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国学启蒙教育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第五节 儿童读经之基本理论
来源:民间善书 作者:王财贵 发布时间:08-15

  从儿童时期起给予读经, 是一种合情合理的教育, 而且实施起来是非常简单而有效的.但因为近代的教育观念太片面僵化了, 所以一般人很难想像其合理性, 不易接受这样的方式, 因此必须略作理论之说明.

  近代的教育观念, 大体是以美国二十世纪初年的实用主义为主导, 也可以说是以“儿童中心本位”为主.其施教理论的大要是:一、教材的选编要按照类化原则, 也就是教材要依儿童的理解能力, 按部就班, 由浅到深, 由易到难, 他能懂的才教给他.二、教育的目标是遵循实用原则, 也就是他生活上有需要的才教给他.三、教学方法要注意兴趣原则, 也就是要顺应儿童的兴趣, 有兴趣才学得好.如果依照这三原则去推论, 是不可以教儿童读经的.

  不过, 以上三原则, 虽在某方面看似是很合理, 不可反对, 但从整个教育的理念看, 其实是很片面而值得商榷的.

  首先, 以类化原则说, 要求教材依深浅的顺序, 以适合理解力, 这只是应用在“科学知识技能”的学习才完全必要, 而人类的学习, 不只是科学知识技能.占很重要一面的有关精神性的、文化性的、人格性的陶冶培养, 是否也必定要遵守“理解而后学”的原则?又什么叫做理解?是不是所有理解都得像理解数学那样才算理解?这些都是一直被含混的问题.其次, 所谓实用, 有当前儿童期马上可实用的东西, 也有他将来成长后所需的东西, 要不要一起照顾? 儿童能不能学他现在用不到的东西?需不需要学他将来才用得着的东西?这在当前教育理论中是尚未深切讨论的问题.其三, 所谓兴趣, 是可以用各种方式培养的, 是否一定要游戏才有兴趣?是否不了解的东西, 就没有兴趣?这种问题, 应该由实验来判断才对.

  姑且举音乐之学习为例, 如果我们的音乐教育, 一向只教他能懂的音乐, 只教他当时要用的音乐, 则一个小学儿童因为只懂儿歌, 所以只能教给他儿歌.如是, 小学毕业时, 他只有小学音乐水平.升初中后, 便觉得儿歌太浅用不上, 必须再学少年之歌, 初中三年又只学少年歌, 毕业时也只有初中的音乐程度.到了高中, 初中音乐又无用, 又必须再学青年之歌.如此, 每长一岁便没有音乐可用, 须学新的音乐, 从小学到高中十余年的音乐教育, 到高中毕业时, 只有高中水平.除了音乐系之外, 我们所有大学生、所有成人, 一辈子的音乐素养只停留在高中的水平, 成人而只有高中水平, 便是没有水平.难怪我们社会中的成人, 一辈子只能跟着儿女听流行歌, 这真是音乐素养低落的表徵, 现在书店的音乐类畅销书大多是古典音乐的“入门书”, 可见十余年的学校音乐教育是多么贫乏而不足.

  如果换个教育思想, 知道教育除了有知识性的学习, 和当时年龄实用性的学习之外, 另外有性情美感上的学习, 和属于永恒性的学习.则在其理解性的、技巧性的学习, 如乐理和歌唱乐器上的学习, 遵照类化实用原则, 配合年龄, 由浅到深以外, 在其精神性的欣赏方面, 多用高水平的、有美感的音乐, 让他多听多接触.这样做, 不见得儿童就会排斥, 但他的音乐鉴赏力必能在耳濡目染中渐渐培成, 而永远成为一个有音乐审美素养的人.请看有些音乐家庭, 儿童自出生起即听正式音乐, 没听说这孩子会掩耳不听, 但其音乐感受力自然与众人不同.

