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圆瑛大师简介
专题:劝修念佛法门 作者:圆瑛大师 发布时间:08-16

  圆瑛法师(1878-1953)

  圆瑛老法师事略

  皈依弟子叶性礼谨识

  法师诞生灵异, 弱冠出家, 禅、净兼通, 行、解相应。诸山卓锡, 胜地传经, 集缁素于一堂, 宏佛法以济世。翰墨精通, 诗、文优美, 尤其余事耳!似此道德文章种种, 已于六十寿辰时, 由孙明法居士, 刊传《事略》中见之矣。转瞬十有四年, 辛卯五月, 欣逢法师七十寿辰, 乃节采前刊, 增编近事, 不尚虚文, 但求纪实, 有类年谱, 俾贡世人获悉师之宏愿, 及其为教尽瘁之苦衷, 以励来者。惟师仍谦逊未遑, 而门徒实有不能已于言者, 兹者七十有四, 时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刊行于世, 谨续前篇, 笔之于左:

  法师福建古田县人, 俗姓吴, 父讳元云, 母阙氏, 祷观音大士, 梦抱子至, 既觉而法师生。五龄椿萱失荫, 稍长业儒, 聪颖绝伦, 有神童之称。年十八, 顿悟人生如幻, 便欲出家, 为叔父所阻。十九岁大病愈后, 发愿出家, 即投福州鼓山, 礼兴化梅峰寺增西上人为师, 法名宏悟, 字圆瑛, 韬光则别号也。翌年依鼓山涌泉寺妙莲和尚授具足戒。二十一岁至常州天宁寺, 依冶开和尚参究禅宗, 经四寒暑。是年禅七, 带病参禅, 至二七第二日, 定境现前, 身心廓然!即说偈曰:狂心歇处幻身融, 内外根尘色即空;洞彻灵明无挂碍, 千差万别一时通。廿五岁, 参宁波天童寺寄禅和尚, 别号八指头陀者, 从习禅定, 一心参究。

  廿八岁冬, 定中前境复现, 身心俱空, 自是慧业增明, 定功益力, 乃取前习楞严经读之, 凡向之未通者, 无不明晰。复从通智、谛闲、祖印、慧明、道阶诸法师, 修习教观, 宗说兼通, 辩才无碍, 已使海内, 共仰宗风矣!前清宣统元年, 法师重兴鄞县接待寺, 寺为历朝古刹。从新拆建, 并创办佛教讲习所。辛亥光复, 佛门多故, 遂同寄禅和尚, 入都请愿, 组织中华佛教总会, 以挽颓风, 时被选为参议长。是夏, 买舟渡老虹桥, 适退潮覆舟, 溺水几殆;得庆再生, 殆天遣作道揆焉。

  六年(指民国六年, 以下同, 整理者按), 任宁波佛教会会长, 并创立僧民学校二所。

  七年, 创办宁波佛教孤儿院, 教、养兼施, 工、读并重, 各省闻风, 相率仿效, 此慈善事业, 实佛徒应行举办, 方合慈悲为本之宗旨。

  九年春, 赴北平。演讲《楞严》《法华》两经, 法缘甚盛。时北五省旱灾, 师发起佛教筹赈会, 劝募钜款, 赈救灾黎。是年秋, 在宁波七塔寺讲楞严经。

  十一年, 赴南洋群岛, 亲加坡、槟榔屿讲经, 感化者众。遂倡设槟城佛教研究社。

  十二年, 游化台湾时, 曾在基隆灵泉寺, 台中慎斋堂, 台南开元寺, 新竹州金刚寺等处, 宣扬佛化, 法雨频施, 三根普被。时新竹州有一小塘, 名湖埤者, 水浅而小, 然年必淹毙数命, 视为惨事, 地方绅耆恭请法师亲为超度, 师因与约, 全州人士, 应持斋禁屠以示诚敬, 果能允诺, 自当任之。绅云:当商之官厅, 师在台南讲经时, 得来函一一照办, 请择日超荐, 遂即覆函, 届时首途, 到州时往迓法驾之车夫, 呼曰菩萨至矣!请登车。师讶以询?车夫云:前夜湖埤, 有数鬼魂, 各向其各家属们相告, 谓菩萨将来超度, 故知之。迨师抵湖埤, 群呼菩萨, 欢喜若狂!超荐既毕, 复返台南讲经, 越七日, 州中来函致谢曰:湖埤水为之涸, 死者得蒙超拔, 生者亦不至枉死, 从此安全, 真奇迹也。是秋, 由台南回至泉州, 同转道和尚, 转物当家, 三人发愿, 重兴开元寺。

