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 佛教入门 < 善书推荐 < 首页 :当前
念佛有胜方便第四
专题:劝修念佛法门 作者:圆瑛大师 发布时间:08-16

  我佛所说。无量行门。皆是随机方便。利益一切众生。而求其于方便之中。殊胜方便者。则莫如持名念佛一法也。今略举其殊胜之点如下。

  念佛第一殊胜方便。即是可以普摄群机。若智若愚皆有分。是僧是俗总堪修。人不分男女贵贱。处不论寺庙俗家。时不拘闲忙动静。但肯一心念佛。无论何人。皆得往生。疾超生死。永息轮回。其殊胜为何如也。

  或谓念佛。乃愚夫愚妇所修。而智识阶级。何必修此法门。试问、今之智人。能超过文殊、普贤、二大士否。彼皆发愿。求生净土。普贤偈云。‘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文殊偈全同。‘愿我命终时。灭除诸障碍。面见阿弥陀。往生安乐刹。’又能超过永明、莲池、二大师否。彼二师智海弘深。才华焕发。为古今所共仰。皆是专心念佛。力宏净土法门。著述丰富。并行于世。我何人斯。而说何必念佛。即如谚云。聪明多被聪明误。即此辈也。

  或谓念佛。是出家人之事。在家人不必念佛。此言不但辜负佛怀。而且贻误众生。诸佛说法。无非普度众生。说此念佛法门。三根普利。九有咸超。正是普度众生之法。岂有只度出家人。不度在家人之理。既是普度。何分僧俗。故无论男女老壮。皆应发心念佛。方能得度。试观净土往生集。有多少在家人。一生念佛。临终现瑞。往生西方极乐国土。

  或谓念佛。要到寺庙里去念。要在佛堂里面念。俗家别处。则不可念。此种之人。亦是不懂念佛道理。当知念佛。则行住坐卧。二六时中。除大小便外。无一时一处。不可念佛。正要念念相续。方能把念佛工夫。念得纯熟。打成一片。最好在睡梦中。都要记得念佛。果能如是。则临命终时。方有把握。不至颠倒。古诗云‘行时正好念弥陀。一步还随一佛过。足下时时游净土。心头念念离娑婆。傍华随柳须回顾。临山登水莫放他。等得阿侬生极乐。十方来去任如何。’‘住时念佛好观身。四大之中那一真。我与弥陀非两个。影兼明月恰三人。空房渐朽应难住。净土虽遥尚易生。何日如蝉新脱壳。莲华胎里产金身。’‘坐时观佛足跏趺。身在莲台华正敷。毫相分明随念见。金容映现与心符。事如梦幻元空寂。理到圆融非有无。何日池头捧双足。亲蒙顶上灌醒醐。’‘卧时念佛莫闻声。鼻息之中好系名。一枕清风秋万里。半床明月夜三更。无如尘累心难断。惟有莲华梦易成。睡眼朦胧诸佛现。觉来追记尚分明。’如睡梦中不能念佛。都是工夫未纯。醒时当向佛前。叩头流血。生大惭愧。更加精进。念到二三十年。自然于大昏睡中。念佛亦不间断矣。须知人生如醒。人死如梦。梦中常常能够念佛。死时自能念佛往生。又念佛工夫。须要自己勘验。果能于欢喜烦恼。顺逆境中。依旧念念不断。不为爱憎之境所动。则生死关头。自得一心不乱矣。

  或谓念佛是老年人之事。年轻者、不必念佛。此亦是误人之言。当知人命无常。寿夭不定。发心念佛。愈早愈好。果然长寿。则念佛多年。功行深、而品位必高。古人云、‘莫待老年方学道。孤坟多是少年人。’请味斯言。自当猛省。如能及早念佛。即使定业难逃。短命而死。则净业已修。净缘已结。虽功行尚浅。而信愿深切。亦可蒙佛接引。往生极乐。余有劝修诗句云。‘奉劝诸贤及早修。光阴似箭去难留。寒来暑往催人老。不觉青年白了头。’