  若要问儿童不懂那么深的音乐, 怎么学?则必须辩明:懂音乐和懂数学不一样, 我们如果要用现在唯一的知识性的考试方式去考他, 那他当然一点也“不懂”, 但如果教育思想不那么僵化, 如果我们肯从长远的历程看, 应该可以推断, 他当时表面上好像不懂, 但其实他有某种默默的“懂”, 而且可能“懂”得很深, “懂”到他整个生命里去, 或许这才是“懂”的真意!毕竟生命是一大神奇, 你以为儿童不懂, 甚至连儿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懂不懂, 但小时有了默默的酝酿, 到了适当时候就会“豁然开朗”.我们应给教育保留这一扇人生的可贵之门才好.我们当然尊重科学、重视实用, 但一切以科学为标准而唯实用是尚, 泛科学化、泛功利化, 可能会抹杀了一些人生很宝贵的面向.

  语文的学习也一样, 可分技能性、实用性的一面和文化性、永恒性的一面.技能性大体是认字写字的问题, 实用性则照顾他现实上所需用的语文技术和生活观念.依照流行的教育理论, 我们的小学语文课本, 便只想供应这些现实技术层面的东西.而儿童所能知、所需用的东西甚为简单, 因此我们的语文课本的内容也就跟着简单以适应之, 乃至近代国学泰斗一一钱穆先生, 批评之为“小猫叫小狗跳的教育”.如此教下去, 到了初中、高中, 他除了认得一些字外, 其他的语文能力和人文素养便不够用, 他必须再打基础, 这时他已经太忙, 基础再也打不起来了, 他已不可能从语文教育学到深入的永恒性的东西了.若不是大学语文系的人, 一生便只能保有高中的语文能力和人文素养, 他永远成为一个语文程度低落和人文素养苍白的人.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 人人一辈子都在缺乏之憾中, 十余年的语文教育, 这样的浪费是非常冤枉的.古人所谓十年寒窗便能考状元, 具有一生受用不尽的才华, 此种教育成就是可以让我们反省反省的.

  其实, 如果只期望儿童学到两三千个字, 以及学会应付他生活上需用的语言, 能够表达他一点文采, 是不需要像现今的小学语文课这样大费周章的.我们的教育把它弄得太扭曲繁杂了.姑且从认字说起:低年级的认字能力已经是很强了, 但是对写字用字则有相当大的困难, 因为认字大体是靠记忆力, 而写字和应用需有很强的理解力才行.本来, 低年级的理解力弱, 应着重认字, 而少要求书写及应用.字会认了便可阅读, 阅读时不太明白也没有关系, 从糊里糊涂的大量阅读中, 自然会有一些吸收, 自然可培养出理解力, 而大量阅读的同时也增加认字数量, 认字如滚雪球, 会愈认愈多, 一般智力的儿童, 在两三年内, 几乎可以认完一辈子所需用的字.起先是会认不会写、会读不会用, 但这都不要紧, 等长大了, 理解力提高了, 自然就会写会用, 这岂不是简单又自然!但是我们正规的教育观念认为, 每教一字就要会写一字, 就要会用这一个字, 才算学会, 号称“深究”.其实这是强他所难, 所以老半天教不好一个字一个词.最后, 认为既然不会写不会用, 就是不懂, 不懂就不要教.所以课本就那样简单, 但虽然教得很少, 却要学得很精, 天天在原地磨呀磨.老师教得很吃力, 儿童也学得很痛苦, 不知错过了多少时机、浪费了多少心血、阻塞了多少才华!

  曾有日本学者认为汉字最能训练图形智力, 所以在幼儿园教日本小孩认汉字.他的方法是:每天让儿童念一首中国诗, 只念十分钟, 便挂在教室后面不管, 明天再换一首.三年下来, 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儿童, 可以认得一千多个汉字, 比日本高中学生还多.此法如应用在国内, 以读经的方式教导, 光从认字的价值来说, 则三年的幼儿园读经, 可能认得三千字至五千字以上, 在他升上小学一年级时, 便可随意阅读.此时, 如能提供无限的课外读物, 则一个儿童在小学期间, 不知能吸收多少知识, 还愁他不会造句、不会作文吗?一个提早认字的儿童, 可以提早阅读, 而养成阅读习惯的儿童, 不但自己吸收知识, 也省了父母多少担心!更能消减社会上多少的暴戾之气!