  十三年, 重新建筑大开元寺, 并创办开元慈儿院, 陆续收养孤儿, 二百余名, 至十四年春成立。十四年夏, 在厦门南普陀寺, 讲《楞严经》。

  十五年, 重渡南洋, 筹募慈儿院基金, 所得之款, 于麻六呷, 组织基金董事会, 保管本息, 以垂永久。时该坡有一河, 每年溺死数十人, 闻法师在台超度之验, 欲请超度, 师亦以全坡素食为约, 欢迎到埠, 道场将开, 适有一大蛇, 关闭笼中, 将供宴客之用, 法师劝令放生, 并为其说法, 当扬幡时, 解笼释放, 而蛇腾身数丈, 一跃入河, 去而复还, 翘首向师称谢, 如是者三, 观者无不惊异!即时启建道场, 宝幡初树, 天雨欲来, 师因默祷观音大士, 须俟法事毕, 再行下雨, 以启地方人士之信心。后果如默祷, 法事既毕, 同坛抽衣, 时大雨滂沱而至。法会七日, 应验之事非一;有卖水果者, 诣坛参观, 心不敬信, 出言亵渎, 遂发神经病。既归, 其家人即至法师处, 报告所得之病, 求为医治。法师即授以忏悔之法, 其病遂愈, 因此敬信倍至。

  有一佣妇, 身衣不净, 欲入坛中, 才至门首, 忽然倒地, 口吐白沫, 请师救援。师至, 见其人事不省, 遂取水诵咒数遍, 将水含一口, 喷其面上即醒。少顷问其故?答曰:见一黑面人甚大, 一手执戟, 一手拦阻, 不许进坛, 因是惊倒。法会期中, 有困于生计, 欲投河自尽者, 自桥上一跃而下, 觉似水中有二人, 扶至水面, 此人原要寻死, 复入水底, 依然仍被扶上, 如是者再, 方始呼救, 桥上行人, 为其救援, 送至医院, 遂将其事语人。众曰:水鬼发心护法。故不要人矣。

  凡欲进坛者, 必须茹素更衣。时有一中学校长, 信心不具, 即对全体学生宣言:谓我吃鱼, 吃毕往坛, 且看是否能倒?此等迷信之事, 费用许多金钱, 汝等不可置信, 遂大酌。忽有鱼骨, 梗喉不出, 乃致身死。法会圆满, 是日送圣, 适校长出丧, 道路传说, 此即不信之果报, 证信因果之说为不诬也。

  十六年, 以浙省鄞、奉二区, 寺产将有没收之举, 法师挺身卫教, 奔走呼号, 幸得保存。

  十七年夏, 首都全国教育会议, 议决全国寺院, 改作学校, 所有寺产, 尽充教育基金。法师因发起组织江浙佛教联合会, 被选为主席, 入都请愿, 卒获成功。佛教寺产, 赖以保全。并于各埠, 创办佛教慈幼院, 佛教医院, 佛教工厂, 分担社会责任;又于各丛林, 创办佛学院, 农林场等, 养成自食能力;旋返福州讲经。是秋经绅士公举, 住持大雪峰崇圣禅寺;复接收城中法海寺, 为雪峰下院, 荒凉旧刹, 经一年经营, 百废俱举。

  十八年, 被选为宁波江东七塔报恩寺住持。是夏中国佛教会成立, 被选为主席。入都力请废止不平等之管理寺庙条例, 经交立法院修正, 为监督寺庙条例保全佛教产权。

  十八年秋, 应杭州佛教会之请, 于菩提寺讲经, 法喜充满!冬复应扬州愿生寺讲经。

  十九年春, 浙东宁波天童禅寺, 改选住持, 法师当选。此寺为六朝古刹, 禅宗祖庭, 住众三千余指, 冬参夏讲, 定为常规。是夏五月进院, 当即对众宣誓曰:为法为人, 尽心尽力。具有十二不(不贪名、不图利、不营私、不舞弊、不苟安、不放逸、不畏强、不欺弱、不居功、不卸责、不徇情、不背理。)可谓言表行坊, 严于律已矣!随即开讲《楞严经》, 四方学者云集。每年冬季, 传授三坛大戒, 丕振宗风, 续佛慧命, 大众心悦。