  有说念佛是闲人的事。有公务工作之人。不能念佛。岂不闻白乐天居士云。‘行也阿弥陀。坐也阿弥陀。纵饶忙似箭。不废阿弥陀。’昔日葛济之之妻。家贫织布度日。有僧教以念佛法门。终日持念不辍。在布机上。掷一梭念一声佛号。习以为常。虽终日织布。不知辛苦。其夫素习道家。铅汞之术。劝妻舍念佛。而炼丹药。其妻不从。仍织布念佛如故。一日正在织布念佛之时。弥陀现身于虚空中。光明照耀。氏在机杼见之。急起下拜。即邀济之瞻礼。济之亦见佛半身。遂生信仰。念佛见佛。果有其事。则临命终时。蒙佛接引。当亦不谬。乃焚仙经。同修净土。后夫妇临终。俱得瑞相。同生极乐。此念佛不碍作事之明证也。何必一定闲人。方可念佛。

  念佛第二殊胜方便。即是可以带业往生。一切众生。依惑造业。随业受报。此乃必然之事。地藏经云。‘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是故众生。莫轻小恶。以为无罪。死后有报。纤毫受之。父子至亲。歧路各别。纵然相遇。无肯代受。’若业不空。生死必定不了。如安世高法师。累世修持。有一世为安息国太子。舍离五欲。出家修道。得宿命通。知前世欠人命债。其债主在中国。于是航海而来。到达洛阳。行至旷野无人之境。忽觌面来一少年。身佩钢刀。远见法师。则怒气冲冲。近前未发一言。乃拔刀杀之。法师死后。灵魂即至安息国投胎。又为太子。迨至年长。又发心出家。依然有宿命通。知前世至洛阳。酬还命债。今尚有命债未清。债主亦在洛阳。于是重来。至前生杀彼之人。家中借宿。其人即允。何以前则杀彼身命。今乃允其借宿。因命债已还故也。乃款待晚餐。僧问曰、汝认识我否。答曰不识。又告曰、我即为汝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某旷野中所杀之僧是也。其人乃大惊。以为此事。无有第三者能知。此僧必是鬼来索命也。遂欲逃遁。僧对曰勿惧。我非鬼也。即告以被杀之后。其魂复至安息投胎。此次重来洛阳。仍欲偿还命债我明日当被人打死。以偿夙生命债。故特来相求。请汝明日为我作证传我遗嘱。说是我应还他命债。请官厅不必治误杀者之罪。托毕各自安睡。次日同至街坊。僧前行。其人随后。见僧之前。有一乡人挑柴。前头之柴。忽落坠地。后头之柴。亦即坠下。其扁挑向后敲过。适中僧之脑袋。立即毙命。乡人为街坊人。擒送官厅。讯明定罪。其人见其事。与昨晚之言相符。遂将该僧遗嘱。向官厅代求。勿治乡人之罪。免累命债不清。官闻言信因果不昧。命债难逃。遂赦乡人误杀之罪。其僧灵魂复至安息国。第三世又投胎为太子。再出家修行。即世高法师是也。以此验知。业系难逃。如世高法师。前两世均为高僧。能知宿命。尚不能转其宿业。而念佛法门。可以带业往生。其殊胜又何如耶。

  念佛法门。带业往生一事。为不可思议之功能力用。自古及今。人多怀疑。昔有国王。问沙门(出家人之通称)那先(沙门名)云。念佛之人。可以带业往生。此事人难取信。答曰大王。大石置水沉否。王曰必沉。又谓欲令不沉。其可得乎。王曰不可。又谓若以大石。置大船上。运载他方。其可得乎。王领悟曰可。当知众生有业。必致坠落。如大石置水必沉。念佛之人。仗承弥陀愿力。接引往生。乘佛大愿船。故得带业往生。亦如大石置船不沉。可运他方。观此则自可断疑生信矣。