  要解决当今语文教育问题, 须从教育观念入手, 即不要再迷信“懂不懂”的理论.要把人当人看, 不要只把儿童当作理智的“工具”看, 要正视儿童学习能力的特性, 要给予他合乎人性的教育!即是先要分清实用的知识学习和永恒的文化学习的不同.而在实用的考虑上, 以提前认字和增广阅读来代替单调繁复的课文深究.在永恒性的文化陶治上, 参酌加入“儿童读经”的教育!也就是除了现行的教育以外, 参酌加入一些有长远意义的“经典教育”.儿童的经典教育总括地说, 只有两个重点, 即是:从教材说, 自小就让他接触“最有价值的书”、“永恒之书”, 只要有价值, 不管艰深不艰深.从教法说, 就是要他多念多反覆乃至於会背诵!只要能背, 不管懂不懂.

  原来人类有两大学习能力, 即记忆力和理解力, 记忆犹如电脑资料的输入和保存, 理解犹如程式的设计和应用.没程式空有资料, 则资料是死的, 没资料空有程式, 程式却是虚的, 二者缺一不可.但记忆力和理解力在人生成长过程中的发展曲线是不同的, 依据人类学家和心理学家的研究, 一个人的记忆力发展是自零岁开始, 一至三岁即有显著的发展, 三至六岁其进展更为迅速, 六至十三岁则为一生中发展的黄金时代, 至十三岁为一生记忆力之最高峰, 以后最多只能保持此高点, 往往二十岁以后, 心境若一不平衡, 便有减退的可能.而理解力的发展, 与记忆力大有不同, 理解力也是自零岁开始酝酿, 一至十三岁总是缓慢上升, 十三以后方有长足之进展, 十八以后渐渐成熟, 但依然可因为经验及思考之磨练而一直有所进步, 直到老死为止.

  我们提倡儿童读经教育, 即是要利用他儿童期的记忆力, 记下一些永恒的东西.反覆诵读, 是儿童的自然喜好!背书, 是他的拿手好戏!你不准备些有价值的书让他背, 他就只好背小学课本, 甚至背电视广告.而且在其记忆力正发展的时候加以训练, 其记忆能力会达到较高的顶峰, 一辈子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上, 一生都受其益.(根据近年的实验, 读经半年一年之后, 约有百分之五十的儿童, 可达到近乎“过目不忘”的能力.)但如错过了十三岁的时机, 将永无翻身之地.好像一个弱视的小孩, 过了十五岁就无法再训练了, 此点请务必慎重关切, 勿错过了时机!

  有些人认为理解才重要, 认为叫一个不理解文意的人背书, 是不应该的, 认为那是“填鸭”的教育, 所以特别讥之为“死背”“食古不化”而反对之.殊不知, 该“死背”的时候就须“死背”, 应“食古”的地方就须“食古”, 这正是合乎人性的教育.他如果善於背而给他背, 他很自然就背上了, 怎可说是“填鸭”呢?“填鸭”, 是鸭胃小, 吃不下硬填, 填了不消化.现在, 儿童背诵的能力强得很, 好像一头有四个胃的牛, 给他“读经”, 应该比喻为“填牛”!填多了, 他会慢慢“反刍”!你现在不给他好好的“吃”几本经典, 正是“饿牛”, 等他长大了, 一点本领也拿不出来.所以这时不给儿童背诵, 正是浪费他的时光, 遏止他的成长.反之, 如果理解力发展未到时机, 硬要他“理解”, 就像现今的科学教育, 教材太深, 超乎正常学生的理解力, 又加上参考书和联考的推波助澜, 造成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的儿童少年“怕”数学、“怕”科学!因为有关理解力的推进, 在儿童少年时期, 是只能凭其天生的发展, 而很难训练的.天份高、早开窍的只占少数, 现在的科学教育是以高标准来要求一般的学生, 所以有绝大多数的人产生学习上的困难, 而这困难是不能“勤以补拙”的, 是打他骂他也没有办法的.没有能力学习而硬逼着他学习, 学生本人和全家人都为了数学科学教育, 生活在恐惧痛苦中, 长达六七年之久, 这才是真正的“填鸭”元凶呢!我真希望我们的科学教育学学美国, 把数学科学教育的难度降低两三年程度, 使人人先不怕数学科学, 而代之以多量而多变的习作, 以养成善用思考的习惯.我们初中高中的数学科学知识实在太深, 平时生活用不上, 而其高度又不足以参与发明创造, 变成两不着边!其实一个民族要迎头赶上科学, 恐怕不是教一般人在课程上塞得很多就可以的, 而是要出“天才”, 有创造性的科学家要靠天才, 我们应在发现并特意培养科学天才上努力, 方是正途.一般人所需要的思考训练是逻辑和人生哲学, 而我们高中教育却没有逻辑和哲学, 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 是想要以科学知识的学习和数学演算来训练洞察力与思考力, 但学那么深的数学理化, 又要求解题速度, 刚好不能培养其洞察的眼光和思考的习惯, 只有令他在学校时以解题技巧掠取分数而已, 只令他一辈子害怕思考、心胸滞浊而已.这样的教育不但不能培养出有创造力的科学家, 连整个社会的“科学精神”“研究风气”也都被扼杀了, 此“科学填鸭”之过也.