  二十年, 复被选为全国佛教会主席。是年中央大学教职员, 在京组织庙产兴学促进会, 意图没收全国寺产。法师挺身卫教, 力辟其说, 以民国约法所载, 人民一律平等, 无宗教阶级之区分, 以人民有信仰之自由, 有保有财产之自由等, 种种根据, 风潮遂息。是秋洪水为灾, 遍十六省, 法师奔走筹募。普惠灾黎。东三省沦陷、法师通告全国佛教徒, 启建护国道场, 并电蒙藏院, 一致拥护中央, 曾撰一联云:出世犹垂忧国泪, 居山恒作感时诗。是年秋后, 住持福州瑞峰林阳寺, 并往兴化莆田梅峰寺讲经。

  廿一年夏, 就佛教会执委之职。是秋入都, 向中央党部, 直接请求, 发给人民团体组织证, 旋获第一号许可证书, 以保全佛教。而全国佛教徒, 开选举大会, 依法改选, 法师复被选为主席。是冬天童火灾, 殿堂楼舍被毁者九处, 计五十余间。两序大众, 悲痛万分, 佥谓此等工程, 非二十年, 不能恢复。法师亲出募捐, 仅未三年, 全部重新, 较前更见庄严, 并增筑新楼二十八间, 添设谷仓十余间, 加筑高墙, 以防火患。

  廿二年夏, 中国佛教会, 第五届选举大会, 有嫉妒者, 捏辞诬谤, 法师宁静以处, 终于无损光明, 因复继任主席。秋应青浦佛教徒之请, 广弘法化, 冬赴余姚, 讲演佛学。

  廿三年夏, 中国佛教会第六届全国代表大会, 法师仍任主席。是秋在南京, 讲《仁王护国般若经》, 著有讲义, 有国府林主席撰序, 并为题签。是岁福建古田县, 古祥寺之吉祥塔, 受炸弹震动, 塔石崩裂, 法师发愿重修, 乃劝南浔顾莲成居士, 及德配邢夫人, 捐资独修, 发现塔顶, 有一石碑, 文曰:宋浙江吴兴南浔顾重修等字。足证前后千余载, 遥遥相对。旋感塔放白光, 众所共睹。冬复宏化宁波余姚。

  廿四年二月, 往汕头潮阳揭阳等处讲经, 听众踊跃, 皈依者千余人。六月赴厦门, 妙释寺讲《金刚般若波罗密经》, 听众尤多。并于鼓浪屿、日光岩讲经。是年在沪, 手创圆明讲堂, 秋间落成。

  廿五年春, 赴长沙讲经。临别时四众数百人相送, 依依不舍。至武汉三镇, 复恳留讲演, 皈依座下者, 指不胜屈。而天童方丈, 适六年任满, 坚辞法席, 举大悲和尚为继任法席。秋冬间, 各省丛林, 争迎法师为住持者, 计有六处, 法师悉皆辞谢。惟福州鼓山涌泉禅寺, 乃闽中首刹, 桑梓攸关, 义不容辞, 遂于腊月回闽。

  廿六年正月初二日, 接理鼓山涌泉禅寺住持。四月重渡武汉三镇, 宏法利生。五月逢师六十寿辰, 两序大众, 为开千佛大戒, 五十三日。六月游卢山牯岭, 于居士林讲经一月。仍任中国佛教会理事长, 兼全国灾区救护团团长。召集苏沪佛界青年, 组织僧侣救护队, 俾战时之用, 经训练月余, 而八一三沪战发生。遂用卡车, 运载灾区难民暨伤兵, 送至上海各收容所, 及佛教医院, 往来通衢, 众目共睹, 咸称僧界, 最为勇敢。冒险奔走, 约两月余。蒙佛加被, 始终仅死一僧。上海沦陷后, 随军由沪沿途至南京, 达汉口, 继续从事救护。当抗战时, 以各处收容所, 经费无著;十月间, 师自往南洋马来亚半岛, 募集医药费, 以资接济。盖无经费, 直同虚设。法师即偕徒明旸先赴新加坡总商会, 请求组织, 接济各处收容所。并汇款组织汉口第二僧侣救护队。次到吉隆坡, 槟榔屿总商会, 组织一如新加坡, 并函宁波佛教会, 组织第三僧侣救护队, 均获如愿, 不幸沪汉甬。相继沦陷, 而汉口救护队, 祗得随军至河南。