  更举一事。以证带业往生。昔张善和。一生杀牛为业。一日病笃。将欲命终。见群牛都来索命。或以角挑其眼。或以角刺其胸。或以头撞其背。或以脚踢其身。惊怖无量。唤妻请僧救度。其妻为请一僧。入室告善和曰。不必惊怖。汝今生杀业过重。无有他法可救。但当一心。称念阿弥陀佛名号。可以与汝解冤。可以令汝脱苦。随我称念。僧即高声念南无阿弥陀佛。善和一手执香。随僧称念。甫念数声。善和曰牛去矣。僧劝再念。求生西方。善和益加恳切。又同声称念。少顷高声曰、佛来接我。遂插香合掌。念佛而逝。此即带业往生之明证也。

  奉劝诸人、看了善和念佛。带业往生之因缘。须审察明白。不可错会。若谓念佛。可以带业往生。生前则恣意作业。依赖于佛。欲待临命终时。再来念佛。带业往生。千万不可如是思想。当知临终念佛。不是容易之事。若无夙世善根。临终绝对不能念佛。张善和一生杀牛虽恶。前世确有善根。如无善根。即不能要妻请僧救度。亦不能得遇有道高僧。教令念佛。惟望戒恶在先。莫待求佛于后。正好闲时多烧香。莫等临时抱佛脚。古语云、临崖勒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

  念佛第三殊胜方便。即是可以径登不退。莲宗二祖。光明善导大师云。‘余门修行。迂僻难成。唯此法门。速超生死。’娑婆众生。根钝障深。发心修行者少。即有发心。而坚固不退者更少。或因身见太重。保惜幻躯。稍涉辛劳。恐生妨碍。始勤终惰。工夫不能前进。或因环境恶劣。助道乏缘。正要发心修行。竟生诸般阻碍。无力排遣。遂退初心。或因病魔缠绕。四大不得自由。或因外魔作祟。现形种种破坏。或因内魔挠乱。忽生异见邪解。古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皆退堕因缘。不胜枚举。

  纵有一生精进用功到底。世缘已尽。功业未成。一经转世。乃有隔胎之迷。竟昧前修。不能继续。一堕红尘。贪欲便生。仍旧沉沦苦海。不能超拔。余少时。闻前辈僧。说一故事。颇有道理。但未见书籍。今特录载。以证隔生成退。即苏东坡学士。相传为五祖戒禅师后身。才华隽秀。身入宦途。曾娶一妻数妾。沉迷五欲。竟不自觉。因与佛印禅师。为方外交。禅师欲度东坡。一日至其家过宿。东坡遣一妾。入室侍奉。夜间禅师。令其妾取七个炉子。用炭火燃著。再取一茶铛。盛满铛水。嘱置炉上煎之。水既沸已。亦不泡茶。令置第二第三。以及各炉。次第轮煎。其妾不解何意。禅师则宴坐安然。茶铛煎久。其水既干。爆的一声破坏了。禅师含笑。谓其妾曰。夜深可回安寝。次晨东坡问妾。昨晚禅师。有何说话。妾即以其事相告。东坡觉悟。若不断欲。必致丧生。如炉上之铛。水干必裂。但欲习非禅定之力。无由制止。是以东坡晚年习禅。

  此土修行。欲求不退诚难。教中十信位菩萨。修习信心。或进或退。名为毛道众生。如空中毛。随风而转。须经一万劫。修行信心满足。始得善根成熟。入正定聚。方登初住。得位不退。至十行、得行不退。登初地、证念不退。自此任运进修。念念流入萨婆若(译一切智)海。而念佛法门。古称径中捷径。如果能生深信。发愿求生净土。力行念佛不辍。命终决定往生。圆证三不退。弥陀经云。‘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译不退转地。不退有三。一位不退。预入圣流。不坠凡夫地。二行不退。恒常度生。不坠二乘地。三念不退。任运增进。证入如来地。非独彼国久修上士。得证三不退。即初生彼国。下品众生。莫不皆然。乃至临终十念功成。带业往生者。亦皆得证三不退也。如是殊胜方便。若非弥陀大愿。持名奇勋。谁克臻此。

 
下一页:念佛能消业障第五