  所以, 科学教育与语文教育走的是两条路, 都应好好照顾, 在儿童时期, 让他在语文学习上“死背”“食古”, 犹如电脑之输入资料, 愈多愈好, 选择愈珍贵的愈好, “食古”多了, 其中自会有所酝酿发酵, 将来他理解力发展到了, 或生活经验的时机恰合了, 自然“活用”出来.生命是难以测度的, 你安知“食古”一定“不化”?依认知心理学家的观察, 记忆多的人, 其理解力也相对提高, 其想像力也比较丰富, 我们当然不能像考数学这样确切判定他一定懂还是不懂, 也不能像实验室实验一样预测他什么时候能用得上, 甚至怎么用, 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的是:预备着总比不预备好, 宁可备而不用, 也不要等到要用时一无所有, 事到临头只凭原始的一点聪明, 因着刺激而反应, 常不免慌乱失据, 窘态毕露!

  以上是从“懂不懂、有用无用”的角度看, 说经典教育是可以暂时不懂, 但将来却有大用的, 以破除当今偏颇的教育思想.若再进一步说, 光从“用得上用不上”的角度来衡量经典教育, 也还是很表面的.究实而言, 让一个儿童接受经典教育, 接受传统文化的薰陶, 是要他长远地、默默地变化其气质, 使他的生命陶溶出某种深度, 以维护人性光辉, 以提升人格品质, 以造就人才, 以陶铸大器.这是人类天经地义的期盼, 这是教育主政者以及所有教师、所有家长的责任!现今社会上校园中问题青年、问题学生愈来愈多, 大家都知道, 原因不是出在经济上, 也不在聪明不聪明上, 甚至也不是知识够不够的问题, 而是文化教养的问题!文化教养之出问题, 其来已久, 病怎么来就要怎么去, 有人天真的以为社会乱到一个程度, 就会“物极必反”地自我纠正, 这是错把天地的自然变化误想成文化也会如此.天地可以自然的循环, 但文化是人自己走出来的.坏, 是人的自我破坏;好, 也需要人的自我培植.我们社会必须重植文化之根!而植文化之根的最简易可行之策即是教儿童读经, 使他及早受文化的浸润.这种工作, 虽然不一定能立竿见影, 但这却是一个有忧患意识的知识份子, 一个谋国以忠的政治家, 所应慧眼洞见的远谋!有些现代人的心态, 凡是不能一时见效的, 就等不及, 凡不能供将来耍嘴皮、争名位的, 就认为没有用, 这是社会风气的浮浅, 是人间世的衰象!要给儿童读经, 凡此等陋习鄙见均须淘滤净尽才可.

 
下一页:第六节 儿童读经实务之一(教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