  廿七年春, 师更承南洋槟榔屿极乐寺之请, 住持法席。寺为鼓山之下院, 于欧洲颇著声望, 允称大刹。师住持后, 百废俱举, 煞费苦心, 及今寺院, 日趋庄严, 皆出自师赐也。夏间法师回国, 视察各收容所, 及佛教医院, 成绩均佳, 重赴南洋报告, 继续募款救济。

  廿八年秋, 再回国到沪, 当时即有某甲, 暗思陷害, 指使某乙, 密报日本南京宪兵可令部, 谓法师乃抗日分子, 曾在南洋募钜款接济。至九月一日, 圆明莲池会成立, 法师在堂礼佛, 忽有日方汽车四辆, 载宪兵多人, 如临大敌, 法师及明旸师, 遂同时被逮。是时秋风正紧, 衣服单薄, 法师乃默祷观音大士, 放自然气, 充满师徒二人, 以免饥寒。次日拘送南京, 越一宿, 竟然不饥不寒。菩萨于饥寒, 既能加被, 而于身命不至危险, 旋即拘禁于南京日本宪兵司令部。师复念地狱天宫, 皆为净土, 随处可建道场, 因一心念佛, 恬静若平时。审问时, 先问明旸师, 种种恐吓。后乃审讯法师, 面目狰狞, 几濒于危, 法师从容陈辩, 率为折服, 且渐加优待, 立拘某乙治以反造之罪, 逮捕严讯, 拷打终日, 可见报应之速。后宪兵团长劝诱法师, 与之合作, 师以老病却之。农历九月廿八日, 释放返沪。始复自由, 仍住圆明讲堂, 闭门谢客, 专事著述。乃某甲以奸谋不遂, 反向重庆诬报, 谓法师受伪政府, 南洋宣抚使之命, 已搭轮出国, 幸当局明察其情, 未予置信, 终得大白。

  廿九年, 法师仍在讲堂, 著有《劝修念佛法门》, 《发菩提心文讲义》, 《弥陀经要解讲义》, 《佛说八大人觉经讲义》, 《楞严纲要》等书。法师不特精通性、相, 兼善诗文, 书法亦妙, 佳编墨宝, 遍布寰宇。六旬以前, 已著有《大乘起信论讲义》, 《弥陀经讲义》, 《法华弘传序讲义》, 《普门品讲义》, 《心经讲义》, 《一吼堂诗集》, 更有《仁王护国般若经讲义》等。曾由上海佛学书局, 及圆明法施会, 出版流通, 命名为圆瑛法汇。

  卅年夏, 天津居士林, 派代表来沪, 约请赴天津讲经, 法师以著书辞, 不克前往。

  卅一年, 该林复请弘法, 法师以情殷不可却, 遂于夏间首途, 并应北平佛教徒之请, 在广济寺讲经两阅月。

  卅二年春, 应无锡南京讲经, 秋应天津、北平、保定等处之请, 前往讲经。

  卅三年夏, 应无锡、苏州, 秋冬应南京讲经, 腊月返沪。此三年中间, 信仰皈依者, 不可胜数。

  卅四年春, 法师因鉴说法人才缺乏, 遂考取青年优秀僧伽卅二人, 创办圆明楞严专宗学院, 于四月初八日, 佛诞日成立, 法师自任院长, 每日讲经, 复兼编著楞严讲义, 已成十六卷, 恒至夜分, 历久忘倦。

  三十五年二月初四日, 法师升座讲演, 约一小时, 忽觉舌强, 辞不达意, 颇自骇异!反覆再讲, 愈觉不支。明旸师趋至座旁, 扶到寝室, 已不省人事。急延医诊治, 知是中风险症, 治疗经一星期后, 神识始清, 而半身感不遂。全院学生, 及信徒等, 发愿减寿, 以延师寿, 即各地道友信徒, 亦为祈祷, 越二月, 手足方能动转, 此后渐渐恢复;虽曰医药生效, 究亦师之道力, 以及各方祈祷之力也。是秋恭请应慈老法师, 讲《华严要解》, 并请觉澄法师讲《圆觉经》。

  三十六年春, 师为教心切, 复欲升座讲经, 众弟子以法师病体未健, 力劝再事休息, 遂请守培老法师, 讲《大乘起信论》。又请静权老法师讲《地藏经》。

  是年农历五月十二日, 法师七十寿诞, 弟子等欲为其祝嘏, 师以烽火犹惊, 疮痍未复, 嘱勿多事。惟众弟子, 以师齿德兼尊, 声誉远播, 总当略示敬意, 以慰群情。爰集缁素四众, 礼佛诵经, 恭请社会名流, 惠然莅止, 祷民生之乐康, 祝道脉之绵延。最近复据海内外各地来函, 届时为师举行诞辰庆祝者, 计廿余处, 具见大德所被, 群情翕然。

