兄弟立身处事才规矩稳重,我们倒不是因为害怕惩处,而是认为理当如此,父亲则是火暴脾气,他从不吝惜挥舞棍棒。一旦发现哪个孩子故意捣蛋,他便使出拿手好戏:棍棒相见。他对我们真是“赏罚分明”。

  我父母都讨厌争吵和殴斗,也鄙视不懂规矩礼仪的举止行为。但我发现父亲也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一天下午,我从学校回家,一个同我年龄相仿的粗壮结实的男孩在后面追我,我不敢迎战,只想逃跑。父亲看见后,冲我大喊:“你干吗容忍那小子追得你满街跑?”

  我当即委曲地反驳说:“因为我还手,不管输赢,结果都是挨你的鞭子。”“去把那小子赶走!”

  有他这话,我还怕什么?我猛地转回身,怒发冲冠。那个追赶我的男孩被我的突然反击吓坏了,他慌忙地夺路而逃。我穷追不舍,一把将他抓住。当即把他放翻在地,并且正颜厉色地警告他:如果他再找麻烦,我就每天揍他一顿。通过这件事,我悟出一个道理:惯于称霸,耀武扬威的人,其实不过是耍弄唬人的把戏,外强中干。

  从上学那天起,父母就鼓励我们不断深造,考取大学。他们还总对我们说:“只要谁爱读书,谁就能升学。”父亲因为没有按照祖父的意愿去经营农场,所以在我们未来的专业选择上,他从不横加干涉。

  父亲注重读书,曾为此引起过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埃德加上中学时就想仿效阿瑟。他想去挣钱,而不愿继续读书。为此连续几个月,他假装上学,实则去给两位医生帮忙。一天,他无故旷课的报告送到了父亲手里。父亲勃然大怒,我看这火大得有点空前绝后。那天中午,埃德加和我回家吃午饭,父亲出人意料地从奶制品厂赶回来。他在马房找了我俩。只见他的脸由于怒气而扭曲着。不容分手,他抄起一根马鞭,拽住埃德加的衣领,劈头盖脸地抽起来。

  当时刚过12 点,我先是大声地央求父亲住手,随后又扯开嗓子惊恐地哭嚎。我是指望母亲能赶来解围。

  我转到父亲身后,想抱住他的胳膊。父亲转身冲着我喝道:“噢,你也想尝尝滋味是吧?关你屁事!”

  我回答说:“谁也不能这样抽人,就是狗也不能这样打。”不知为什么,我并未受到惩罚。

  现在,我和埃德加恐怕都清楚,父亲如此粗暴地对待埃德加,不过是想使这个任性的顽童安心读书罢了。回过头来看,要不是父亲的皮鞭,埃德加恐怕早就成了堪萨斯州没出息的勤杂工。

  兄弟之间友好互助的习惯,是我们小时候养成的。许多年后,阿瑟成了粮食市场、金融银行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埃德加则是有名气的律师和一家工厂的董事长;厄尔开办了一家广播电台;米尔顿荣任约翰·霍普金斯家学校长;而我自己则有幸成为美利坚合众国总统。难怪朋友们经常问我:你家为什么没出一个孬种?

  我么,答案并不复杂,只因为我家父母从不斤斤计较、鼠目寸光,而提倡阖家团结,真诚相爱,共勉共进。说真的,我去西点军校前,竟不知道有人委身在破裂的家庭、陌生的家庭和孤独的家庭中。责任感是一个人成熟的重要标志。在我家里,关心别人是理所当然的事。父母从小就向我们灌输,一个人既要有雄心壮志,又不能自高自大目中无人,自立自强是生活的基本原则。一旦我们兄弟当中:哪个人渴望得到力不能及的东西时,母亲便说:“莫要不自量力,也莫要自暴自弃,去脚踏实地地追求吧!”

  养成我们性格的原因还有我们的自信心,我们坚信这样一句名言:天生我才必有用。今天我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从孩提时起就培养孩子们对家庭的和乐幸福的责任感,使他们认识到自己也是家中的劳动者贡献者,是一个有用的人,那么,他们一旦走上社会。就能够主动地发挥创造性才干,为国家做出贡献。

  我10 岁那年,母亲同意我的两个哥哥阿瑟和埃德加出去过万圣节。按照习惯,在万圣节前夕,孩子们可以挨门挨户地要礼物。并且嘴里可以不住地念叨:“不请客就捣乱!”父亲和母亲都说我年纪太小,不许我同去。为此我大哭大闹。我叫嚷着为自己争辩,直到两个哥哥动身上路,我还没罢休。此后的事我记不清了,但是,父亲攥着我肩头使劲摇晃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父亲本想让我冷静下来,可我却用拳头连续猛击一棵苹果树。鲜血从手上滴下来。父亲只好用老法子惩治我,用山核桃木鞭条抽我一顿后,命令我上床睡觉。

  大约一小时后,母亲走进我的房间。我正趴在枕头上抽泣,哭诉对我太不公平。母亲坐在床边的摇摆椅里,好长时间一声不吭。过了一阵,她开始劝我不要任性,并引用《圣经》上的话开导我。她包扎起我的伤手,对我说:“不要记人之过,更不要对长辈的管教耿耿于怀,你大发雷霆结果受罚的还是你自己。”她还说,在她的孩子中,我是最欠管教的。

  我一直记着母亲的教诲,把它当作做人的重要准则。我时常告诫自己不要记恨别人,即使有人行为卑劣,特别是对我有所冒犯,我也尽量一笑了之。母亲的谆谆教导使我逐渐养成了一种胸怀,对那些言行荒谬可笑的人,我也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言辞激愤地指名攻击。当然,我在私下场合,面对其人还是直言不讳、坚持真理的。用这种待人方式,即便我有时态度生硬,可我的部下也能欣然从命。可见不记前嫌光明磊落,是做人必不可少的品德和修养。我想,母亲也一定会同意我的观点。

 
下一页:美国布什-我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