  南洋槟城极乐寺, 自法师廿七年春接任以来, 迨廿八年秋回国, 寺务由志昆和尚代理, 并职事照应。旋槟城沦陷, 寺众艰苦撑持。监院明德师等, 以法师回国九载, 今值胜利, 交通恢复。盼师飞锡南来, 以慰众望。由是邀集诸山长老开会, 众意一致, 公举达明老和尚, 深日师为代表, 返国迎请。法师以众意难却, 兼极乐寺手续未完, 遂即允行。于腊月中旬, 率徒明旸偕行, 道经香港, 蒙该地佛教联合会欢迎, 驻锡东莲觉苑, 承王学仁居士, 及林楞真苑长厚待, 并讲楞严经大意, 闻者欢悦, 得未曾有。临别时复荷欢送, 于十二月廿六日安抵星洲, 该坡僧伽策进社, 菩提学院, 暨诸山大德, 赴埠迎接。驻锡圆通寺承各寺邀宴, 欢叙浃洽。

  卅七年正月, 望后赴吉隆坡, 该坡佛教同人, 到站欢迎, 雪兰莪佛教徒, 假中华大会堂, 开欢迎大会, 旋赴巴生坡、观音亭, 致祭转物老和尚, 该地侨贤, 假华商公所, 开会欢迎。道经怡保, 承三宝洞, 宗鉴决师, 暨东莲小筑, 胜进法师, 及霹雳佛学社诸团体, 开会欢迎, 并请开示, 法师讲演, 慧辩如流, 群众倾心。二月中旬, 至槟榔屿, 极乐寺大众, 暨北马佛教徒百余人。至埠迎接。法师到已, 与诸欢迎者, 同至极乐寺, 随即开会欢迎, 久别重逢, 弥觉忻幸!极乐寺于沦陷时, 幸得大众同心苦守, 而寺宇依然如故, 且新建药师殿, 并修理全部殿堂, 法师见之, 喜慰无量!嗣复应华严寺之请, 讲《八大人觉经》, 适福州鼓山涌泉寺, 来函详述两序大众开会, 佥举法师复位住持, 由盛慧老和尚, 为护理方丈, 本年三月上浣, 为法师宏开寿戒。

  极乐寺, 自妙莲老和尚, 开山以来, 迄今六十余载, 道风远播, 誉冠南洋, 两序首领公议, 今岁法师逢七秩晋一诞辰, 大众为开千佛寿戒, 四众云集, 数百余人, 济济一堂, 为马来亚空前之胜会, 至四月八日圆满。后复应吉打坡观音亭, 如贤和尚之请, 讲《劝修念佛法门》, 善信受化者众。法师以国内要务待理, 亟欲返国, 于五月上旬启程, 经吉隆坡、新加坡, 由香港乘机抵沪。此行也, 虽为日无多, 而宣扬大乘佛法, 高竖戒幢, 使未信者生信, 增长善根;已信者深造, 精进行道, 法师之所赐, 实至深且钜也。综计所收信徒, 三千余人, 无怪乎所经各地, 报章赞扬备至, 逾古稀年龄, 而能为法忘躯, 诚难能而可贵也。

  三十八年春, 法师整理旧稿, 将《一吼堂文集》, 《住持禅宗语录》, 弘化纪念册, 《盂兰盆经讲义》付印流通, 广宣法益。更有《楞严经讲义》已编十六卷, 尚余三分之一, 大愿未偿, 遂从事续编, 闭门谢客, 专一其心, 于是编至辛卯四月, 佛诞前三日编毕, 全部共廿四卷, 装成五册, 即行问世。凡海内外, 参加附印助印者, 不乏其人。足征法师一生, 研究《楞严》, 近代推为独步!将见是书出世, 令人舍识用根, 忘尘照性, 悟圆理, 起圆修, 得圆证, 疾趣无上菩提矣!

  1949年后, 法师仍在上海弘法。1952年, 法师代表佛教界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1953年, 陈真如、赵朴初、周叔迦等在北京筹备中国佛教协会, 他代表上海市参加, 被推为第一任会长, 会后南返, 到宁波天童寺疗养, 未久即逝, 世寿76岁, 僧腊57年。(整理者按)

 
下一页:集白云法师撰望江南净土词12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